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人

冷眼向阳看世界,风物长宜放眼量...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个个性好强的人,喜欢我行我素,走自己的路,做自己的性情之人。。。。我好朋友,但又不会惧怕孤独,因为朋友能够我带来快乐,而孤独可以让我更好的思考........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那个知青岁月.[7]  

2009-08-10 20:17:07|  分类: 我的那个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知青岁月.[7]

集市从公社过去还有二里多路,过了渡,上了公社前的公路,路上赶场的人就多了起来。看来龙孔人没有说错,整个广坪公社人只有龙孔人起得迟,与别村的生活习惯就是不一样。

我们到集市时集市上的人虽说还不是很多,可商店,饭店和邮局早开门了。我们先跨进了饭店的门,一看,里面早上只有面食吃,不管怎样,面也先吃了再说。我们先一人来了一碗当地最好的肉丝面,还是三两的,还另加了二个肉包子,吃下肚后肚子才勉强感到有些舒服。我们吃完这些才到邮局去寄信。

邮局里的人看见我们这外地人,不要问,听我们说话就知我们是长沙下放的知青,这可是大地方来的人,那态度上明显地要热情得多,对我们一系列的提问硬是一一作答,反复说明,生怕我们还有什么不明白的。长沙是省会城市,他们当地人称我们长沙人为省城来的人,上面下来的人,在言语上对我们表现得很是热情。

当时广坪到长沙的普通平信最快也要五天,包裹要七天以上,电报还要半天。到广坪公社后再到大队就说不清还要几天了。邮局邮递员三天跑一次大队,所有的信件和包裹单都只送到大队部,大队部到再到生产队就没有专门送达人员,都只能是便带,这便带什么时候有便就谁也讲不清,反正我后来的信件搞过一次一个多月后才收到的。

从邮局出来我们来到了公社供销社。公社供销社在当时可是当地唯一的一家大商店,除这家店再没有第二家像样的商店,就连那饭店也一样,独此只有一家。在这供销社里,我买了二条岳麓山牌的香烟。那时是二元钱一条,在当时的农村,抽这烟应当也算是奢侈的,还有一元三一条的红桔和八角钱一条的经济。可我为什么在那种穷困的日子里还要抽这岳麓山呢?就因为岳麓山是我的故乡,我要永远记住岳麓山,记住故乡,记住我一定要努力,争取早日重返故乡。我将岳麓山视为我在会同时的追求,目的只有一个,也就是要再次回到它的怀抱。在农村的几年,我抽的几乎都是这一牌子的烟,很少买其它杂牌子的烟抽。顶多过年是过年过节时,买几包好一些的抽。万一没有了,一时又买不到,就忍着不抽。我不像悌那样,八分钱一包的经济烟抽,没有时,农民伯伯的旱烟他也抽。我根本就抽不惯那农民伯伯的旱烟。他们抽那旱烟时我坐在旁边,闻着那旱烟气都要咳嗽。悌这次买的是红桔牌的烟。

在商店里看了一阵,有些东西打算打转时再买,也就出来了。赶场的人越来越多,大约到十一点来钟达到顶峰,整个集市上人头攒动,一条不到二百来米长,十来米宽的L型街道被挤得水泄不通。街道的一头是粮站,街道的另一头是广坪中学,供销社,饭店、邮局全在L型街道的竖线中间。

整个街道两边几乎都摆满了摊担,热闹非凡。大多数是本地人,偶尔也能够看到几个头上裹着大块黑布头巾的苗族女人。她们可没有电影里看到的苗族女人那么漂亮,不但差多了,而且又黑又脏,从她们身边走过,都能闻到她们身上有一股难闻的气味,不但刺鼻,还有点恶心。她们身着青一色的黑色衣裙,绣着七色花边,背着一个竹制背篓,背篓里不是一个哺乳婴儿,就是一背篓其它物品,矮矮的个子,很难以从她们的外表上看出她们的实际年龄。那久存在头脑中的苗家姑娘美丽,能歌善舞的美好印象在现实中间一下子荡然无存。后来听人说,苗家人不爱卫生,一年四季还不洗几次操,女人不穿裤子,就系几条裙子,大小便时到处捡得场,一蹲下就了事。

在场上转悠时,遇到了我们想找的一道来的分到牛皮冲大队的四个男知青,听他们说起,他们牛皮冲大队不但比我们大队要远,少说也有十多里,交通不便,而且更穷,更偏僻,只合二角多钱一个工。他们队上也只给了他们半天的假,下午还得赶回队上去出工,因此,他们也不能在集市上久待,发了信,买一点东西就要回队,我们想邀他们一道吃中饭都不可能。

壕鸡坪大队的也遇到了几个女知青,只是这时我们连名字也叫不上,过去在长沙也没见过,所以也不好打招呼,也就没找她们攀谈了解。

他们走后,我们又在集市上逛了一阵,十二点钟,又进饭店吃了中饭,因为肚子缺油,就点了几份肉,有回锅肉,红烧肉和辣椒炒肉,我和悌两人还喝了一点酒,这才真正感觉到胃里真正是舒服了。这也是我们到农村后第一次真正的吃饱了肚子。

饭后,我们到供销社里买了一些煤油,一些饼干之类的食品,也就回队了。

回到队上,我们也不想自己单独进冲去出工了,反正是请了假的,队长说我们,我们也有话讲。我们三个人都用找来的旧瓶子做了一盏煤油灯,然后点燃了自己做的煤油灯在房间内看书。

我和悌躺在床上看,致坐在桌前看,这可是我们到队上后第一次有时间看书。因为是点着油灯看的,一直看到楼下有了响动,才知道队长他们收工回来了,这时我们也才收起书来下楼,帮队长家挑水,扯菜,烧火。

队长问我们在场上买了些什么好东西回来了?我们告诉他没买什么好东西,只买了烟和煤油,将吃的零食全隐瞒了。问我们在场上吃了什么?我们又隐瞒了吃饭,喝酒,和吃肉,告诉他每人只吃了二碗面和几个包子。

我们在队长家吃了这几天,除了第一餐看见了肉外,其余的时间都是干菜和少许的青菜。那大它盐便宜,为了下饭,因此菜就咸,咸得我是感觉不到有油味。他们的生活这么困难,我们怎好说自己在场上大吃大喝了,不爱说假话的我由于生活所迫,不得不也学着说起假话来。

吃了一顿饱的可能也管得了好几天,也可能是肚子慢慢地适应了这种饥饿,总之赶场回来后一连几天我感觉没有那么饿得慌了。

  评论这张
 
阅读(53)|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