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人

冷眼向阳看世界,风物长宜放眼量...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个个性好强的人,喜欢我行我素,走自己的路,做自己的性情之人。。。。我好朋友,但又不会惧怕孤独,因为朋友能够我带来快乐,而孤独可以让我更好的思考........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那个知青岁月.[9]。  

2009-08-22 22:44:03|  分类: 我的那个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知青岁月.[9]

 

听说,养鹅不用操心,每天只要放出去吃草就行。鹅长得快,长得又大,最重的可以长到十五、六斤。在农民朋友的劝说下,我们到集市上买了四只小鹅崽来。我们把小鹅崽放在队长家的鸭、鹅一起喂养,不到一个月死了二只,只留下了二只,长到三个多月时候就长到了四、五斤。白白的大鹅实在是诱人,真想杀了解馋,可农民伯伯说,这么点大的鹅杀了吃太可惜了,这正是长的时候,还喂养得见个月,就会长得十来斤,过了年杀多好!也是呀,眼下还不是我们最困难的时候,国家每月还有一点肉供应,是要克服克服一下才好呢。

后来我们又买了一条小狗崽来喂养。致喜欢狗,就将我们在商店里买了奶糕解决肚子吃不饱时自己吃的东西经常的拿去喂那小狗。奶糕要一角二分钱一包,还要二两粮票。二天一包的去喂狗,这喂狗的费用也太高了些吧。人还经常地吃不饱,却还要省下食品来喂狗,这不也是有点过份了些?看着那贫下中农家的婴儿没奶吃的,还只是用米汤去喂,比致喂的小狗还吃得差好远,你说那贫下中农看见了会是怎么想?

我们跟致说,致以为我们是舍不得,就对我们说:“你们不喂,就我一个人喂,今后喂狗的东西全归我自己去买。你们不用管。”我看他这样说,也就不便再说他什么了,只得由着他去。小狗喂了一个多月,每天吃的东西也多了,再是那么喂,他也喂不下去了,只得叫我去将这小狗打了吃算了。

在杂屋里,有几个农民看见我打狗,一根绳子吊在狗脖子上往门框上一挂,一边还用竹篾片不停地打那狗的身子,说什么让狗血蹦皮,而狗却在作垂死挣扎,都说我没有良心,说什么自己喂的狗怎么能够打得下手呀。可狗喂着就是为了打了吃的,这要解决肚子问题,要吃,你打不下手行吗?就是再怎么舍不得也要打呀!加之我过去在城里读书时就打过无数次狗,我不会有什么打不下手的了。

十来斤重的狗打了煮熟后也不多,我们只给队长家送去了一小碗,余下的我们三个人一餐吃完还散了个早工,并且肚子还不是很饱的。

我们的厨房的门搞好以后就一直是关不紧的,经常有鸡和狗从门缝里钻进去到厨房偷吃我们放在厨房里的饭和菜,为此,我们自己曾亲自动手修过好几次门,都不管用,可那吃甜了嘴的鸡呀狗的总是想方设法地还能够将门抓开钻进去偷吃,让我们真有点是防不胜防。有一次,我们赶场回来,下午又没有出工,在楼上房里看书时我们又听见楼下厨房内锅碗瓢盆哗啦哗啦的响,就知道肯定又有东西钻进了我们的厨房。我们住房的楼板上有一块活动的要板,移动这块活动木板下面有一个小洞,从小洞内就可以看见杂屋内的一切,和通过杂屋的小门看见的厨房部分。听见楼下响声我移开楼板,看见队长家那只长满了胡须的老母鸡,正在我们楼下杂屋内造反,听开始的那哗啦哗啦的响声,那也能够想到,我们厨房内的饭锅菜锅都已经被它打翻了,气愤之下我也没有多想,当即用汽枪瞄准那鸡头就打,一枪就将它击毙了。

这只鸡可是队长家的宝贝呀,听队长夫人说,他们家喂这只鸡已经喂了十三年了,一直都舍不得杀,又舍不得卖,就是因为这只鸡它会下蛋,而且下的蛋又大又多,一年能为她们家赚得不少的油盐钱。我们看那只鸡也确实是有蛮老了,连那鸡的下巴下也长出了一寸来长的胡须。可这下好了,我这头脑一发热,一枪就要了它的命,这事要是让队长家的知道了,他们家人会怎么对待我们呢?这还真不好说。可这鸡死了就是死了,也不能再复生呀,怎么办?

悌说埋了,五六斤重的老鸡婆吃了可谓是大补,我想埋了岂不太可惜。于是我就问他们敢吃不,他们说敢吃,可不知怎么吃。我说容易,离队长他们收工到家还有一个多小时的时间,赶快动手搞了吃还来得赢。他俩听我这么一说,马上来劲,立刻回答说要得,于是我们三人立马动手,劈柴的劈柴,下楼烧水的烧水,我就在杂屋内用锄头扒开地上杂物,再在地下挖了一个近二尺深的坑,然后动手干扯鸡毛。等他们水烧开后就直接将鸡放入开水祸烫一了下,又再拿出来退毛,退了毛后将水和毛倒入刚挖好的深坑,我又提着鸡放在火上烧了一下,烧去粗毛跟着就开膛剖肚,切碎,等我切完,他们己将锅洗净,又放在火上并己得油烧热,我掌瓢将鸡下锅爆炒,跟着又闷了一会。这会儿那火也不知怎的,这时候很是听话,真的是一直燃得很好。大约闷了十分钟试味,好像是吃得烂了,于是马上起锅退火,一人一碗就蹲在杂屋的土坑边吃,吃完后马上将锅碗洗全干净,并将水和吃下的骨头等一并全倒进土坑埋了,上面又用杂物还原,做得无一点痕迹。从下楼动手到搞完这一切上楼看钟还不到五十分钟,一只十几年的老母鸡就这么被我们消失得无影无踪了,真是神速。

这后不久,前屋同智家的大黑狗也是在这杂屋内被我用汽枪击中,一阵狂奔后跑到了小溪坝上死了。这狗可能是凭借着它的嗅觉能力发现了老母鸡的密秘,用爪和嘴拼命地在那土坑的上面扒呀哄的,不打死它,我们的秘密就会被发觉,为了这秘密不被发觉,它这也真是找死。

吃了队长家的老母鸡,当晚队长他们并没有察觉,一直到第二天早上放鸡鸭时队长夫人才发觉老母鸡不见了,在屋前屋后找了一阵后不见,才拿了一把刀和一块案板坐在了屋前的巷子口,一口一声“砍脑壳垛胫根的偷了她家的鸡吃,会烂嘴巴,会短命,绝代呀!”的高声骂,还骂一声砍一刀的,真是好一副悲恨的场面。

队长夫人在巷口骂时我们还睡在床上,听见骂声我们知道是为啥,三个人在床上还笑了一会,后来致起床下楼,站在队长夫人边学着队长夫人的腔调帮着她叫骂起来,怕被楼下人听见,使得我和悌只得在床上蒙头大笑。 同智家的狗是死在溪边,他家人将狗从那拖回家后开膛剖肚,只发现死狗的心脏上一点污血,他们弄不清死因,也就没有追究,只得自家人煮了吃,吃时还送了一碗给我们。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