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人

冷眼向阳看世界,风物长宜放眼量...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个个性好强的人,喜欢我行我素,走自己的路,做自己的性情之人。。。。我好朋友,但又不会惧怕孤独,因为朋友能够我带来快乐,而孤独可以让我更好的思考........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那个知青岁月[35]  

2010-02-23 10:00:14|  分类: 我的那个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知青岁月[35]

 

此事过后不久的一天,队长告诉我说,大队要他通知我,说省城里来了几位干部,要到队上来找我了解一些情况,并嘱咐我在队上等他们,不要出去了。

省城里来的人,也就是长沙市来的人,是什么人?找我有什么事呢?这可是令我纳闷了好一阵,直到那几个人到队上来了见了面,我才知道是什么人,找我是什么回事。原来是父母亲单位来的人,他们是专程来会同找我了解原XX大学副校长唐X1967年在大学治安指挥部关押时跳楼自杀的情况。

他们认为我那时在学校治安指挥部里领着十来个小伙伴在那里做事,应当知道一些情况。其实,唐X跳楼自杀的时候我们还没有到治安指挥部去做事,我们是在他死后不久才去的,所以对于他的死我是不可能知道一点情况。而我所知道的学校治安指挥部的情况,他们并不想了解,于是,公事只聊了一会也就完事。

他们这次来了二个人,其中一个是我很熟悉的学校派出所的A叔叔。我认识A叔叔己经有好多年了,那还是读小学四年级时的事情。那一年他刚从部队转业到学校派出所来,一个人,家属又不在身边。同他一道从部队到学校派出所来的还有一个姓B的,比A叔叔年级小一点,还没有结婚。他们俩都是河南人,在学校也没有什么熟人,同住在派出所里,下了班也没有什么去处,晚上也怪无聊的。    

那个时代的电讯还非常的落后,整个大学还只有一百多部电话,而且都是内部电话。而内部电话通电话都不能直拨的,都必须经过大学的电话总机转,就更莫说是打外线电话了。当时大学的外线电话号码只有二个,所有打进,打出的电话都要经这二个号码转,而这二个电话号码就是大学的总机号码,都被大学的电话总机控制了,电话线路忙不赢时,你一般人打电话就非得等。要是熟人,外线空了总机就会为你接过来。要是不熟的话,那就又要你打过去问。所以,那时在学校内经常要打电话人都想与守总机的的值班员熟,原因就是想在打电话时总机的接线员能够在接线时提供一些方便,不要久等。而我母亲那几年就在大学的电话总机上班,守总机。派出所里有电话,我想A叔叔、B叔叔那时就是因为要打电话方便,才同电话间的人关系好的。

大学派出所就在我们教室旁边不远,一个大院子内。因为母亲的原因,也就认识了他们俩,课间休息时都可以跑到他们所里去玩,我就经常的上他们所里去玩。玩什么呢?玩他们派出所里配备的59式的手枪。细伢子都喜欢枪,何况是真正的手枪呢。每次去,只要是无外人,他们都会把枪拿出来让我玩,并告诉我如何打枪、擦枪和装卸枪的零部件。B叔叔结婚后搬出了派出所,交往也就慢慢地少了。而A叔叔一直一个人住在派出所里,所以关系就一直保持到了我下农村之后。

读中学前一年,社会上流行穿军装,戴军帽,我还找A叔叔要了二套他当兵时的军装,那可是最好的人字呢干部服,四个口袋还有肩章扣眼的。进中学后又问他要了一双军用烤底皮鞋,穿到学校里,在教学楼里走,叮咯、叮咯的可响遍一层楼。

这次他来会同找我了解情况,我估计他应当是自己争取来的,是要来看看我,并了解一下我在农村的一些情况。

队长见他们跟我很熟,所以在他们走时就要我去送送他们,于是我就同他们一道走到了公社。A叔叔这次来给了我近百斤粮票,还给了20元钱,并告诉我,如果有什么大的困难,可以写信给他,他一定会想方法帮助我的。

九月份就听说湖南要修二条三线铁路,一条是从湖北的枝城到广西的柳州,叫枝柳线。一条是从湖南湘潭到贵州的叫湘黔线。二条铁路都要经过我们黔阳地区的怀化,所以我们黔阳地区各县都要抽调大批劳动力前去修这三线铁路,只是具体去的时间还不清楚,要调多少劳动力也不清楚。直到十一月底才听到了确信,我们生产队要安排四个人去修铁路,二个地点,其中三人是去新晃县修湘黔线,一人去麻阳县修枝柳线。

修二条铁路的人都是来年的元月份去,只是修湘黔线的民工暂定时间为半年,修枝柳线的民工时间定一年。

队长问我想不想去,这还有我不想去的呀。对于我们来说,在生产队没有粘亲粘顾的事情,无牵无挂,单身一个,不管被生产队安排到什么地方去做事,都要比在生产队做事要好,因为他首先就解决了我们的吃饭问题,连毛主席都说“吃饭问题是最大的问题”,那一日三餐不用愁的生活比在队上有一餐冇一餐的生活要不知好多少倍,那做完事进门就有现成的吃比收工还要围了灶台锅台转要好得多吧。

而且在生产队上做事,我的工分一天只有7分,比正劳力要低了3分多一天。而出去做事就不同了,按照上面的规定,凡是生产队派工出去的,按正劳力10分工一天计工,而且不管在外是休息还是做事,天天都得记,那一年下来366天就不知要比在生产队多赚多少工分了。在农村,工分就是生存的本钱呀,只有工分赚得越多,你生存的本钱就越多。

另外,在外修铁路听说每月国家还有补助,不但能多吃,连吃都要吃得好些吧。

听说,去修三线铁路的人,每个月的伙食标准是51斤粮食,10元钱的伙食费,而这些自己只要带36斤米去,其余不管,光粮食国家就要补助17斤米一个月,而且每个月还有六元钱零花钱,这不比在生产队要好得那里去了。

去!我不仅是想去,而且是一定要去。到麻阳去修枝柳线,去干就干它一年再说。A叔叔来时,生产队已经决定派我去麻阳了。我把这事告诉了A叔叔,A叔叔听后要我到那里后就要好好干,并与领导们搞好关系,争取就留在铁路上招工不回生产队了。

按照队长的安排,这次我们三人都被安排出去了。悌现在在公社水电站工地,队上安排致去接替他,让悌去新晃县修湘黔铁路。去新晃县的有三人,其它二人就是队上年轻的农民。队长说,这次去修三线,到麻阳县去的民工要求都高,一是要年轻力壮的,二是要未婚青年,三要家庭出身好。原因就是因为去麻阳修铁路的是挖隧洞,挖隧洞是一项艰苦的劳动,且随时都有生命危险,身体不好的吃不消。未婚青年无妻儿子女,也就无后顾之忧,万一发生意外,后事好处理。 家庭出生要好,就是当时还是以成分论,这是修的三线铁路,是战备路。

麻阳隧洞是枝柳线第二号洞,有一千二百多米长,属该铁路线的重点工程,在那个以阶级斗争为纲,讲究成分论的年代,凡事都讲究个阶级觉悟,所以要求家庭出身好,以防阶级敌人破坏。我们三人中只有我的家庭出生最好,是工人。他们二人中悌第二,是小职员。致最差是地主。所以黄致不能去修三线,只能留在公社里,而要悌去了。

A叔叔走后不几天,公社武装部的部长找我来了,还带了二个肩上背着枪的武装民兵,武装部长见了我后对我说:“有人反映你有一只手枪,还有许多子弹,所以我们今天来找你,是收缴这支枪和子弹的。”

这是谁反映的呢?在生产队,除了致和悌,再没那个知道我有枪,照理说,他们是应该不会去向上反映的,要反映也早反映了,不会等到今天。不是他们,那还有谁呢?左想有想,那就只可能是A叔叔了。A叔叔知道我有枪,下乡前我还去找他要了一盒小口径子弹,这次来,他还问了枪的事,不然怎么在他走后武装部长就来问我要枪呢。应当是A叔叔反映的,他可能是担心我拿枪出事,影响了自己,也影响了他。当面要我上缴给他呢又碍于情面,只好出此下策,要公社武装部长来收缴。没有办法,只好把那支跟随我三年多的枪拿出来交给了他。

元旦前十几天,山来找我,问我是否回长沙过节,我没有答应他,说元旦后就要去修铁路了,没有时间回去。其实这也是借口,实际上是不想回去。回去干什么呢?搞不了几天又要来,花了钱还要伤感情,还不如不回去。何况来时我就决定了,要么就一辈子不回去,要么就是回去再不用来了,不然跑起没劲。

山听说我和悌都要去修铁路,还感到奇怪,为什么他没有听到他们连山有一个知青前去的呢?这可能也是一个公社一个公社的想法不同,安排也就不同。后来到铁路上才知道,麻阳一千多会同民工中还只有我一个知青。

在新晃几千民工中有多少知青我就不清楚了,总之还是有一些知青到了那里。

这次山来,在我这里睡了一晚,临走时在我们的仓门上信手画了一幅粉笔画:一个一身军装,头戴军帽的年青哥哥,正朝着你扬手。人物边有几个字,“再见了,哥儿们。”这应当是画的他自己,他回长沙过节去了。这幅画画得惟妙惟肖,看到过的人都说画得好,这画就在那门上生了很,没有人舍得抹去,一直到我二年后离开那里时,仍如刚刚画上去的一样清新。三十年后的二千年,我去了一趟那里,可这时我们住的那屋己不存在,但那当地的农民伯伯们对那画的印象却还是记忆深刻。

我是十二月二十五号接到通知的,通知要求我在七一年元月四号前到粮站把手续办好,按每月三十六斤米的指标把粮食送到公社粮站,并于五号上午到公社报到。接到通知后,队长就要我不要去大队林场做事了,要我就在队上做几天事算了,一并准备准备。 从队长那里得知,我们大队这次去麻阳的整个只有三个人,除我之外,八队有一个叫银,六队有一个叫煌。这二个人我都认识,都是大队文艺宣传队的成员,并且关系都还不错。

  评论这张
 
阅读(18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