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人

冷眼向阳看世界,风物长宜放眼量...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个个性好强的人,喜欢我行我素,走自己的路,做自己的性情之人。。。。我好朋友,但又不会惧怕孤独,因为朋友能够我带来快乐,而孤独可以让我更好的思考........

网易考拉推荐

知青岁月.[6]  

2009-07-21 19:43:01|  分类: 我的那个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知青岁月.[6] 

这时,我才发现这个矮小,单瘦,看似也还随和,一点也不起眼的队长大人还可以有着另一副威严的面孔。

会是在会计家开。说等一下开的会,却几乎等到了十二点,人才基本到齐。队长先讲话,先说欢迎我们三位知青到他们生产队来安家落户,后说要我们在队上一定要听从安排,好好劳动。再说了生产队的生产问题。欢迎会又没有什么内容,参加会的社员们也就是白天出工的人,二十几个人围坐在会计家的厨房里,听队长和会计扯了一个多小时的闲话,有几个人坐在那里就打起了瞌睡,应该是什么也没有听进去。散会回房,看钟,都快二点了,瞌睡早就来了,回房后什么也顾不得了,上床就睡觉。

下乡后的第一个劳动日就是这么过去了,跟着以后的日子都基本上是如此打发的。吃饭,出工,收工,吃饭,睡觉。开始时,我们对周围的一切既有新鲜感,但也有些也有一些无奈感,但更多的是一种对前途的渺茫感,不知道在这种地方到底会要搞上多久,是一辈子?还是只要几年?

这地方作息时间的不同,生活习惯的不同,也真使我们饱受了其苦。每天大部分的时间几乎都是在饥饿中度过的,就是刚吃过饭的肚子也还是瘪瘪的,饿的,根本没有一点填进了食物的感觉。

整个人体的生物钟打乱了,又还每餐吃不饱,没有多久,人看着就消瘦了许多。

队上有人跟我们说:“你们三个人在一起,为什么不自己单独开火呢?你们三个人国家每个月都有一百多斤的大米供应,还有三十元钱的生活费,自己生火,肯定要吃得饱一些呀!搭在队长家吃,他又不让你们吃饱,他这不是明摆着要占你们好多的便宜呀?你们知道不。”这一点,在来后不久我们也想到了,只是碍于脸面,又不敢得罪队长大人,也就一直不敢跟队长提起,只是我们三人在一起时,私下里还是议论过好多回。

你想这刚下乡,就得罪了队长,那今后的日子怎么过,他天天给你穿小鞋是一回事,可招工上调都要他老人家推荐,同意呀,万一他老人家不同意,不推荐,你不就是因小失大了呀!有人还要千方百计的想着法子去巴结队长,你不去巴结也就算,但总不至于敢去得罪他吧?这初来咋到的,还只能是忍耐着点。

加之要单独开火,另起炉灶,也不是件那么容易的事情。抛开一日三餐的下饭菜不说,就是一日三餐的饭总得要有人煮吧,那个又会愿意天天出了工回来还去煮饭呢?就是轮流做,一人一天的转,做饭的那天也不可能不出工吧。出工回来,闲时可能过得去,农忙时节呢?那天出工一累,回到家里,己经是累得动都不想动了,又怎么会愿意再去做饭给大家吃呢?你要他做,他说他自己宁愿不吃,你总不好再要他去做。可总不可能一人不吃就大家都不吃吧。

再说,自己做饭要占去多少时间,要耗费多少精力,原本就喊累,还要做饭也就更累,这些合不合算呢?我是不提倡自己单独开火的,那样太麻烦了。但我也不反对他们俩要单独生火的建议,只要他们两愿意,我只跟着做就是。我是马虎惯了的人,饿也饿得,“胀”也“胀”得,以我的个性,不在乎这些,更不会计较这些,只要有吃就行,至于饱不饱还别当别论着。

3月7日星期六,是农历的正月三十。听农民伯伯说广坪公社是逢五逢十赶场,这当地人说的赶场也就是我们称之为的赶集。赶集的热闹场面过去只电影里看到过,到这里后听当地人说起过无数回,心里早就想着去亲眼看看了。

这是我们下队的第五天,我们三人先天晚饭时就同时向队长请假,都说要去赶场。队长开始并不是十分同意,可我们搬出了一大堆的理由说要去,说什么家中父母望我们早日写信回去,向父母告知下乡的情况呀,带来的烟抽完了啦要去买烟呀,这几天都是用的你队长家的煤油灯,还烧的是你队长家的煤油,这心里实在过不去,想早点去买了回,一并还他呀,这赶场我们还没有看见过,心里好想看的呀,同我们一道来广坪的知青怎么样,我们想在赶场时能够看见他们,想听听他们的情况呀……。缠得队长无法才准许了给我们半天的假去赶场。

这晚我们吃过晚饭就上了楼,围着那张仅有的旧得不能再旧的书桌,共用着队长家借给我们用的那一盏油灯,给父母,给朋友们写起信来。信封,信纸,邮票都是来时母亲己为我准备好了的,就是望我多写信回去。我在农村时所有的邮票都是家里人买了后寄给我的,自己从来没有买过。儿行千里母担忧,世上那有比母亲心还细的人呢?

给朋友们的信可以什么都写,可给父母亲的信就只能写好的,因为不想让他们不放心,即而更担心。我们三人中的朋友几乎都是共同的,为了节省时间,节省邮票等,我们就分别写,落款处再签上三个人的名字,这样一个人写一封就等于三个人都给三个不同的朋友写了信。财院党校那边写一封,是明和宏收。矿冶那边写一封,是平和光收。湖大写一封,是劲和彪收,其它的朋友就在这三封信中提到,要他们代问好,也就完事。

赶场这天我们起了个早床,但也只能说是当地人的早床,因为太阳己经照进了我们的小房。我们没在队长家吃早饭就上了路,一路上就盘算着要在场上的饭店里吃什么,如何样吃饱。

这地方人也怪,出工时没有起这么早的,可赶场日还是有起得早的。在赶场去的路上,我们还是遇到了不多的当地人,与我们一样是去赶场的。

路上这些人因为过去没有看见过我们,又因我们的穿着的不同,一看就知道我们是外地人,所以他们总是热情地跟我们打招呼,“笑问客从何处来”。他们赶场都是担着,背着,或提着自家的农副产品到集市上去卖,所以不如我们三人一人一个黄挎包,怀着到集市去吃饱饭的精神,这样比他们当地人走得轻快。

我们一路上超过那些人,对他们的问候都只是简单地答上一句:“长沙来的,赶场去。”不管他们听懂与否,就快步走了过去,等他们再想问什么时我们己走出了好远。 在渡船上,摆渡的大爷看见我们,很是热心,招呼我们坐进了他的棚子里,并关心的问我们,来这里后,生活上习不习惯?喜不喜欢他们这地方?我们都只能是客气的回答着他:也还习惯,也喜欢这地方。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