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人

冷眼向阳看世界,风物长宜放眼量...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个个性好强的人,喜欢我行我素,走自己的路,做自己的性情之人。。。。我好朋友,但又不会惧怕孤独,因为朋友能够我带来快乐,而孤独可以让我更好的思考........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那个知青岁月[27]  

2010-01-11 10:19:00|  分类: 我的那个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知青岁月.[27]

第一次在农村过中秋节,又是独自一个人,难免不有些孤独感。“身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这是唐代诗人王维的诗。中秋月圆,本是一个万家团圆的日子,而我却一个人在这远离故乡的老山冲里,有家不能回,有朋不能聚,这心情又怎么会好。思亲情绪,思家情绪,可能就是打不起精神的主要原因。这还是我自下农村后第一次不想出去玩,独自一个人坐在房里,不知干什么好。

桌上放着的有宏和明给我寄来的二包烟,这二包烟都是夹在信封中寄来的。这时的宏已经成为领导一切的工人阶级了,他寄来的是一包大前门。而明同我一样是下乡知青,条件差些,所以寄来的烟不如宏的大前门。他是用他那乡里特有的烤烟自制的卷烟,烟盒上写着的是二个大字:“友谊”。

明已来过几封信,他下放在郴州地区的南山县,同他父母在一起。因为是五·七干校,比我们插队落户要好一些。而宏这是第一次来信,他原本应该是读高中的,可半年中几番展转,结果他父亲通过关系把他弄进了工厂,是军工厂,当上了一名响铛铛的工人阶级。工厂在新化县,也是一个偏远山区,也不见得很好,只是名声比我们下放农村好听些而已。

从他寄给我的照片上看,头戴军帽,身穿崭新的工作服,脚套一双长简雨靴,那还是有蛮神气的。

我拿起明寄来的那包友谊牌香烟,小心翼翼地撕开封口,从里面抽出一支烟来刁在嘴唇上点燃,轻轻地吸了一口,啊!好香呀,吸进嘴里后还感到嘴唇带着一点甜甜的味道。这就是郴州那边自制烤烟丝的特殊味道,那烟丝是用白糖和白酒拌在一起炒出来的。他在信中说,如果我抽了后觉得好,就写信告诉他,他就跟我寄上几斤这样的烟丝来。这道是好事,这比我买的一般的烟要好抽多了。

我一边吸着烟,一边在抽屉里翻弄着里面的物品。抽屉里有下乡后我收到的所有信件,还有我保存的一些过去的照片和笔记本。朋友中间没有一个好动笔写信的,跟我一样,几个月还难写上一封。对那几个不在长沙的没有办法,几个月难写一封呢,可写一封就是一封。对留在长沙的那几个来说,那就不同了,写一封可算作几封。要么在信的开头处写上几个人的名字,要么在信的结尾处写上一句“代向XX、XX问好”,再懒时,就在致或悌给他们写信时,我在他们的信纸上附上一句问候的语。

半年了,朋友们的来信也不多,总共加起来还不足十封,除了宏、明的外,还有平、光、彪、劲的。从他们的来信中得知,劲被分配到了益阳一家军工厂,彪、林、新在长沙的湖南绸厂,光喊声还是学校红卫兵团的组织部长,却分配到了岳麓区的一个区办工厂“岳麓机械厂”,真是料想不到的事呀。好得他自己不计较这点,进厂不到半年,就被评为了厂里的“五好工人”。

平比我们低一届,还在学校读书,可听人说,也没多久书读了,年底也就会面临毕业分配。从平的来信中得知,宋已经回她东北老家黑龙江去了,可具体地址不清,要问了他妹妹后才知道,而他妹妹雁当兵去了,在四川的成都,也难得给家里写信,所以他也搞不清楚平的具体地址。后来还是山告诉了我,说平到东北后,给他妹妹写过信,他妹妹告诉了他。我按照山告诉我的地址,给平去了一封信,可信寄出快一个月了还没有收到她的回信,不知道是她没有收到呢,还是不愿意给我回信。在我的心里,还是很想她的,真希望能够收到她的回信。

坐在桌子边捣鼓了一阵后,感觉到肚子有点饿了,就吃了一个月饼。吃完月饼,还是没事做,就从抽屉里拿出纸笔,应该给母亲写一封信了,告诉她东西已收到,并祝她老人家节日愉快。还得告诉她,我在这里一切还好,免得她老人家时时挂念。

写完了给母亲的信,又给宏和明各写了一封信,感谢他们在中秋佳节之季,还记得我,并给我寄来了烟,并祝他们中秋快乐。后还给长沙的朋友们写了一封信。因为,长沙那边最近的一封信是光写的,所以这封信就写给了他。信中写到悌回队后,我们三人的近况,并要他们放心,我们保证以后一定再不会发生争吵打架之事了。最后叫他一定要转告长沙的其它朋友,祝他们节日愉快。

写完这几封信后,我从书堆里翻出一本书来,就势倒在了床上,躺着看起书来。

这是一本前苏联著名作家尼古拉·奥斯特洛夫斯基的书信集。尼古拉·奥斯特洛夫斯基是著名小说《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作者,他的书信大部分是写给年青人的,主要内容是告诉青年人如何面对困难,战胜困难,去实现人生的理想。就像他在小说《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中告诫的一样:“人最宝贵的是生命。这生命属于每个人只有一次。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当他回首往往事的时候,不会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以碌碌无为而羞耻;这样,在临死的时候;他可以说:我的整个生命和全部的精力,都献给了世界上最壮丽的事业——为全人类的解放而斗争。”

看着看着,我也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一觉醒来,一身大汗,而太阳己经偏西,不知道睡了多久,只知道睡着后做了许多的梦,一些稀奇古怪的梦。我坐在床上,没有马上起床,而是点燃了一根烟,一边慢慢地吸着,一边努力的回想着刚刚所做的梦,想将那些支离破碎的梦连贯起来,形成一个完整的梦,可怎么也无法连贯,中间的所有细节一点也想不起来了。只有断断续续的一个一个的片段,和朦朦胧胧的一个大概。

记得梦中的我成了一个要饭的乞丐,四处流浪乞讨。在一个寞生的地方沿街乞讨时,不知怎么看见了我的弟弟。弟弟不认识我,却给了我一碗饭。我双手捧着那碗饭,望着他仍不肯走,弟弟问我为什么还不走,我说你难道不认识我了,我是你哥哥哎,你不能就这样打发我吧。弟弟不理我,回头就走,我拉住他说,不行,我还要,给我这一点饭,实在太少了,我那里能吃饱得呢!拉扯中两人就吵闹起来。吵闹中对方就是不承认他是我弟弟,说他根本就没有什么我这样的哥哥。吵着、吵着,怎么真的就不是弟弟了呢?我拉着他仔细辨认了一会,发现他真的不是我弟弟,而是我父亲。父亲老了,变了样,可我还是认出了他。只是他也不认识我,只对我说,你这要饭的怎么这么不讲理,给了你这一大碗饭,你还嫌弃少了,你看我们家也没有了。说着也就消失得无影无踪。我端着那要来的饭就坐在那门边吃,可吃着吃着,那碗饭怎么也吃不下去,那根本就不是饭,不知是什么东西,在碗里还能爬。再一看,这那里是什么街道呀,那有什么房子呀,分明是荒郊野外,一个草棚底下。正在纳闷时,远处走来一位不认识的老太婆,只见她步履蹒跚,好久才移动了一步,却很快的走到了我面前。那老太婆走到我跟前,叫着我的名字,说我是她的儿子,我母亲那有这么老,而且一点也不像我母亲,怎么平白无故地就说我是她的儿子呢。我对她大叫地叫着,叫着我不是你的儿子,我不是你的儿子,可她却死死的拉着我,一个劲的喊着儿子呀,儿子。硬是要我跟她去,我不肯去,她拖我,我就死死的抱着那草棚的柱子,最后草棚不见了,出现在眼前的怎么又是一个好熟悉的地方,有房子,有马路,有池塘,这么熟悉,可怎么也想不起这是什么地方。我正在细想时,那位老太婆又出现在我的面前,指着我说,你这个连母亲都不认的人,定会遭报应的。我听她这么一说,生气极了,举起那要饭的打狗棍,就要去打她,却怎么也打不着,打了一阵,不知怎的,倒被她顺势一躲闪,让我掉进了一个无底的深渊。我拼命的想抓住什么,使自己不至于继续往下掉,可看见的东西都抓不到,就是抓到了的也都从手中滑脱,抓不住,绝望时再望那位老太婆,怎么年轻了,怎么看上去又象是我的母亲了,当我大叫妈妈救救我之时,可一切都晚了,晚了,只觉得我己摔到了坚硬的石头上,仿佛“轰”的一声,把我吓醒,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