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人

冷眼向阳看世界,风物长宜放眼量...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个个性好强的人,喜欢我行我素,走自己的路,做自己的性情之人。。。。我好朋友,但又不会惧怕孤独,因为朋友能够我带来快乐,而孤独可以让我更好的思考........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那个知青岁月[1]  

2009-06-14 00:08:36|  分类: 我的那个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大海底深蓝色的浓雾里,一只孤独的帆儿闪着白光,——它在寻求什么,在这遥远的异乡?它抛下了什么,在那自己的故乡?波浪在汹涌着,海风在呼啸着,桅杆弓起腰来发出轧轧的声响,唉,——它不是在寻找幸福,它也不是在逃避幸福!——它下面是湛清的碧色的水流,它上面是金黄色的阳光,——而它,不安的,在祈求着风暴,仿佛是在风暴中方有安祥!

——莱蒙托夫

 

                                  知青岁月[1]

 

   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很有必要。

 

1970年3月1日这天是我一辈子也不可能忘记的日子,因为这天是我第一次踏上人生的旅途,走向独立生活的日子。记得这一天的早晨我起得很早,原因是因为这天我将离开故乡,告别亲人和朋友,去到一个很远的山区农村安家落户,对于我这从未脱离亲人,出过远门的我来说,心情多少有些激动,这激动中有对未来生活的憧憬,有出笼鸟儿飞翔的快乐,有对完全寞生的生活的向往,同样,也有离亲别故的伤悲。复杂的思绪在我们那个还只有十六岁年龄的时候才有了第一次的失眠。是啊,还未成年的人本应该还是在父母亲身边享受亲情,读着书,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的时候,我们却要随着命运的安排走向独立生活的社会,去当一个新中国的新型农民,可喜?可贺?还是可悲?我们还全然不知。我们只知道听毛主席的话,党指向那里,我们就奔向那里,什么是前途?那容得你去细想,一切就是那么的简单。

母亲比我还起得早,可以说她一夜也没有睡着,在我起床时,她己经将早饭做好,她想让我在离开前好好的饱饱的吃上一顿她做的早餐。再好吃的早餐此时也是无味的,因为当时的心己不在吃上了。

草草地吃完早饭,我就来到了东方红广场。这天与我同走的院校子弟有六位,他们是清、熊、立、徐、铃、英。按照通知上的要求,此次我们院校子弟下放的知青应该在这里集合,有专车送往区街道办事处,而我不愿意让家人去送别,不愿意让众多人看见我离开这边热土的伤情,不愿意同她们一道在广场上作最后的告别仪式, 我要我弟弟将我的行理送到广场并放到车上,而我一个人单独乘车去区镇。

在东方红广场,我向毛主席的塑像行了最后一次注目礼,并环顾了整个广场一眼,包括塑像后面的XX山,向这些熟习的景像看上最后一眼,然后迈着坚定的步伐跨上了开往区镇的五路公交车。

区办事处的所在地那时在区镇的窑坡山上,我到那里时,那里还没有什么人,空旷的地坪上只挂着欢送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横幅,告诉着人们,这里当天将欢送一批上山下乡的知识青年,名单用大红纸写着贴在办事处的外墙上。我看了一会名单,整整七十个,有一半不熟习的人名。办事处前坪停着送知青的车,二辆客车和一辆货车,车的前头都挂着一块写着光荣车的牌子,牌子上这扎着一朵大红纸花。车厢的两面也张贴了几张写着“上山下乡光荣”“热烈欢送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和“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等标语。

七点半时,财院那边的下乡知青来了,他们中有我早就约好一同下乡的好友致和悌,也有来为我们送行的几位好友明和宏。我们在一起刚聊一会,我们院校的,矿冶那边的和区镇这边的也相继到达,走的和送的二三百人把个不大的地坪几乎挤满。在校的几个玩得好的同学不走的几乎都来为我们送行来了。我母亲没有来,弟弟告诉我说:“妈妈因你不要她来送也就不来了,她嘱咐你,到那里后尽早写信回。”

筒短的欢送仪式,为我们每一名下放知青胸前配了一朵小红花,办事处革委会一位负责人代表街道办事处讲了几句欢送的话,也就安排我们上车,准备出发。

我们院校、财院、党校的乘第一辆车,矿冶、有色和其它单位的乘第二辆车,我坐左后边靠车窗的座位,与悌同坐。二辆车的周围围满了人,都争着与车上的人作最后的道别。父母的嘱咐,兄弟姊妹的叮咛,好友们的祝愿,那能听得过来,只听到闹轰轰的一片。

汽车发动了,那发动机的轰鸣声一下就牵动了所有人的心绪——离愁别恨,伤别的哭泣声顿时也响了起来,超过了发动机的声响。车下人紧紧握住车上人的手,一声声“好走”、“听话”、“好好干”的哭喊声参杂着车上人一声声“再见”、“保重”声使办事处前沸腾了。那一张张挂满泪水的父母的脸,兄弟姐妹的脸,朋友同学的脸,谁见了不伤痛。那一声声带哭的告别声,祝愿声又怎么不感动上苍。惊天地,泣鬼神。

汽车开动了,在我挥手向送行的人们告别之时我看见了一张多么熟习的脸,她远远的站在人群后面,流着泪,向我挥着手,并叫喊着什么。她就是我的母亲,她一定是忍不住,还是偷偷地跑来想看我最后一眼。我再也抑制不往自己的伤情,泪水一下就涌了出来。我朝她挥着手,任泪水在面庞上流淌。

“早上起霞,等水烧茶。”这句小学课本中的农谚在早春的气象中还是蛮灵验的。早晨我在东方红广场向毛主席塑像行注目礼时天空还挂有几道绚丽的朝霞,在欢送会开始时还有灿烂的阳光。会还没散,阳光不见了,跟着天也阴了下来,在汽车开动的那一刻还下起了雨。记得小时候看过一部电影,片名叫“窦娥冤”,那影片中的天公被窦娥的一腔热血飞溅白练的冤情所恸,使六月飞雪三尺,楚州地区干旱三年。今日里这时的这场雨,岂不是也是上天感动所至?天公也为此动情,天老爷也在为我们抛洒泪水送行。

汽车出办事处大门,一个急弯,又一路下坡,将送别的人群一下就抛离了我们的视线,那恸人的场面不见后车厢内的人才慢慢地在车厢内坐了下来,但个别人的哭泣声仍在继续。雨越下越大,车厢内仍然被伤离的愁云笼罩着,心情一时也无法好转。

汽车在区镇的小街上缓慢地行驶,到了渡口,上了渡船,渡过X江后沿着中山路、建湘南路,过火车站,汽车南站,走工农桥,人民路,韶山路上107国道出了城。隔着被雨水模糊了的车窗玻璃,看到的是模糊了的街景。中速行驶的汽车又将那模糊了的熟习又非熟习的街景一一冇晃过,而这时在我们眼前晃过去的故乡城景可能是我们今后再也看不到了的景色,因为我们谁也不知道自己在什么时候再能回到这座城市,回到这可爱的故乡。

汽车一出城就加快了车速,车窗外的街景己变为了田园风光,可这种田园风光并不美丽,早春的田野上还只是一片萧瑟的景像。我将头靠在车窗上,闭上眼睛,想尽快地将心情平静。刚刚离别的那一幕情景始终还在脑海中挥之不去,它将终身留在我的回忆中,成为刻骨铭心的记忆。

窗外的雨渐渐地小了,继而又停了,可车厢内的气氛依然沉重。这时坐在我身边的悌用身体轻轻碰了我一下,并递给我一支烟,我接过烟后从口袋里摸出打火机将烟点燃,深深地连吸了几口后,似乎感到心情轻松了一些。我抖了抖身体,用眼睛打量了一下车厢内所有的人,感觉到他们仍然沉浸在离别的伤痛中,这种沉寂让我感到了一种失落,我们失落了一个快乐的时代——学生时代,我们失落了在这座城市生存的资格——故乡的城市户口,失落了一个城里人的自豪感——成了一个乡下知青,失落了过去一切美好的梦想——只能当一个脚踏泥土背朝天,握锄头扛扁担的原始农民,修补地球成了我们神圣的职责,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成了我们必修的课程。

我一口一口地吸着烟,跟着又一口一口地将烟雾吐向车窗玻璃,车窗玻璃在我吐向它的烟和热气中又迷矇起来。我会去当农民,这是我过去做梦也没有想到的事,真是心存不甘。小学时唱过一首儿歌,歌词中有“我有一个理想,一个美好的理想,等我长大了要把农民当,要把农民当……”,可那只是唱唱而己,谁想它还当真了。想当初,为了读书好玩,将最想当兵的机会也放弃了,早知读书结果是这样,真后悔当初没去当兵。唉,人生要有后悔药,这肯定就是我的第一剂。

人都是爱面子的,何况血气方刚的我。我们这一届初中毕业,有三个面向,不足十六周岁的继续升学,年满十六岁的一部分进工厂,一部分下农村。而我被分配下农村实际上是对我的一种惩罚,原因就是学校老师认为我在校表现不好,顶撞过老师和工宣队的师传。还有人跟我母亲说,“你儿子就是因为太调皮,学水老倌才被分配下农村的。”什么下放光荣,什么欢送,那也跟早几年批斗黑鬼时“纸船明烛照天烧”时送瘟神差不多,不然为什么那些所谓之在校老师认为表现好的一个都没有去呢?看着我下农村,肯定有人暗地里高兴。母亲认为我被分配下农村丢了她的脸,所以千叮咛万嘱咐地告诫我,要我一定要在农村好好干,听贫下中农的话,跟领导搞好关系,要为她争气,争取早日招工进城。

是啊,过去威风凛凛的我现在下乡去当农民了,何来脸面再见江东父老?我继续抽着烟,在一支接着一支吸着的同时,一个念头慢慢在我的脑海中出现,形成,并逐渐明析和坚定,不回来了!如果是作为一个下乡知青,是一个农民身份,那回城市又有什么意思?回城住几天还得走,不但住起冇味,还丢人现眼,是这样,还不如不回。要么就永远不回,那么就是回来了再不用去。没有了城市户口的我就如同剥夺了城市居住的权力,如果不能招工回长,我就一辈子不回故乡了!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过去的我就让他等于死了一般,不在复苏,如果今后再有一个我回城,那将是另一个我,与过去完全不同的我,一个有着城市永久居住权——户口的我,一个又将另眼相看的我。

  评论这张
 
阅读(131)| 评论(2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