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人

冷眼向阳看世界,风物长宜放眼量...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个个性好强的人,喜欢我行我素,走自己的路,做自己的性情之人。。。。我好朋友,但又不会惧怕孤独,因为朋友能够我带来快乐,而孤独可以让我更好的思考........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那个知青岁月[33]  

2010-02-06 17:39:12|  分类: 我的那个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知青岁月[33]

我到农村半年多了还没有去过壕鸡坪,只听说是去那里是一条大路。可山已经去过一次,我只要跟着他走就是,不用问路。十几里,不用走得太快,很快就能够到,可山并不想很快就到,因为他并不想很快就到,原因就是怕太早了被农民伯伯发现,而又被他们抓起来,他只想是等光她们村里的人几乎全睡了时到那里,悄悄的溜进去,不被任何人看见的,那我们起码也要到十一点后才能进村,就是早到了也没有用。

去壕鸡坪的路也只是一条简易的砂石路,应当叫乡级公路,路面顶多就是五米宽。山说,光她们生产队就是在这条公路的路旁,走得快,一个小时也就差不多了。

走出集市不远,那公路的左边就有一条小溪,溪边堆了好几堆木头,不想赶时间,也就不急,于是我们就干脆到那木堆上坐下来,安心等天黑以后再走。

山同我一样,在学校里也是属于调皮的一类,年龄比我大月份,也是因为在校表现不好才分配下放农村的。他在学校时就晓得要找女朋友,应该算是比我懂事早。

光的母亲可能也是知道山同她女儿在学校时就要好,耽心到农村后会出事,才强行去乡下将她女儿从连山调硬要分开,让她女儿调到了广坪,将他们分开的。我估计光的母亲拜托了壕鸡坪大队的领导,叫他们严加看管,防止她女儿在农村恋爱,不然他大队干部凭什么管这男女知青间的交往?

时间是你想要它快时它偏偏就慢,并慢得它是五分钟你都会觉得它不得完。

特别是山,他见光心切,那时间对他来说就更显得更加的慢。他几次喊走,我都没动,硬是好不容易等到了天黑了,我也才坳他不过,才同意他继续朝前走。

刚刚天黑后的天空还没有月亮,但繁星却布满了夜空。一条灰白色的公路象带子一样在夜色中婉蜒伸去,伸向那幽暗深邃的山谷。

路的右边是黑沉沉的山,路的左边也是黑沉沉的山,只是左边山与路的之间还有一条溪水时远时近地在公路旁流淌,和偶尔也会有一片深灰色的田地,和村落的轮廓。

溪水哗啦,时大时小,时而又变得无声无息,不知它是在向我们显示着它的存在呢?还是在诉说着它那经久的往事,和它那亘古的传说。

一路上我们几乎没有遇见一个路人,就是路过路边的村庄时,也只是偶尔的能够听见有人高声说几句话的声音。

山是既想早点赶到光的队上,又耽心早了会被人发现,抓过一次了还是怕再抓起第二次,因为被抓到底是不光彩的事情。他在他那矛盾的心理支配下,他的脚步也变得是时快时慢。在这种时候我能说什么呢?我什么也不知道,也只好什么也不说,既然陪他来了,那一切也就只能够是由着他,跟着他的步伐快快慢慢地走就行。

再慢,十几里路,也用不了几个小时。当山告诉我到了时,路的右边是有一个村庄。他用手指着我隐约能够看见的,隔着几丘田外的房屋说,光就住在那里。我仔细看,还能看见那几家的还亮着煤油灯,或是马灯窗口。从时间上看,这时大约才十一点左右,从饭店出来顶多才过三个多小时。

山对我说,还是等等再进村吧,我是只有又听从他。于是我们就在马路边找了一堆木材上坐了下来。我要抽烟,山说怕农民看见不好,可我又忍不住,只得是一个人又沿公路向前走了好大一段路去吸烟,吸完了再又过来。我是不记得吸了几次烟后他才说可以进去了,我们才进去。而这时的那几家的房屋己是看不见一丁点的亮光了。

从公路上有一条小路成45度角斜插着插进村子,村口的房屋就在马路边。山没有带我走小路进村,而是从田埂上插着过去的。到了山开始指给我看的那几幢房子后,山用手示意,要我轻点,不要弄出声音来。于是他在前,我在后跟着,做贼一样地从前幢屋绕到了后幢的屋。

山说屋后是睡房,更要小心。我看到他说后就猫着腰地四肢着地,像狗一样爬了过去,我只得跟着,像他一样地爬着过去。爬过几间房,来到了那幢屋的另一边。再向前好像就是那房的杂屋了。听声音,吭吭哈哈的,应该是猪栏屋里的猪在打鼾,哈…哈…可别将猪给弄醒了啦,这猪醒了叫起来肯定会把人也吵醒的。

我们在这里趴在地上不动的待了一会,这待了一会时我才看清了这里左边一线是杂屋,有猪圈,茅房。右边屋角处有一张小门,是偏房的后间的小门,也就是到杂屋的小门。山将耳朵紧贴在小门上听了一会,后扭转头对我说,她们睡着了。然后他就用手轻轻地推了几下那小门,门是被闩上的,推不开。他就稍微用力的连着推了几下,并学着猫一样叫了几声,哈…哈…山还有这本事。

响声惊醒了房里的人,只听见屋里有一个女人的声音问了一声:“咯是那个呀?” 长沙话,应该是她们的声音。

“是我呢。”山应该听出是谁在问,马上就轻轻的回答了一声。跟着就听到屋里有一连串的轻微响动,不一会门开了。

没开灯,但从门内传出的一声“咯么晚了,怎么还来了呀”的声音,这我能够听出是光的声音,从声音中能够听到她的惊喜。

我们没有进门,在门口山就对光轻轻地说,要她出去,到公路上去。光答应了,并要我们先走,她们随后就出来,于是我们俩又照进去的模样按原路爬了出来。

在公路上我们等了不到一根烟的工夫,光出来了,可她后面还跟着一个人,那同她一道转出来的是谁呢?山告诉我那是玲。  等她们走近后她们才发现山也不是一个人来的,他旁边还多了一个我。这么晚地赶到她们那里去找她们,让她们感到惊奇,可让她们感到更加惊奇的还不是山的深夜到访,而是我的同去。

这事在我头脑中的印象实在太深了,以至在我时过三十年后再去时,我也很快地认出了那个村,那条路,那栋屋,连光也感到惊讶。

见面后,山和光悄悄说了几句话,回过头对我们丢下一句“等他们”的话,就朝公路的一端走了,让留在公路上的我和铃都不知所措。

那一对人影消失在茫茫夜色中后,我们怎么办?都不知道,只好在那里老等。我与玲尽管同是学院子弟,又喊是同学,早就认识,可是从来就没有打过交道,更没有在一起说过话,就如同默生人一般。

我是一个怪人,从来就不喜次主动与人接触。而她好像也怪,也不愿意主动跟人打招呼。就是因为山和光的关系,我和她也同在一起见过面,可从来就没有互相打个招呼,没讲过一句话。 这晚,他们俩人走后,我见她仍没有跟我讲话的意思,就一个人找了一个树脚下坐下了。而她见我也没有跟她打招呼,便一个人坐到了更远处。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