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人

冷眼向阳看世界,风物长宜放眼量...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个个性好强的人,喜欢我行我素,走自己的路,做自己的性情之人。。。。我好朋友,但又不会惧怕孤独,因为朋友能够我带来快乐,而孤独可以让我更好的思考........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那个知青岁月[25]  

2010-01-06 01:30:24|  分类: 我的那个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知青岁月.[25]

兔子不吃窝边草,这个道理我们还是懂得的,强盗还得留三十里寨子吗!要搞也要跑到远点的地方,或是别的大队去搞才好呀。

那时候什么都要割资本主义尾巴,叫兴无灭资吧,什么都是集体的,农户自家仅准许喂几只鸡鸭,头吧过年猪,多的就会当成资本主义尾吧给割了去。

我不记得我们队上的自留地是怎么分配的去了,只记得我们三个人也就是二分地不到。如果一户才二分地,那人口多的菜地是肯定不会够的。我记得队上我们不在队上时有人找过我们,向我们借那块自留地,说你们在外面的时间多了,那菜地也就荒废了,真可惜,还不如借给他们种,这样,等我们回来时那菜地里仍有菜,我们也就可以去扯了吃就是。

可队上有十二户农民,找我们说要借菜地的有好几户,我们借给谁都是得罪人的,还不如一户也不借,让它荒着,看似都得罪了,其实也都没有得罪。

世界坪的山冲田到了秋收时节还没有干水,割禾、拌禾都还得要踩在齐膝盖深的烂泥地里去做干农活,整个与我们那时在城里时去附近的农村支农时不同,秋收时那稻田里的水几乎全晒干了,那还有什么烂泥跨水的。

我从小就没有打过赤脚,打赤脚根本就不能够走路。下乡后不管干什么活,我都是穿着鞋袜去的,到下田时才脱掉鞋袜,农民爹爹都说我的脚太娇贵,比不上致和悌,还要放肆锻炼锻炼才行。

好得秋收的时间不长,半个月时间就搞完了,搞完的第二天,我和致就跑到了公社的集市上,在那仅有的那家饮食店里饱吃了一餐肉,半个月没有吃肉了,真正是“胃亏肉”了呀。

悌从长沙休假回队时,我们还在杨家渡工地上挖土方,他一个人在队上搞了几天,就遇上公社修水电站的工地开工了,每个大队,每个生产队又要抽调劳动力,我们生产队有二个指标,为了化解我们之间的矛盾,队长就把悌安排去了水电站工地,同他一道去的还有信友。

水电站工地离队上有十来里远,他住在那里,很少回队。我们在生产队,见面次数也就很少了,但每次见面时还是打打招呼,表面上还是很热情,只是心里总还是有一个疙瘩在那里,看上去有些虚情假意。

他应当是回长沙后受了一些朋友们的指责,表面上还是承认了自己有错,不然他也不会在回长沙长沙探亲时,跑到我家去看望我母亲,并帮我带来了一大包的东西。

他在长沙时,长沙的朋友来信也讲到了我们吵架一事,应当是悌将这里发生的一切都跟他们说了,不然他们怎么会知道我们吵架的事呢。

朋友们的来信中都是劝我们要和解,以友情为重,所以他回队后,就能够主动跟我们打招呼,求得了三个人之间表面上的合好。

我们表面上都显得无事。就是他从电站休息回队时,我们仍把他作为朋友看待,叫他同桌吃饭,并招待他。可是无论谁都知道,三个人之间的亲密程度大不如从前了。相互间的交往比过去也多了几分客气,而少了几分随意。看来,要消除各自心灵中的阴影,完好如初己是不可能了。

破镜重圆,即使是再好,也是会有破裂的痕迹的。“子是愚民尤可训,妖长为鬼虑必成灾。”这是悌写于我们在乡下的三个人合影后面的字句,看来悌一直是把我当作愚民对待,而视致就为妖魔鬼怪了。

秋收时水电站工地的人大多数都回队搞秋收了,而他没有回,那是他自己要求的,在他的要求下,电站工地就将他留在了电站工地搞留守。

他不回队的原因有不想再发生第二次争吵那样的事情,不在一起,矛盾就自然会少,矛盾少了大家在一起时也才能相安无事。但主要的还是在电站工地一日三餐不用愁,生活有规律,不用想更多的事,在队上还有满的工分拿,换了我们,能够不回也是会不想会回生产队的。

在外面做事总要比在队上好,这在当时应该是绝对的真理。

收完中稻后不久就是收晚稻,还有那种在山上坡面上的粟谷,好得这些都不多,都只要天把时间就能够做完的。只有谷子晒干之后要送公粮,挑着担子,每天几趟的跑公社粮站,那还是有点累的。

粟谷是种在山上的,这还是我到这里后才知道。它的播种方式与其它的粮食不同,也是头一次听说的。

粟米在城里时只是吃过,那里会晓得它是怎样的栽种出来的。记得下乡不久,有次到世界坪的山冲里去出工,任务就是砍山。

“砍山”,就是将一大片山坡上所有的树、草全部砍倒。

要砍的山坡上基本是没有人工种植的树,全都是杂树,除杨梅树外其它树几乎都有。我们开始还认为这砍山是准备要植树造林的,可农民伯伯说,这是为了种植粟谷而要砍的。

砍山过后,有用的,或你要的木材就可以背回去,留下无用的和无人要的等被砍倒的杂树、杂草就堆放在山坡上,等上十天半月后,这些草木几乎干枯了,再来就地一把火,点燃全烧掉。

只是放火烧山时就要带着粟谷种子来,大火烧过之后,就着灰烬的余热还没有散尽,马上就将粟谷的种子撒下,让种子在余热中爆裂,然后在山土中发芽。这样的播种方式,是不是就是书上描写的那种原始人的刀耕火种?还真的说不清。

这一不用浇水,二不用施肥,让它在山坡上自然生长、成熟,这就是当地粟谷的种植过程。 等到秋季粟谷成熟后只去收割就行了。

粟谷收了回来,要吃,也不像稻谷那样晒干后打米机一打就可以煮了吃,没那么容易,它还要用最原始的踏臼人力去踏,才能去除谷壳。他们当地人说:“粟米九层壳,懒人下踏不脱。”以此来形容粟谷壳的坚硬,难脱。

我们队上这年砍了二处山坡种粟谷,第二次上山去播种粟谷时,大火烧到了未砍倒的树林边,差点引发了山林大火,那场面还是有蛮惊险的,当时在场的所有人不用喊就都能够奋力去扑救,拼命灭火,才阻止住了火势的进一步向周边蔓延。扑灭这山火时,那也叫真正的是执生死于度外,没有一个退缩的,一个个都是迎着火苗上,充分体现了山里农民爱山的高贵品质,和贫下中农在危险面前临危不惧的精神,让我深深感动。也是在这时我才看到了贫下中农身上的闪光点,值得我钦佩的地方。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