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人

冷眼向阳看世界,风物长宜放眼量...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个个性好强的人,喜欢我行我素,走自己的路,做自己的性情之人。。。。我好朋友,但又不会惧怕孤独,因为朋友能够我带来快乐,而孤独可以让我更好的思考........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那个知青岁月【56】  

2010-12-11 22:56:20|  分类: 我的那个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那个知青岁月【56】

 

这第三年我又在铁路上搞了近半年,这年的年终决算肯定还是会要比第一年的收成好,饿,应该还是会饿不死的了,所以我在生产队里做队上的事也就更加没有了积极性,除非是安排我出去做事,除非是农忙季节,不然,我在生产队还真的不太想出工做事了。

我的这种想法队长可能也看出了一点,在队上出工时,队长他也不放肆的叫我去出工了,只是出工时,或是先天晚上在他家吃饭时问一问我,说是到什么去地方,做什么事,你去不去?如果去就会要带什么工具去。如果我告诉他说不去,他也就不会多讲什么了。

这一年,我们生产队的双季稻任务是三亩多田,比我们刚下放的第一年多了几倍,不过都在屋场前面,没有进山冲去,但他们当地农民经过了二年的双季稻插种仍然是有些不习惯,感觉到那要他们种双季稻的压力是好大的。

在生产队里三天打渔二天晒网样的出要混日子个把月就到了农忙的时节双抢的时候了,双抢时他们二人都想办法留在了外出做事的地方没有回生产队,我一个人就仍在队长家里同队长家人一道吃饭,所以也就再累我还是过得下去的。

双抢后,大队上盖大礼堂,生产队的派工队长安排了我去,这一去,我就在大队上干了好几个月、中间只秋收时节又回到队上做了几天的工。

大队的礼堂就盖在大队部的后面,占地面积可能有三四百个平方吧,十来米高,除了屋顶上的瓦片处,其余全部都是木结构。每天在那里做事的不到三十个人,每天早上去,晚上回家,只是一日三餐都在大队上吃,要出早工,比在生产队做事累是累点,但不用为柴米油盐发愁,不用担心吃没有菜的饭,有现成的吃,这还是很合我的意。

 

木结构的房子不用砌匠砌墙,主要的技术活全在木匠师傅一个人的身上,我这不懂木工技术的,就只能是做个简单的事,出劳动力的事。

到湘西山区去看过木板房的人都知道,盖一幢楼只有屋顶上盖的是瓦,屋脚下的“基脚”是石块,其余的都是用木材,整个房子连铁钉子都不用钉上一颗。盖这种房的木匠师傅他们当地人称做“大木”师傅,而做家俱的木匠师傅叫“小木”师傅,他们虽说都是木匠,可在技术上还是有很大的不同。大木讲究的是坚固、扎实,小木要求的是美观、精致。房子的起码要求是能够经风雨而不倒,家俱的起码要求是实用美观。过去,虽然都说是一个师傅一道符,不是同门的,符就不相通,小木是这么回事,大木却不以为然。因为小木是一个人,二个人做,只要自已看得懂,认得清就要得,而大木却需要多人做,也就会要多人认识和看得懂才行,如果没有共事人都能够看懂认识的符号,那就很难得在一起共事了,即使是共事,一幢房子那么多的符号,每个符号都要找你认了才去做,那事情也不就好麻烦的了呀。。。。。

我过去是没有看到过盖这样的木房子的,所以也就不会晓得这盖木房子的机巧。总认为这盖木房子比用砖头砌要简单得多,容易得多,到这亲眼目睹之后才晓得不是那么回事。就说这大木师傅也真正是不简单的师傅,一幢房子,有那么多的木柱、木方、木撑、木榫,屋架、屋檐,根根不一样,又不可以互相通用,全靠木匠师傅画的符来确定位置,确定方向,没有固定的符号,和特别好的记忆是不可能记得住、分得清的。一根小小的木方,轻的几斤,重的上十斤,或是上百斤,拿错了就装不上,有的就是装上去了也会是到不得位,或是密合不好,在屋架上又不像是在地上,拿错了,或者是方向不对,倒顺不合,换一下就可以了。可这是要吊上吊下,费神的很呀。所以,我认为盖一幢木屋子比砌一幢砖房更是要劳神费力得多,而且更加的不好盖。

盖这样的木头房子,我认为比砌砖房在施工上也要危险一些,因为它不像砌砖房那样在砌墙时还扎上了脚手架,人可以在脚手架上走动,而这就没有脚手架,人就只可以在房子本身上的还同有完全搞好的屋架上爬上爬下,这木架屋就如同过独木桥一样,在上面行走、做事时真还是提心吊胆的。

没有任何安全措施,全靠施工者自己小心注意,和大家相互提醒。特别是装屋架时,十来米高,下面全是空的,站在那还有点摇摇晃晃的屋架上,两条腿都有点打颤。

我是一点也看不懂那些木匠师傅画的符号的,只有跟着他们当下手,做苦力活,吊上吊下的、打大锤装榫。好得我在修铁路时打过大锤,双臂还算是有力,不然这事我就无法胜任。装榫时榫松一点的容易装,单手轮起大锤就能够打进去。但遇到榫紧的也就难了,就是双手轮起大锤也得用劲锤打才能够将榫锤打到位。每遇到这样紧的榫,我就得先用绳子将自已的腰身系在屋架上,以防失手时人掉了下去。

垫礼堂立柱的大石头全是从三十多里路远的“牛皮冲”用肩膀抬了回来的,每天抬一趟,光走路就是近六十来里。四个人抬一块大石头,我要不是在铁路上搞了那一段时间,我还真的是抬不起这些大石头。我记得我们一起去抬了四天,才将所要的石头抬了回来,这四天,也就是整个盖房子时间最累的四天,过硬的四天,好多人的脚都打起了血泡。

秋收时节,生产队安排我和队上几个人到世界坪的山冲里去守了几晚的稻谷。看守稻谷,不是防止有人去偷,而是防止野猪偷吃那眼看就要到手的粮食。那时候,生产队每到的稻谷成熟时,都要安排几个人到山冲里去守夜。

守夜人是天黑后进冲,天亮时再回来,要在山冲里守上一晚,只是守夜时还是可以打打瞌睡。野猪下田后,在稻田里总会弄得稻田哗哗响,而这稻田里哗哗响的声音也肯定能够吵醒你。

他们在山冲稻田山坡的大树上搭上一个草棚,这个草棚可以容得下二个人的样子。一条山冲有三、四个这样的草棚,守夜人就是窝在大树上这样的草棚子内守夜的。棚子离地面大约有三、四米高,要爬着才能够上去。二个人坐在里面还不是很挤。但要躺下,那腿还是无法伸得直的。

守夜时,他们当地人还带着猎枪,只是这种猎枪全是自制的,“鸡啄米”式的散弹猎枪,对野猪的杀伤力不是很大,所以,他们就是带着这样的猎枪去了,也只是看到野猪后朝天放几枪,把野猪吓起跑,根本就不敢朝野猪开枪的。听他们当地农民说:“打虎一身胆,打猪一副板。”意思就是说:打老虎可以凭借着胆子大去打,而打野猪是光有胆子还不行,还得准备一副板子【棺材】才行,因为要有被野猪咬死的打算。

野猪和其它的野兽不同,别的野兽负伤后都是逃跑,而野猪负伤后它不但不会逃跑,反而会是朝着向它开枪的地方冲了过来,找朝它开枪的人拼命。那三百斤的野猪一张寡嘴,这张寡嘴可是力大无穷呀,尺把粗大的树干很快就能够啃得断,碗口大的竹子可以张嘴咬得断。如果是人被它那长长的嘴巴拱上一下,那不知会要摔出好远呢。

当地人打野猪,那是要有十来杆这样的枪,并先选好地点,在野猪经常出没的路线上找好有利地形,再埋伏着等野猪出现。单个的持枪人是不敢轻易向野猪开枪打的,因为野猪的攻击力和速度也是可能达到惊人的地步。

我这是第一次上山守夜,也就不到一个星期,听到过一次那田地里有哗啦啦的响声,但我是没有亲眼看到野猪的,这还是别的棚子上人喊开了,我才听见那田地里有哗啦啦的响声,他们叫了,我也叫,跟着叫,记得也放了枪,叫过一阵后清静了,他们说是野猪吓跑了,那一晚也就没事了。听说,被吓跑后的野猪当晚是不会再来了,如果要再有,那就是另外的一只野猪了。

在山上守夜的几晚,同在一个棚子里的信XX说了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信XX他早年当过兵,当时还是大队的机干民兵,四十刚出头,他告诉我说,他们这山里,除了有野猪外,还有野羊、豪猪、豹子、老虎,只是豹子和老虎都不多,一般的时候是很难得遇到。说早几年,在世界坪的山冲里,就有一头大水牛将一只大老虎顶死在田垄上,等有人发现时,那老虎和牛都死了。说老虎是被大水牛头上的二只角活活地顶死的,而那水牛却是顶着老虎,耗尽了身上最后的力气而累死的。

他还告诉我说,说他做细伢子时听别人说过,有一个人去走亲戚,在山冲里遇到了一只老虎,那人情急之下,只得挥舞着手中的雨伞,而那老虎见了这舞动的雨伞就被吓住了,没有向那人扑了过来,只是蹲在不远处望着他,而望了好一会儿后也就走了。说那只老虎为什么没有扑过来呢?是因为被那人手中的雨伞吓住了。原来那人挥舞雨伞时,那雨伞一开一合的,老虎不知那雨伞为何物,为什么会是那样一下子大,一下子小的,以为遇到了对手,从而放弃了对人的攻击。

还说有一户人家,半夜里听到自家屋后的猪圈里猪叽叽地大叫,就爬起床去那屋后猪圈去看,看那猪圈里的猪是怎么回事,怎么会这半夜三更的大叫。这一看连主人都吓了一跳,原来是一只豹子钻进了猪圈,在猪圈里与猪在撕咬着,咬着那猪呱呱的大叫。主人家看到马上跑回屋,将屋里人全叫了起来,拿的拿矛钎,拿的拿木棒,一大群人围着那猪圈,把那只豹子就打死在那猪圈里。

他还告诉我说,说他们这里每到冬天里下雪时,都会有一群人上山去赶羊,说那是几乎能够跑得动的人都会跟着去,赶羊的人还带着猎狗。说赶羊就是预先在一个布上网,然后再将那被发现的野羊赶到预先挂好的猎网中。说赶羊是最热闹的时候,人多,喊声也大,有时还要追赶过几座山才会有收获。

你想,要追得那野羊盲目的钻进人们早就为它布下的猎网中,成为人们的猎物,也应该不会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还有一个能够让这赶羊时热闹的原因,那就是只要在那羊还没有放倒捆住抬上杆,你看到了就有分一份的权利,他们称这叫见者有份。分配时那羊肉是切成了一块块的,挂在了竹竿上,然后有份的人都去抓阄,抓阄后再以各人抓到的阄号,按顺序从那竹竿上取下属于自已的那一份。绝不会有人提出以某种原由来要求多分,或是要求怎样分,不论大小,各人都会依据各自所抓到的阄号依次去提取,不存在多分少分绝对的公平,绝对的平均。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