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人

冷眼向阳看世界,风物长宜放眼量...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个个性好强的人,喜欢我行我素,走自己的路,做自己的性情之人。。。。我好朋友,但又不会惧怕孤独,因为朋友能够我带来快乐,而孤独可以让我更好的思考........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那个知青岁月.[15]  

2009-10-13 11:48:11|  分类: 我的那个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知青岁月.[15]

天黑之前,我们走到了世界坪,小路的出口在我们生产队那山冲南边的另一个山冲。走到世界坪,剩下的路也就熟习走了。    回到队上,队上出工的人还没有进屋,我们做饭时,队长他们才回。队长见我们从县城回了,走进我们厨房,就问我们为什么多搞了一天。我们跟他撤了一个谎,说是在县城知青办的干部找我们有事耽误了。队长跟我们说,队上已经开始插田(中稻)了,早上要出早工扯秧,都要出早工,要我们听见喊就要起床,到秧田去。

这晚我们早早地就上床睡了,第二天一早起床,三个人就围在厨房里将早、中饭一道做好后一阵,才听到队长在叫”出早工”的声音。    

我们来到秧田,看那秧田里的秧那还是秧,都有一尺多高了,这在我们长沙附近的田里,真是插下去个多月的禾还没有这高,怎么还会叫作秧。

我们照着他们的样双手扯起秧来,一只手根本扯不动,硬是要两只手同时用力才扯得起。扯上几十把才扎成一捆,不是用草去捆,而是用草绳捆。一个早上,一人才能扯得三、四捆秧,而四捆秧我都挑不起,可能有百来斤吧。

妇女们只挑二捆,那我也只挑二捆,因为我同她们一样也是半劳力。村口上的二十来亩田还好,再远也只里把路。可世界坪就不同了,起码都有五、六里,挑着两捆秧,中途还要歇气。

插秧时,几个老农插周围,其余的人就插中间。一人一行起跑插,一行挨一行,一个追一个,前面人插到头后打转,与后面人对接时又调头,再往回跑。前面人插得慢了,后面人就拍打着前面人的小腿,说是“拍蚂蝗”,其实是摧他要插快点。

干这活在他们面前我们倒是不显差,比早稻秧好插多了。一不用顾行,二不用顾排,只管信手插去,那秧插下去后不浮到水面上来就行。  

田里有几寸深的水,跑起来泥水四溅,溅得满身都是脏兮兮的。田里蚂蝗又多又大,大的有小树叶那样大,呈墨绿色,它爬在腿上吸血,不用劲还扯它不下来。然而扯下,那蚂蝗吸血的地方马上就有一小筷子头大小的血流出来。

我倒不怕蚂蝗,我把蚂蝗从腿上扯下后,放进一个随身携带的小瓶子里,等上了田埂时,再将瓶子内的蚂蝗倒出来,堆在一起,用火去烧。听农民说,那蚂蝗是烧不死的,可我不相信,每天还是照烧不误,也没有看见烧死的蚂蝗放下水后又再活。

插了将近一个多星期的田,中稻才插完,插完田人也累极了,真要好好休息一天,于是我们又向队长请了一天假,在队上扎实休息了一天。

休息这天,吃过早饭我就一个人背着枪到屋后山上打鸟去了。这时日,打鸟成了我的业余爱好,连进山出工时也带着枪,有一点时间就打鸟。打得几只麻雀,或其它小鸟,也就可以炒得一碗菜,吃饭时也就不至于吃光饭。运气好呢,还可以打到猫头鹰,一只猎头鹰顶得几只麻雀。

那山上除了麻雀、猫头赝外,还有白头鸟、土八哥、灰喜鹊、斑鸠、竹鸡、鸟鸦和喜鹊,他们讲鸟鸦和喜鹊是打不得的,打了会背时,我也没管那么多,只要能够吃,就打了吃再说。就像他们当地人说的:“天上只有打不到,地上只有卵不咬。”(卵不咬;生殖器不吃。)

这天,我到后面山上去打鸟,无意中我发现了一个秘密,那就是后面山冲里有丘田里喂有好多的鱼,全都是鲤、鲫鱼。大的七、八两一条,小的可能不足一两。这捉鱼不比打鸟容易一些,尽管我还从来没有捉过鱼,可我是这样想的,于是我警觉的朝冲口和四周望了几眼,看见村口和周围都没有人后,我才没有打鸟了,放下枪,脱了鞋袜,挽起裤腿就了下田去捉鱼。

田里的水不足半尺深,站在田坎上就能够看得清清楚楚的鱼,下到田里水一响动,那鱼就马上乱窜,田水立刻就给搅混了。俗话说:“混水摸鱼”,可“混水摸鱼”那是对于那些会抓鱼的人来说的,而对我这不会抓鱼的人,就全然不是那么回事了。在混水中摸了很久,摸到了鱼也抓它不住,好几次抓到了,可还没抓出水面却又让它给跑了。没办法,后来只得将到手的鱼深深的摁在了泥巴里,再双手紧紧地卡住了那鱼的鳃帮子后捉出水面来。才捉了一条鱼,我的左手虎口都被那鱼的鳃帮给划破了,流了许多的血。一条鱼还不大,三个人总吃起来不过瘾,加上自己也不甘心于是将那条鱼拿到田坎上放好后又继续下田去捉,可又捉了好一阵才再捉了一条比先更小的鱼。

听人说,看事容易做事难,过去我还不相信,通过这次捉鱼之后我才有了体会。

我将抓到鱼放在背包里背回家后,还只能是偷偷的煮熟了吃,不能让队长他们知道,因为他们知道了就会想到我们那鱼肯定是偷了生产队集体喂养的鱼,社员们知道了后也肯定会有意见,会要说我们闲话的。 那天正好是我们请假休息,队上的农民们大多都出工去了,我们在厨房里就跟上次偷鸡吃一样的,行动迅速,解决之后战场完全清理干净,不留下一点痕迹。

我们龙孔大队整个大队也没有一口池塘,要想吃鱼也就很难。他们过年吃的鱼也就是靠生产队集体养在稻田里的那一点鱼,一户分上一点,也叫是分了鱼。 水田的水不深,还要种稻,一年要换几次田,所以鱼儿也长不大。我记得刚下乡时,队上的鱼是养在小溪边的一丘水田里的。后来插秧时,鱼被转走了,也不知转到那一丘田里去了,直到这会儿上山打鸟时才知道,原来就在后面的山冲田里。那时真是只恨自己没有抓鱼的本事,不然经常可以跑到这里来偷几条鱼回去改善伙食,那不比打鸟,打鸡打鸭子强。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