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人

冷眼向阳看世界,风物长宜放眼量...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个个性好强的人,喜欢我行我素,走自己的路,做自己的性情之人。。。。我好朋友,但又不会惧怕孤独,因为朋友能够我带来快乐,而孤独可以让我更好的思考........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我的那个知青岁月[2]  

2009-06-19 16:09:34|  分类: 我的那个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知青岁月    [2]

汽车拉着我们经过了一座又一座完全默生的城市,走过一片又一片的田野,山林,河流与村庄,翻越了湖南最大的山川-----雪峰山,二天多的奔波,于第三天的中午时分将我们拉到了我们就要下放的地方——黔阳地区的会同县县城。

一路上,我们的脑袋里都在想象着我们将要视为第二故乡的会同县将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县呢?那里的山村又将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山村呢?想象着我们将要安家落户的生产队又会是怎么样的生产队呢?

春节前,会同县派到我们学校去接知青的干部在我们学校的毕业分配大会上,向我们介绍会同县的情况时说,会同县是:“家家住楼房,并且楼上楼下,电灯电话。”按他的介绍,那不会比长沙附近的农村还好,但那又可能吗?我们也不奢望那里会有这么好。

我们只希望不要与他说的相差太远。我们只要有可住的房子,有电灯,可以用自己的双手,靠自己的劳动能养得活自己也就知足了。

汽车驶入会同县城边,接我们的那位会同干部就告诉我们己经到了县城,于是我们纷纷打开车窗向外张望,不到二分钟时间,汽车在一个丁字路口向左转了一个弯,再向前行驶不到二分钟就进了县革委的大院。当时我们看到的县城就只有那么一条小小的丁字街,丁字街中间的连接处就是县城的中心,县城最大的百货商店,农资店,饭店,旅店,电影院,照相馆都在这路边,横街的左向对面就是县长途汽车站,整个丁字街道不用一根烟的工夫就能走完。在丁字街下的顶头,是当时的县革委会和县武装部的机关所在地。当时县城最高的楼房也就是二层,有砖结构的,有砖木结构的,也有全木结构的,这几种结构的房子间杂在一起,尽管不协调,却标明了这个县城上百年的发展。整个县城依山傍水,看不出一丁点的繁华、热闹的景象,比我们那里的左家垅还要小,还要冷清。

我们到达会同县城后,汽车拐进了县革委会大院。在这里,县革委的领导跟我们作了一个简单的训导,知青办的负责人就安排我们在县革委会的食堂内吃了中饭,尔后就宣布了我们这批知青的去向,70个人分别下到二个公社,连山公社52人,广坪公社18人,按照名单,我被分到连山公社,致和悌分在广坪公社,可我们三人在长沙时就商量好了,要分在一个生产队,这一下不分在一个公社,那又怎么办?于是我们就去找送我们来会同县的那位岳麓区街道办事处的干部,跟他说了我们的要求,他听了后又去找县知青办的人商量,将我调到了广坪公社。

按名单,我们将行李作了简单调整,到广坪公社的只有18人,我们的行李就搬到了我们乘坐的客车上,就绪后汽车又出发,驶向所下公社。这次汽车在丁字路口还是左转弯,在驶出县城二公里左右,我们的车拐向了一条简易公路,而后面的车却笔直开走了。听说他们去的连山公社是在去靖县的省道上,而我们下的广坪公社是县级公路,虽说可以通往贵州省,可没有开通长途客运,所以路差车少,几乎没有过境车辆。

分在广坪公社的18人中有10名女的,10名女的中当时我还只认识一个英。英是我小学同学,又是一个小队的,后来还同住一个大院内,临行时她父母亲还跟我打过招呼,想她能够同我分在一个队,互相可以照应,可我同她从文革起就不说话,也不打交道了,又怎么想同她分到一队呢?8名男的,当时我只跟3个人熟悉,除致和悌外,还认识一个叫大回力的,在学校打球时认识的。那四个有三人是附中的同学,二个姓林的是兄弟,一个姓卜的,另一个姓黄的是矿冶的子弟,但比我们高一届,过去就根本不认识。

广坪公社距离县城有13公里多,由于路不好走,还要经过一个渡口,所以跑了近一个小时。我们到达时公社时已经有人在那里等待了。在公社,负责知青工作的是公社武装部粟部长,他接待了我们,并向我们简单的介绍了一些广坪公社的基本情况。听粟部长介绍,广坪公社是一个全国著名的杉木之乡,盛产杉木,这里的杉树不但高、直,且又粗又大,还生长得快,有“广木之乡”的美称。全国林业劳动模范张万红就是这个公社的人。

他说张万红是壕鸡坪大队的,因头顶全国林业劳动模范的“贵冠”,当时在湖南从省林业局革委会委员,黔阳地区革委会委员、县革委会委员到公社革委会委员还挂了四级委员头衔,当时还是壕鸡坪大队革命委员会的主任,兼党支部书记。

广坪公社与贵州接壤,距贵州省界只有十几公里,那边是贵州的天柱县和锦屏县,最近的是远口公社和竹林公社。都通有简易公路,只是没有跨省客车跑。广坪公社交通不便利,每天从县城只有早、晚二趟班车开往广坪,在广坪停留半个小时后打转,除此就再无任何班车通过。

介绍完情况,对我们又进行了分配。8个男的分在二个大队,牛皮冲大队和龙孔大队,每个大队4人,我和致、悌,还有一个矿冶的子弟姓黄的分在龙孔大队,大回力和那3个男的到牛皮冲大队。10名女的全分在一个大队,壕鸡坪大队,也就是全国林业劳动模范张万红所在的大队。

在公社分配后,我们等了约半个小时,龙孔大队派来接我们的人来了,可听来人说,我们四人还得分到二个生产队,一个生产队2人。于是我们三人又去找了公社粟部长,粟部长又找了来接我们的大队民兵营长,决定按我们意思分,这样,我们3个人分到了龙孔十一队,那个姓黄的1个人分在了龙孔六队。

龙孔大队接人的最先到,所以我们最先离开公社。我们走时,他们那二个大队接人的还没有来。听公社的人说,我们龙孔大队离公社最近,走公社后面去,过条小河就到了。牛皮冲最远,从公社前的公路再过去,还有近二十里路。壕鸡坪近一些,也有十几里路。

龙孔十一队来接我们的有3个人,2名年轻的和1名中年人。听他们介绍,那位中年人是生产队的会计,兼政治指导员,姓朱,叫朱信加。两位年轻的一个叫来信友,一个叫朱同智。他们3人掂量了一下我们3个人的行李到犯愁了。光我那口箱子就有6、70斤,怎么挑也不能称头。他们问那箱子里装的什么东西,我告诉他们说是书,他们还不相信,仍用怀疑的口气再问,带这么多书到乡里来干啥?那意思是不应该是书。

把我们的行李掂量了好一阵,最后只得捡了几块石头压在另一口箱子上才勉强能够担着走了。

他们3人走前,我们3人跟在他们后面走。

从公社后面的一条小路上坡,翻过坡,就看见坡下有一条小河,河水清清澈撤,从右至左静静地流淌。坡岭上有一座小吊脚楼,楼四周空荡荡的,无任何遮拦,高高的吊在河岸上,当地人称这叫歇气亭,是为过路行人等船、歇脚的用的。河的这边堤岸很陡,亭子这时离小河的水面起码有二十多米高。站在亭内看那河,河水不宽,大约只有五、六十米宽,河对岸还有一半的干沽的河床上没有水。听他们说,这小河只有涨水时,河床上的水才会满,平时也就是这个样子。

河对岸是一连串的小山峦,小山脚下有一条小路,弯弯曲曲伸向山冲。听说,我们就要沿着那条小路进山冲,到龙孔十一队有五、六里,比六队还要远上半的样子。

河面上有一条小渡船,摆渡的是一位上了年纪的老人,一身黑色的衣裤,腰间系着一条浅色的萝卜澡巾,头戴一顶竹编斗笠,划起船来还蛮有精神的。渡船不大,一次顶多可以乘十几个人,三个仓,前二个是敞的,后面那个仓顶搭了一个顶棚,这顶棚是摆渡人用来为自己遮阳、避风雨的。

我们来到船上,摆渡人一眼就看出了我们三人都不是本地人,热情地只问客自何方来?当他得知我们是从长沙来的下放知青后,更是热情。只道是“你们那省城里下来的人,到我们这老山沟里来支援农业,真是不简单。”还说:“我们这山里人没见过世而,又不懂得太多的礼节,也没有什么好招待的,希望你们在今后的日子里要多担待点呀。”等,叫我们也只得与他客气一番。

在渡船上,我给他们挑行李的人一人递了一支香烟,同时也给摆渡的大爷也递上了一支,尽管他们都对我说吸不贯我的这种纸烟,可他们还是必恭必敬地用双手接下了递给他们的纸烟,只是接了后并没有点燃抽,而是小心异异地放进了自己的口袋内,抽还是抽着他们自己随身带着并信手卷成的喇叭筒旱烟。

在我们与他们之间语言虽说不是那么好懂,可慢慢地说,再加上一些手势和更多的语言解释,基本还是能大至明白对方的意思。只是我们三个人之间说话时说得快,他们一点也听不懂。而我们听他们之间的说话也一样的听不明白。

乘着过渡的时间,我们向他们问了一些简单的问题。如我们这里为什么叫龙孔大队呀?整个大队有好多个生产队?有多少亩农田?多少人口呀?生产队富裕吗?粮食够不够吃?生产队里一个劳动日合多少工钱?………

得知的是,龙孔大队有条小溪,小溪流经处有一水塘叫龙孔塘,因这塘有一古老传说,这地方人大多都知道,故因此龙孔塘而起名。

龙孔塘不大,但从来没有干涸得见过底,听老班子人说,有一年涨大水时,那水塘里还浮出了好多东西来,而那浮出的东西根本不是本地人用的,不知怎么会了漂浮到此塘中来?又有人说那龙孔塘底有一个洞,连着几十里外贵州境内的一条河,那里塘里浮出来的物品全是贵州那边从那洞中浮过来的,说是因那条河涨水,淹了许多人家,那物品就是被淹农户的。

得知龙孔大队共有十二个生产队,离公社最近的是一队,最远的是九队,去我们十一队途中要经过1、3、4、5、6、7、10队,十一队再过去是12队,十一队的对面是8队。

十一队又叫老屋场生产队,整个生产队有12户人家,63口人,60多亩水田,人均有一亩多一点,但大多数都是山冲里的冷浸田,这冷浸田粮食产量低得很。当年这地方还没有种双季稻,种一季,产量不高,亩产不到800斤,人平口粮不足300斤。还有一点杂粮,但不多,这杂粮也就是一点红薯和粟米。63口人中只有12个全劳力,和十多个半劳力,生产队不富裕,一个劳动日只合得二角来钱。粮食不够吃,农闲时一天就只吃二餐,省着又省着的吃还难熬到头。在整个大队只有9队比十一队更差外,其它的队都比十一队要好。

知道了整个生产队的人都是朱姓,同为朱姓的还有12队。所有朱姓都是一个祠堂里的同宗,都是按字排辈,听名字就知道辈分,也就知道要怎样称呼。

过了河,下了船,走过那片干涸的河床,走上山坳中的小路,我们就沿着那条弯曲的小路走进了山冲。山道宛延曲折,忽上忽下,一会儿进入林中,一会儿又走上田埂。坡不是很陡,对于我们空手走路的人来说,一路看新鲜,走起还是很轻松的,一点也不觉得累。可对他们三个挑着行李的人来说,就不同了,特别是那个挑着两口箱子的人,他是走不多远就喊累了,要歇气。他告诉我们说,他从她肚子出世到现在,还从来没有挑过这么重的担子,并要求另外二人也轮流担一下这一担。

坐下时,我又递烟给他们抽,可他们仍是客气的说“你们不要客气,你们那烟没劲,我们抽自己的。”同时还是伸出双手来接过了那递给他们的烟,不抽,还是小心异异的放进自己的口袋里,照样一张小纸,放上点烟丝,两手一卷,卷成一个喇叭筒状,点燃大头就抽。

我们在学校读书时没烟抽,也去捡过烟屁股,捡回来的烟屁股散了也是这样用纸卷喇叭筒抽,只是烟丝不同,他们抽的是旱烟。

从河边小路一直走去,有一条小溪不时的出现在我们的眼前。我们有时沿着小溪走,有时又别过小溪走上山道。有几次我们走过溪上的小桥,溪水清清,溪水时宽时窄,有的地方深,有的地方浅。听那农民说,这溪水就是从山冲里流出来的,一直流进我们刚刚渡过的小河里。从河边沿着小溪进去,分别是一队、二队、三队,一直到十二队,只有九队不在这条小溪边。小溪在十二队与八队之间有一深塘,那塘也就是龙孔塘。溪水是从一个叫世界坪的山冲里流入龙孔塘,又从龙孔塘流出,流入小河里。

这天的天气还可以,有太阳,走了一阵子路就感到了热,身上都出了汗,他们三个挑担的农民早就热得脱下了棉衣,将棉衣挂在那不称头的担子上,使担子更好挑着走。

过了五队,前面突然出现一片开阔的田地,被群山包围着的这一大片田地起码有几百亩,虽说高低不等,但一眼望去,还是有蛮平整。

田野里种满了用作肥料的红花草籽和油菜,此时正开着花,红花、黄花,在绿叶的映衬下,被春日的阳光一照,显得无比的艳丽。这些花还引来了成群的蜜蜂,在花间飞舞。

那位指导员用手指着对面山脚下的一颗大树说,我们十一队就在那大树下,望过去最远的是十二队和八队,两队中间的那一片大村下就是龙孔塘的位置。

从那里有一条明显的深褐色曲线在绿色的田野上弯曲,一直划到近处六队的村寨边,这就是小溪流经的渠道。这边,八队过来是大队部、七队、六队。那边,十二队过来是十一队、十队。小溪就在这片田野中两边游曳,将它们分成了两边;并从这个村子边流向那个村子边,再将它的串在一起,让整个山村的人都能享受着它的哺育。

一个生产队一个村寨,散落在四周的山脚下。远远望去,就像国画大师们手下的一幅水墨风景画。那青山、古树、小桥、流水,还有那南方山区特有的民居,吊脚楼、木板屋,和袅娜升起的炊烟,显得是那么的古朴,恬静,淡雅,悠然。这一切又与田野中那充满生机,充满活力,艳丽娇美的花、草成了鲜明的对比,反差是如此的强烈,这些都是在城市中见不到的景色,对我们来说,很有新鲜感。

途经五队、六队、七队,看到的吊脚楼和木板屋就不如远处看的那么富有诗意。它大部分破旧不堪,东倒曲歪,有的为防倒塌,己用木头打着桩斜撑着,使之不倒。这里大部分的木板屋木板己经发黑,有的房柱脚己经朽坏、脱落,说明了它年代的久远。看到的人,大多数都穿得破破烂烂,特别是小孩,还真有点衣不遮体的味道,有的大半个屁股还露在外边。从村边路过,时不过还能听到几声鸡鸣狗吠、鸭叫鹅鸣的声音。这也叫社会主义的新农村?真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大队部只是一栋二层楼的木板屋,木板己发黑,应该也是有了些年代。木屋前有一空坪,空坪的一头搭着一座木楼台,听他们介绍,这是大队开会的会场,也是唱戏的戏台。我们经过大队部时大队上没有一个人,从外面看,有一根电线牵进了大队,可听说那只是一根电话线。整个大队上都还没有通电,根本就没有电线。就这根电话线在当时还有着二用,一是连接公社的通讯工具手摇电话;二是还当作公社的农村广播网线,连到生产队时也就只能是听一个纸盆子喇叭了。

夜间照明,是用煤油灯和松明,因煤油还要花钱去买,而松明只要上山砍就是,因为生活贫困,大多数人家都还是采用松明照明。难道这就是解放二十年后的新中国边远山区农村的景象,要不是亲眼看到,还真不敢相信,贫穷、落后、吃不饱、穿不暖的过在只在电影上看到过的映像生活仍旧存在。这里,我想起了中国文学大师矛盾先生说过的一句话:“美好的山川,只有灰色的人生。”在这里,是美好的山川,只有穷苦的人民。

  评论这张
 
阅读(172)| 评论(2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