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人

冷眼向阳看世界,风物长宜放眼量...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个个性好强的人,喜欢我行我素,走自己的路,做自己的性情之人。。。。我好朋友,但又不会惧怕孤独,因为朋友能够我带来快乐,而孤独可以让我更好的思考........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那个知青岁月[11]  

2009-09-01 10:49:11|  分类: 我的那个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知青岁月.[11]

记得那第一次扛木头时我们这组抓阄抓到的路段不是最坏的,但也不是最好的路段,仍在山坡上,只是坡度不是很大而己,是最后几段中的一段。扛木头的工具很简单,一副披肩一根专用木棒。披肩披在肩上保护肩膀,木棒辅助工具,背树时当作杠杆,能使二个肩膀同时负重,减少一个肩膀的压力。休息时可以用来支撑树干,让你不用将树放到地上去就可以站着休息,而休息完后也不用从新起肩,肩一顶,捧一松,又可以扛着木头走。

我们路段有一个U型弯道,树太长了在U型弯道就得慢慢地转,有时还得不时地移动肩膀,使二人就着U型弯道中的最小间距才能转过去。太短了又得就着U型弯道的最长间距才能转过去。刚背头几根树时真的是太难了,在U型弯道上不是前面的木头前顶到了山坡上,也就是后面的木头尾挂在了后坡上,想着办法好久还转不过去。这时,他们农民是不会有人过来帮我们的,一切都只能靠自己。前段的背到指定的地点时他就用木棒撑着等你去接,而后段的人你不背到指定位置时他是不会多走一段过来接我们的,我们的路段就是我们的路段,别人决不会让我们少扛一寸,也不会占你一分。

背了二天树后我就不想去了,因为扛树确实好累。后来我就同妇女们去茶山上干了几天,等树全从山上背下山后要从小溪中顺流水放到我们队上来时我才又去了那里。

在溪边,他们将长树按尺寸锯成一段一段的,然后放入溪水中,让木头顺着溪水流动,一直漂到我们村前。小溪放木应该是他们当地人长期利用的方法,尽管溪水不深,水流不大,也有弯道,可有时借助一点人力,依然能够将所有的木头放下来。

跟妇女们一道做事也不是好事情,而且她们也不欢迎我一个大男人跟着她们一道,说什么有些不方便。不就是拉撒不方便吧,山上到处有树,随蹲在那颗树丛下都看不见,我总不至于跟在你后面吧。我认为不是好事就是没有味,我不喜欢跟堂客们聊天扯谈,所以讲话的都没有一个。

到茶山锄草,她们爱带着鸡鸭鹅一道去,二个竹笼装着,一担将家中所有的鸡鸭鹅挑到茶山,因锄草时有蚯蚓和虫子,可以让它们在那里饱餐一顿。

开始时我是带本书去休息时看,后来有了汽枪,我就把汽枪带了去,休息时打鸟,这样,我也是一举两得,既出了工,又打了晚饭菜。

这把汽枪就是致从他哥哥那里拿过来的,有了这支枪给我就多了好多的事,首先是汽枪子弹公社没有买的,要到县城才有买,所以每次到县城都得多买几盒。再就是早上起床后到后面山坡上去打鸟,总想碰到几只什么猫头鹰之类的大鸟,能够做上一餐下饭菜。

再就是赶场时要转个远路,从世界坪那边转起去,原因是那边过往人少,而那些田地里有的有放养的鸭子在那里,碰得机会好,就可以打上一只二只的,回来就可以打一回牙祭。还有就是要练习眼法,总要是碰哒机会就能够有收获才好,不要因为自己的原因打不中而让机会跑尜。

为了练习打枪的眼法,还不浪费子弹,我是扎了一个稻草包吊在我们住的楼上,每天没事时就对着草包练习,功夫不负有心人,没过多久,我就几乎练到了十米距离弹无虚发。而且出枪还快,举枪就可以击发。

这一年,按县革委、公社、大队的要求,我们生产队需要种植半亩田的双季稻,秧田和种植田都定在村边的田垅里,也就是我们菜地的前面,这还是公社,大队来人看了的。

当时他们当地农民都没有种过双季稻,把种双季稻都看成是很难很难的一件事情,都不想种,可不种又不行,因为这是上级布置的一项任务,又叫政治任务,你不种,上级领导可以跟你上纲上线,说你破坏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为了要求每个生产队都要按计划种上双季稻,公社、大队的有线广播里一连宣讲播放了好多天的各级指示,公社,大队,生产队为此还专门开了会,保证半亩田的双季稻栽种任务完成,说什么插完早稻庆五一,迎接上级领导的检查。

从古至今都是种一季稻的当地农民,面对那半亩田的双季稻任务还真的是如临大敌,从选种,浸种,播种,育秧、插秧都是派人到公社去学了回来的。连秧田和种植田的确定也都是经过上面的技术员圈定的。其实这些,我们在学校学农和支农中都做过,不说做得好吧,干过几回半的起码比他们当地农民还是要会一些,但在贫下中农面前我们又不能说会,因为在他们眼里,我们是连什么是小麦、韭菜也分就不清的一群城市人。

栽种早稻之时,我们看到那当地农民在扯秧、插秧时真的都还不如我们。他们扯秧时一人一张板凳子坐在田里,半天才扯得起一把秧。这那象是做事的样子,这样子要是在我们长沙附近的地方被农民看了,不骂你就算最好的了,但肯定的是会叫你回去吃,不要做了。我们也看不惯,但也只能是看不惯,我们总不能说他们贫下中农吧。

在插秧也不如我们溜刷,面对着划了格子的田,他们还不知怎么插起。

插这样的秧,后来他们也承认插我们不赢。他们说,他们种的一季稻,秧有一尺多高,一个早上扯二捆秧,一捆就有箩筐那么大,用草绳捆着挑到田头去,一个人一天就插那么二捆秧散工。

他们当地人过去插秧那用划格子,一人插一行,一人接一人的一边走一边插,一尺多远的地方插一篼,说他们叫插跑秧,那像这样,秧还才有四、五寸长,扯又不好扯,捆又不好捆,插还不好插。

这双季稻的任务好得只有半亩,可半亩田的任务全村二十多个劳力和半劳力仅扯秧插秧就忙乎了一整天,忙完之后还个个喊真累了。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