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人

冷眼向阳看世界,风物长宜放眼量...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个个性好强的人,喜欢我行我素,走自己的路,做自己的性情之人。。。。我好朋友,但又不会惧怕孤独,因为朋友能够我带来快乐,而孤独可以让我更好的思考........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那个知青岁月[20]  

2009-12-11 13:20:36|  分类: 我的那个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知青岁月.[20]

是谁的尿?是我们三个人拉的尿,因为三个人夜间都是站在那里撒尿。

怪谁?要怪也只能怪悌自己,因为是他告诉我们要这样洒的尿。他说站在楼上洒尿,如果不是这样洒,尿从二楼飞流直下,洒落到地下时哗啦哗啦的,前后左右人家都能听见,实在有些不雅。如果照他那样将尿洒向房柱,那么尿液只会顺着房柱俏俏地流下,那洒尿时也就无人知晓了。

我们来后在他的劝说下,夜晚洒尿就一直是按照他的这种方法洒的,这灶台在这房柱下几个月了,这锅也不知流入了多少尿水?三个人都洒了,要说吃,三个人也肯定都吃过,谁也怪不得谁。

事发生后,悌利用一个早工时间把灶台重新打过了一次,换了一个地方。

他一个人单独做饭不到十天,可这十天是他下乡后最难熬的日子。一切都得自己动手,累得他连早晚洗漱都放弃了,晚饭后上楼就睡觉,连书也不看了。

这种日子怎么过?没有了办法的他只得找了队长,请了一个月的探亲假,回长沙去了。

上厕所叫方便。可在这里叫方便的地方实在是最不方便。

农民的茅房不是傍着猪圈就是在屋后面,他那也一样,可与我们长沙附近农村不同的是他那儿不是地坑,而是一个大木桶,还是立在地面上,木桶上方搭着二块木板,蹲脚用的,木桶前还有一个小木二梯,方便时还要跨几级上去。

队长家的茅房也在屋后猪圈边,一面是猪圈一面是山坎,后面是信友家杂屋板墙,前面是空的。我们同队长家共茅房,方便时要绕过队长家厨房,从那边才能过屋后去。而他们就从他家后门可以去。

因为没有遮拦,就总有尴尬之时。尴尬,那就是遇上异性,你去时看见她在那方便,退都退不赢。而她后来你见了,屁股来不及擦就要忙着提裤子。好得队长家平时还只有队长夫人一个异性,可就这一个异性也叫我长期不敢到后面茅房方便。好在这山区随便找一个地方就可以方便。

晚上方便,下楼后要从队长家的厨房屋角转了去,绕上一个圈,黑灯瞎火的看不见,怕摔跤,还怕遇上蛇。所以晚上小便才不愿意下楼,站在楼上侠客式洒尿。

悌走后不几天,我和致又被队长安排到大队林场去干活。

这次在林场还是砍伐树木,只是砍伐的不是正材,而是砍松树,劈柴火,然后再将劈好的柴火挑到公路上堆放好,等着县城单位来人买。

松树比杉树粗大得多,木质也硬些,因此也难砍伐多了。砍倒后的松树就在原地将它们锯成约五十公分长一段一段的,然后用斧头将其劈开成小块,再挑到公路上去。做种活的分工是以几个人一组,砍的砍,锯的锯,劈的劈,收工下山时再一人一担的挑到公路旁。

干这活除了拉锯要有些技巧外,其它的都只要有劳动力就行。我干得最多的就是劈柴,一把斧头,几个木尖,在锯成段的松树断面上用斧头砍一个口,再将木尖用斧头钉进去,以木尖的涨力将木头撑开。木尖有大小,先小后大,只要用力打进去了,就不愁木头不撑开。

开始木尖做不好,砍出来的木尖不是难以钉进木头就是钉进去后撑开的口子不大,后在农民兄弟的指导下才学会了要如何砍木尖,用什么树砍木尖。

在大队林场做事,不但省去了我们煮饭搞菜的烦恼,还不愁餐餐没有菜下饭,而且还可以多吃一些饭,肚子也吃得饱一些。这己经就让我们感到高兴了。可还有更满意的事,那就是每过十天能改善一次伙食,打一次牙祭。

所谓之改善伙食打牙祭就是有一顿肉吃。那一顿肉平均有斤吧一个人,那一顿肉吃下肚也就真的是大大地解决了我们肚子里的胃亏油问题。

当地人称在山上干活为“干木活”,干木活不但累,而且还有危险性,所以干这活的人全都是男人,而且在吃饭集体都有补助。有的是七天改善一次伙食,有的是十天改善一次伙食,也有五天改善一次伙食的。

他们称这改善伙食也就是吃”嘎嘎”,而这吃”嘎嘎”我们长沙这边架船老就叫吃”船拐子肉”,在那边这大块肉在过去又有叫吃“土匪肉”的说法。那肉四四方方一它,一它就有一、二两,斤把肉,也就是几它。看了这肉过去在农村时是真的喜欢,只是现在看了再也吃不下去了吧。。。。

吃肉就是吃肉,里面除了肉以外再没有其它的伴料菜,顶多就是放一点辣椒和盐,像煮回锅肉一样的煮出来的,白白的,只是煮熟了。

土匪肉的吃法不同,几个人一盆,围在一起.几双眼睛同时盯着那盆中的肉,并在心里盘算着这一筷子下去先要夹的是那一块。在大家齐声喊“呷呀”的同时,各人就将各自的筷子伸进盆子里,把自己看中的那一块肉挟到自己的碗里来。这第一块肉挟到碗里后,暂时放着不吃,等待着第二声喊“呷呀”时,又将筷子第二次伸进那盛肉的盆子里去挟第二块。这样反复数次,肉盆内的肉己挟完了,仅剩下汤汤水水时,才停止叫“呷呀”,这时想要汤水的就可以用瓢去舀。不要的,就可以坐到一边去吃刚刚挟进自己碗里的肉了。

他们当地农民有好多的对于这样一顿肉还舍不得自己一个人吃,而是留在碗里晚上带回家去让给家人吃。肉呀肉,在那个想吃肉的年代偏偏是经常的没有肉吃,到现在不想吃了时它却尽你量的有吃。

七月中旬,在大队林场干活的那段时间,队长又告诉我们,说大队来人,要我们去参加大队的文艺宣传队,大队文艺宣传队要排练节目,准备参加公社的八.一文艺会演。还说这是一项政治任务,大队要求我们必须要参加。 去了后方知道,原来这是公社为了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四十三周年庆典而举行的文艺会演,要求各个大队都要认真组织,积极参加,并拿出最好的节目来参加会演。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