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人

冷眼向阳看世界,风物长宜放眼量...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个个性好强的人,喜欢我行我素,走自己的路,做自己的性情之人。。。。我好朋友,但又不会惧怕孤独,因为朋友能够我带来快乐,而孤独可以让我更好的思考........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那个知青岁月[26]  

2010-01-10 12:54:49|  分类: 我的那个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知青岁月.[26]

秋收完后就是送公粮,每天挑着担子跑三趟地去公社粮站送公粮,我的腿脚到没事,可那肩膀却是受不了,因为这不像是在工地上挑担子,距离近,跑几步就到了,那么远的路,就是用手提也提不了这么久的时间呀。我不愿意去送,队长不同意,说队上的劳动力都得去,没有办法,我只好去。但在送公粮时,我只同意挑60斤,队长说我为什么只担这么点,致都担100斤,我对队长说,我挑不起那么重。100斤挑不起,可以挑80斤呀,可队长他听我如此地说也就不好再深究了,因为他心里也明白,我为什么只同意挑60斤,其原因很简单,妇女们都是只挑了60斤,我同妇女是一样的工分,属于半劳力,所以也只会是同她们一样的只挑60斤。

在队上做事还不关是送公粮,凡属是挑担子的事,我总是拿妇女作比较,她们挑多少,我挑少,绝不会多挑的。就像是那年的春天时节去公社挑化肥一样,妇女们都只是担40斤,我也只担40斤。

秋天,我们菜园子里的那棵柿子树上挂满了果实,好大一个的柿子,有大苹果那么大一个,我们过去是从来没有看见过这么大的柿子,比我们想象的要大得多。望着那满树的柿子,我们想象着那些柿子要如何的好吃,也想着那么多的柿子怎么吃得完呢?

如何处理那么多的柿子,我们想了很多,也找农民兄弟打听了一些方法。

他们说柿子还是青的时候,就可以摘一些回来做成削皮柿子。削皮柿子我们不但没有吃过,而且还是第一次听说柿子还可以削皮吃。我们想那吃不完的柿子还可以摘了回来晒干,做成柿饼吃,柿饼还可以带回长沙去,让家乡的亲人和朋友们都能够尝尝我们在这山里自己亲手做成的柿饼。

开始时,我们只是在树上选那己经红了的将熟了的摘下来,埋在米堆里放几天,等熟透了再吃。可有一天,我们发现柿子树上的柿子少了许多,一大半还不止,是谁摘了去呢?我们去问队上的农民朋友,农民朋友告诉我们,他们也不知道,那肯定是被外面的人偷去了。

这青柿子吃又吃不得,偷了那么多去做什么呢?他们告诉我们,这青柿子偷了去不是吃,而是把那青柿子捣碎,然后,再把捣碎了的柿子汁去“浆”打鱼用的渔网。说这种果汁“浆”渔网很好,这地方的打鱼人都是这样“浆”渔网的。

这棵柿子树是生产队分给我们的.不经我们同意,去摘我们的柿子,那就是偷。居然还有人敢偷我们知识青年的东西呀,那只莫让我们晓得了,不然,我们肯定都以牙还牙,去报复他的。

后来,队上人要我们还是将那些容易摘到的柿子全都摘了下来,并告诉我们用田埂上长的一种叫“腊柳树”的草”煮出来的水,冷却后去了浸泡那摘下来的青柿子,浸泡一个星期后,那青柿子就成了削皮柿子,就可以削皮吃了。还说这削皮柿子如同苹果一样,又脆又甜,很好吃。于是我们依他们的办法去做,仅留下了树尖上搞不到的一点点,想等它们在树上自然成熟以后再去摘了吃。

摘下来的柿子在他们的指导下,做了一大桶削皮柿子。这“削皮柿子”浸泡好后,还真的就像他们说的那样,像“脆皮苹果”一样,又香、又甜。

1970年9月15日,是农历的八月十五中秋节,悌在电站工地仍没有回队上来,致跟队长请了假,一早就起床赶到靖县他哥哥那里过节去了,队上也就只留下了我一个人过节。

这天致走了后,我也起了床,也是打算到连山去过节的,但不知什么原因,起床后总是感到打不起精神,懒洋洋的,脚跟都到提不起,好像生病了解一样。想着,想着,觉得到连山去过节也没有多大的意思,加上又没有人邀我去,万一去了找不到人怎么办?与其去扑一趟空再回来,还不如不去。这样一想,也就没有出门了。

队上这时应当还没有人起床,整个村子里还是静悄悄的。我没有下楼做饭,想起一个人吃饭也没意思,干脆,懒去做得,肚子饿,也就吃几个月饼算了。

早二天收到了母亲从邮局寄来的包裹里面有几斤月饼,本想送给队长家,可还没有送,正好今天可以偷懒不做饭,就可以吃月饼。

我从抽屉里把月饼拿出来,这已是我下农村半年来,第三次收到母亲寄来的包裹了。第一次是我生日寄来的粉蒸肉,第二次六月份寄来夏天要穿的衣物,这是第三次,除了几斤月饼外,还有一点糖果。母亲对我的关心我应当是很知足了。就我们三个人来说,他们二个不如我。下农村这么久了,家里还没有寄过包裹来,就是钱也不如我多。他们二人家都有几个下放的了,而父母亲也下放到了五.七干校,那顾得过来。那像我,母亲就只顾了我一个,比他们肯定要好。

母亲基本上每个月都给我寄了钱和粮票。另外,悌从长沙休假回来时,母亲还托他带来了一大包食品。这在我们那一批下放的知青中,怕也没有几个能够跟比我要好的了。 母亲对我这么关心,是希望我在农村能够安心劳动,虚心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争取早日招工回城。那个又不想早日招工回城呢?希望是希望,可要把希望变成现实却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可以说,那时的知青没有几个是对前途满怀信心的。有的只是寄希望于父母亲的关系和后门。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