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人

冷眼向阳看世界,风物长宜放眼量...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个个性好强的人,喜欢我行我素,走自己的路,做自己的性情之人。。。。我好朋友,但又不会惧怕孤独,因为朋友能够我带来快乐,而孤独可以让我更好的思考........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那个知青岁月【47】  

2010-06-12 09:58:30|  分类: 我的那个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知青岁月【47】

从这天开始,我们在辰溪小龙门工段的劳动也就进入到了扫尾阶段,这时的我们劳动也才轻松起来,每天只要做大半天事,下午不要出工了,这样,我们中饭后也能够美美地睡上一觉。下午起床后,连队的安排是要以班排为单位在一起读上一个小时的毛主席著作,到晚饭时结束,在那时这也叫是天天读吧,劳动不紧张时的每天必要的课程。完晚饭后,只要是没下雨,连长就爱叫上我,和连队的几个爱打篮球的民工一起到附近的农村学校去打打篮球,因为学校里的老师,有学生,所以去了总会有人跟我们打上一场,输赢无所谓,玩了就是高兴,因此,那还真是惬意的生活。这也是我们到小龙门工段二个半月的艰苦劳累之后才换得了这短暂的轻松和舒坦。

在这里,我们住的村寨是在杉木洞的山头上,地势比较高,寨子也比较大,我们营全都驻扎在这个山寨里。山寨大,本就有很多的人,再加上我们一个营的民工又全驻扎在这个山寨里,一下多了三四百人,也就更加显得人多热闹了许多。特别是那清早和傍晚的时分,晚饭前后,人们都聚集在村子里面的时候,特别的现形。那鸡鸣狗叫,加上人的吆喝声,就像是一曲人与动物的交响曲,唱响着生活的悲欢。这山寨也许从来就没有这么的热闹过,哈。。。应该不是也许,而是绝对的没有这么热闹过。

在这里,我们是一个排三十多个人集中住在一户人家,这里的房屋也像我们会同的房屋一样,二楼上面基本上都是空空的,四面都是敞开的,三缝的大屋楼上住上我们一个排的民工不算挤,全睡在楼板上,除了中间的过道,每人也都还有米吧的间距。    夏天山村的蚊虫是比较多的,我们睡觉时都得挂上蚊帐,尽管连队要求我们都要注意卫生,还经常地组织我们对周边环境进行大扫除,可因当地农民家都喂养了鸡鸭猪等的无法打药灭蚊,那天黑之后的蚊子多得几乎是伸手就能够抓得到好几个,我们在外面走动时还得不停地驱赶蚊子,如果是想坐着不动,那还只能够是坐到蚊帐里面去,不然,那蚊虫可不会对你讲客气, 一会就会让你到处起包块,就是隔着衣裤,它也能够叮咬得你浑身不自在的。

山寨中只有四五口水井,山寨人吃水用水也就是这几口水井,我们开始去时,这四五口水井的水供大家吃水用水还不觉得难,可进入高温季节后,干旱来临,那四五口井的井水就明显的都小了许多,这时吃水也就慢慢地显得困难了,到后来连煮饭炒菜的水都有些困难了。

用水开始困难,山寨的口口井边也就二十四小时都有人等在那里接水了,到接水都煮饭还供不应求时,连队就每天都安排了专人到我们做事工杉木洞提水做饭,一天要担好几趟的,真不容易。而我们自己的吃水就是连队要求我们自己收工时便带回来,也就是自己用水桶,水壶提回来喝。这井水困难时,杉木洞里的泉水也就小了许多,到洞中取水也就得接了,因此,我们也只能是轮流着去用提桶接水,接满后放在洞边,收工时再去提了回驻地。最后,水困难到杉木洞的泉水也困难了,连队安排专门担水的人也因没有足够的水担而无法满足食堂用水,从而使连队要求我们收工时提回来的水也要分一些给食堂,以保证食堂用水。

水一困难,我们也就不能够回到驻地去洗澡了,因此在收工时都必须在工地边的小溪里洗完澡再回连队。可回到驻地又是一身的汗水,怎么办,这就只能是回来时还得提上一桶溪水,到驻地后再用这溪水抹一抹了事。

自从下午不出工了后,洗澡也就更加麻烦了。山寨的几口水塘,此时也是干涸见底,仅有的塘底一点点的水也就是一二个平方的水面,还深不到一尺,可就这样的水,也有许多的人用东西舀了水到桶子里在水塘边洗澡,那洗澡的水又流入到那塘水中,如此循环,那仅有的一点水通过干涸的泥土也在慢慢地减少。就这样,也还有人勉强地用漱口杯子舀水到提桶里面来擦洗身体。 提上来的水就在池塘边用,用完又流入池塘,如此反复,干不干净,可想而知。

在寨子边上还有一条小水沟,过去这条水沟里的水是只放养鹅鸭,和洗农家工具用的,自从井水困难后,这水沟里的水也少得可怜了。尽管水是这样的水,寨子里有好些人也只好用这样的水洗衣服了。

水沟水浅,用水的太多,那沟水几乎全是混浊得就没有个清澈的时候,为了让衣服能够洗得干净点,好多的人就在半夜之后再起床到来这里洗衣服。 水呀水,在这个时候,人人才知道水的甘贵。

劳动轻松后,我是几乎天天晚饭后跟着连长去打篮球,因为我们去打球后都是跑到工地去洗澡,因此跟着去看球的人也就多,好多去看球的人并不是想跟着去看球,而是想同着我们去好一起上工地的小溪去洗澡。这样来回跑上好几里路的,又是一身汗,也比在山寨那水洗澡要舒服得多。

由于天旱,蔬菜也就比过去更加紧张,过去我们连队一周还能够吃上一二餐蔬菜的,到这时是一餐都没有了,指挥部为我们连队配购的全是晒干了的白萝卜丝,这干萝卜丝不用水洗,浸泡一下就可以下锅,连队的食堂那段时间就餐餐都是用那干萝卜丝做菜,连续吃了一个多月,吃得我们个个都是维C缺乏症,一身皮肤起壳,还痒,连生殖器的阴囊上也是一样起了一层黑壳,痒得要命。

营部只有一个医务室,那医务室里也没有什么药,何况这也不是什么病,只是因长期的营养不良,和没有吃过任何的新鲜蔬菜造成的,过段时间,只要营养跟上,有新鲜蔬菜吃了,也就会自然而然的好去。 好得我是在生产队经常的吃过盐水泡饭的人,就这餐餐的干萝卜丝下饭也是不会有意见的,因为比在生产队的无油盐水饭要强,只要吃得饱我就高兴。

有天下午连队没有组织我们天天读,我邀了班里的几个同伴就跑到长沙县铁指的工段上去了。长沙县铁指的工段是在小龙门车站那里,是往辰溪方向,离我们工地大约四五里路。

这时该路段的路基己全部出来,大多数路石也己经铺好,只有路基边的水沟和挡土墙还有一些没有完工的,但这已不会影响正常的铺轨。

我们跑到小龙门车站那里去,是因为听说那里铁路工人正在那里铺铁轨,我们是想去看看那工人们是怎样铺铁轨的,可我们到了那里没有看到,听那里的民工们说,他们也是听别人说的,辰溪那边又发生了大塌方,将路基阻塞了,铺轨也受到影响,还不知要多久才能够铺铁到这边来。

轻闲了差不多一个星期,我们连自己驻扎的山寨都没有来得及正经地去看上一遍,七月二十二日下午,营部又召开了紧急动员大会,传达分指命令,命令我营于该月二十七日赶到怀化的花桥,参加花桥的狮子山路段的突击任务。说花桥工地的任务还很重,湘黔铁路总指挥部决定在花桥又组织一次大的会战,要搬开花桥的拦路虎,保证铺轨工作顺利到怀化。

又要开始新的转战了,我的心情是矛盾的。高兴呢!又有了一次再表现的机会。忧虑呢!这一会战又不知道要搞多久,会战真是太累了,累得让人几乎是承受不了。

但这都不是我们自己能够决定的,既然来了,就必须认真对待。要有“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精神。“吃尽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嘛。好钢还要经过百炼。只要能够有饭吃,就比生产队要好过不知多少。。。。。

从二十三日起到二十六日,我们又是清洗物品,打扫卫生,整理行装,准备上路。

  评论这张
 
阅读(12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