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人

冷眼向阳看世界,风物长宜放眼量...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个个性好强的人,喜欢我行我素,走自己的路,做自己的性情之人。。。。我好朋友,但又不会惧怕孤独,因为朋友能够我带来快乐,而孤独可以让我更好的思考........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那个知青岁月【52】  

2010-08-18 22:55:01|  分类: 我的那个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知青岁月【52】

十一月四日,也就是我回队的第五天晚上,在队长家吃晚饭前,队长告诉我,公社送来了一份通知,又要我到新晃去修铁路,并把公社送来的通知交给了我。我一看通知,马上又让我高兴起来,这说明我们营长没有欺骗我,确确实实的把我调到了新晃去修路了。调令是这么写着:经连队支部研究决定,县指批准,广坪公社龙孔大队第十一生产队XX同志调来新晃段一连,参加三线建设。于X月X日到会同县城铁路仓库报到。特此调令。

一九七一年十一月二日。上面盖有“湘黔、枝柳铁路会战会同县指挥部司令部”的大红印章。而报到日期空着的未填,队长告诉我说,公社通知是十一月六日,后天五号一早去公社集合一并前往县城报到。

这次,我们大队只有我一个人去,整个公社还只有十来个人,平均一个大队一人都不到。因为刚回来才几天,不用怎么准备,把原先的行李一捆就可以了。因此第三天一早到公社,又从公社与一同的十来个人乘车到了县城。

在县城只睡了一晚。这天在县城遇到了几个知青朋友,在一起吃了一餐饭,后又到县城照相馆去照了一张相。照片中有我,健、涛、山、宇、张、连、致、还有一个现己记不起名字的人一道照了一张相,照片上题字为:“携来西侣曾游”。

六日一早,县铁指的大货车就将我们百来人送到了新晃县的渔市路段工地,我们会同铁指在那里的所在工地营房。我们此去的人与留在那里的民工一道合并成三个连队。

我们的连长、营长,都是我认识的,也就是过去的连长、营长,关系都可以,所以,不用要重新相互了解。只有班排里就有大部分的人还不认识,还要重新认识,重新了解。

整个连队还是只有我一个长沙知青。

这时留在铁路上的好像只有我们这一个营了,其余的民工都回乡去了。在这里与过去不一样的就是有了女性,过去的县铁指文艺宣传队仍留在这里,文艺宣传队里就有二十来个年轻女性。

文艺宣传队的人也和我们一样,每天都要出工做事,只是她们没有具体的任务,今天在这个连队里干几天,明天去那个连队里干几天的,轮流着这样干,没有具体的安排。

他们在连队干活时就利用中间的休息时间,为大家唱几支歌,或是表演几个小节目,活跃一下工地上的气氛,按照现代的通俗说法就是“男女搭配,干活不累。

渔市是新晃县的一个公社集镇,是湘黔铁路湖南段的最后一个车站,他与贵州省交界,过去就是贵州省的玉屏县。我们县铁指在此处的任务就是建好火车站和车站的配套工程。如:车站候车室,职工、工人宿舍,车站库房等。

这时的铁路铺轨还在怀化那边,离此处应该还有一百多公里远。而此时的渔市段还有许多工程没有完工,在两省交界处,还有一座山要拦腰劈开,可这时还没有动工。

听说,那座山是铁道兵的任务,他们当兵的可不像我们民工一样,是用肩挑手提地去劈开那座山,他们可是机械化施工,快得很。后来那座山施工时,仅放了一大炮,听说这一炮就用了几十吨炸药。

那个炮位,仅工程兵都打了一个来月,汽车可以把炸药直接拖到山洞里,放炮时,为了安全起见,工地方圆五公里范围内的人都疏散了。那座山距离我们工地可能有五、六里路,直线看得见。放炮时,我们全都躲在桥洞底下,炮响时,只感到地下有一次强大的振动。看那山,一下子就拦腰坍塌下去,现出了一道明显的凹槽。

那时,在那里建车站和车站的配套工程的基建,那里有什么全都用青红砖砌墙体的,除了那个砌车站的连队是用红砖砌墙外,我们连队砌宿舍,用的全是清一色的土砖砌墙,另一个连队砌车站配套设施用的大部分还是石头,只有少数烧制砖可用。我们去时,仅仅是打那土砖就打了二个多月。

打土砖简单,就是一人一个土砖模子,一把大木头锤头,将黄土堆进土砖模子,再将黄土筑紧筑实就可以了。这都是手工劳动,一个人一天要打五十多口这样的砖。这种土砖四四方方的,有三十几厘米宽,十几厘米高,足有二十多公斤一口,要上满满的一箢箕黄土,才能打得一口这样的土砖出来。

打土砖,要用黄土,黄土用量大,仅靠人力挖土是挖不赢,这时连长又叫我去打炮眼,放炮。这土炮眼还是很容易打,不用大锤,一根钢针用手直接地捅就能够捅出炮眼来。一天一个人打上十几个眼,放一次炮,就可以供应打土砖的几天黄土。因为我过去当过放炮工组长,能够单个胜任这项工作,连长就安排我一个人当了兼职的炮工,并负责放炮。

过去放炮我是从来没有匡过瓢的,可在这里匡过一次瓢,出现了一个瞎炮,没有炸响。当时,我还不知是什么原因,总认为是导火索的原因,认为是导火索没有燃到位,才没有点燃雷管。第二天一早,我去把哑炮排除出来后,才知道原因出在自己身上,原来是在装雷管时,没有把导火索与雷管之间插紧,导致装药时,雷管与导火索脱落,导火索燃烧时就没有引燃雷管,才致使炸药没有爆炸, 浪费了一个雷管,一米多导火索和几斤炸药。

炸药没有爆炸,还影响了打土砖泥土的供给,尽管连队里没有人说我,可我心里还是不好受,觉得对不起领导。

这不是不可避免的问题。这事,完全是因为自己粗心大意,马虎的结果,这也是骄傲所至。总认为自己在修铁路期间放了那么多次炮,在装药、放炮中,还没有出过任何差错,已经做得蛮好了,才飘飘然的,发生了这一事故。

这事,在查明了原因之后,我主动找连长作了检讨,并保证今后一定不会再发生这钟事故。连长见我主动去找他作检讨,倒还为我开脱,说:那有马不失蹄的,是人就会犯错误,犯错误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不能够认识错误,改正错误。只要能在犯了错误之后,能够认识,能够改正,那就是好的。

这里没有辰溪、怀化那种会战的场面,在我们的劳动中也缺乏过去那边的那种劳动激情。没有挑战、应战,没有了互相攀比,就像一座年代久远而又缺少了润滑剂的机器,运转起来总不是那么的顺畅,轻巧。

这里的劳动强度不是很大,每天只要匀匀称称的,按步就班的,搞好每天的事就可以了。我们每天都是八点钟出工,下午是五点半钟收工,中饭在工地上吃,吃完午饭还能够休息一会再干,一天也就是八个小时吧。

晚上一般是十点钟睡觉,有活动安排时,就不受此限定。早上是六点钟起床,七点钟吃饭。天气好时还要出早操,不能出操时,就以班为单位在宿舍里搞半个小时的天天读学习。连队一个月放二天假,放假时外出要向连队请假,不经批准还是不准外出的。

打了二个多月的土砖后,大概是土砖差不多了,我们连队就开始砌铁路职工宿舍了。职工宿舍是五排平房,总共有多少建筑面积现在已记不起了。我没有做过砌匠,根本就不知道那房子要怎样的砌,开始时就只能给当砌匠师傅的做副工。做副工也就是打杂,打杂就有蛮多事情要做,要和沙浆,挑沙浆,为砌匠师傅担砖、递砖等等,等等,比砌匠师傅要累得多。可砌匠师傅干的是技术活,他们凭本事吃饭,不但自已轻松,还可以任意调摆我们这些杂工,动动嘴巴,指手画脚的,让我心里感觉到有些不舒服,可又没有话说,因为要我去砌墙确实不会呀,只好忍气吞声地听着那些师傅们的调摆。

这砌匠师傅的技术也有好坏之分,技术好的砌墙角,技术不好的砌中间。我就跟着全连技术最好的砌匠师傅当杂工,做了一段时间,也学了一点砌匠技术和砌匠知识,掌握了一些手上的技巧,于是向连长要求,也当起了砌匠师傅,砌起了墙。

当年,我可是一个好胜很强的人,不论做什么,都想做得最好,所以我在砌墙的过程中,我的进步也是很快,没过多久,我也就超过了一般的砌匠师傅,可以砌墙角了。其实,这砌墙就是要用心,要动脑。墙角为什么难砌呢?就是因为墙角不但有两个面,它还有一个角,这角不但要保证两个面的平整,同时还要保证这墙角从下到上都是一条垂直线。听说看一个砌匠师傅的手艺好不好,就是要看他的墙角砌得好不好,只有墙角砌好了,手艺才能够说真正出师了。还听说砌匠师傅考等级就是砌墙柱,一座墙柱有四个角,四角四面都要注意,都要一个样,特别是过去的清水墙,没有任何粉饰的,要做到如此,确实是好难,好难。

砌墙角靠的是挂尺,砌中间的就只要看线,角砌好了,中间的把线一扯,照着线砌就是了。

后来,不知什么原因,连队又要我们用干打垒的方法筑墙。筑墙不如砖砌,一箢一箢的黄土递上墙去筑紧,我觉得麻烦多了,可这是上级的安排,我们只能是照办,执行。

俗话说:男女搭配,干活不累。这做事时有了几位女同志,那做事的效率硬是不同,加之那段时间的天气又是很好,下雨的日子不多,对我们施工是很有好处,记得我们是时间还没有过半,可任务却完成了一半,连队也多次受到上级的表扬。

这年的年底,学校的X叔叔到了新晃县出差,不知他怎么知道了我们营的施工地点,并通过什么关系找到营长,营长通知了连长,要连长给了我一天的假.让我去新晃县城与X叔叔见了一面。

X叔叔是我下乡后唯一见到过的来自长沙的熟人,也是学校母亲的同事。美不美家乡的水,亲不亲故乡的人,而且这已经是第二次了,你想我听说他来看我,我心里会是多么的高兴。X叔叔对我,不是亲人,却好似亲人。他每次给我来信,总是嘱咐我,要我有什么困难,就可以写信告诉他,他一定会想办法为我解决。同时,他还鼓励我,要我在农村好好干,与贫下中农搞好关系,与各级领导搞好关系,争取能够早日调回长沙。

他这次来,又为我带来了一件他们发的警用棉衣,和一套他当兵时的黄军装。在县革委的招待所里请我吃完中饭后,还到邮局为我买了一些邮票、信纸和信封,并要我多多给他写信。

这一年的春节过得比先一年的好,因为,这里不像在麻阳那时,连队刚刚到三线不到一个月,不但什么都没有不说,还人生地不熟的,全靠当地政府的一点计划物质分配。而这时,三线铁路已经搞了一年多,过去在此的连队都自己喂了猪,这过年时自己杀了就是,肉不用再到外面去买。加之这年春节,整个修三线铁路的民工起码减少了一大半,人员少了,物质供应也就没有先前那么紧张了,所以上面分配下来的过年物资也就好多了。连队会餐时,大鱼大肉的八大碗,在那个年月,还算是非常丰盛的。整个连队三天没开火,每个宿舍提前都自己动手做了小煤炉,连队发了煤,就会餐那天的饭菜,三天都没有吃完。

会餐时,连队每一桌发了二瓶白酒,只是在麻阳喝醉酒的教训所在,不敢多喝,吃饭时,每人一杯,平均分了,都喝了一些。

春节期间,连队放了五天假。可营部要求我们连队安排四个人在放假期间每天夜晚到车站前的那座刚刚修好的铁路桥上去值班,说是防止阶级敌人搞破坏。

四个人分二个班,六个小时一个班,从晚上七点到早上七点,半夜一点钟交接班,连长安排了我去,和连里的另一位民工值下半夜的班。

寒冬的夜晚,北风呼啸,新修的铁路桥梁上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连一点点躲避寒风的地方都找不到。好得我是值下半夜的班,我的上班不知从那里弄了一张破门板,竖立在桥梁上的一头,以此来遮挡一点风寒。守桥工地有一炉炭火,每天晚上工地为我们值班的人员配发了十斤木炭。

那一炉火,烤那里呢?烤了前面,后背冷,烤了后面,前面又冷,总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办法,让前后都不冷。而且十斤木炭也不够烧,总是到三、四点钟就没有了。前班的可以烤到头,我们接班的总是有几个小时要挨冻。

第一个晚上真是冻得硬是不得天亮了,就躲到桥下去了。桥下面风是小了许多,可心里面总还是有些担心,担心怕真的发生什么事情,发现不了,受到上级的处分。所以,我们还是不敢久躲在桥下面不动,而是过一会跑到桥上去看一趟,看一趟的再下去,一个晚上来回好几次的跑动,既跑热了身躯,又度过了时间。

在那个一切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岁月中,那阶级斗争要求的是要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时时讲的。讲得人们的头脑中,那阶级斗争的弦硬是拉得紧紧的,只怕有阶级敌人搞破坏,那里敢粗心大意呀。

第二天晚上,值上半夜班的人又想了个办法,自己找了一个破脸盆去当炉子,生了二炉火。生二炉火木炭更加不够,于是他们又想办法,去仓库里多搞了一些木炭来。二个炉子二炉火,二个人背靠背的坐着,一人面前摆上一炉火,那真的是好多了。

深夜的桥头,一片漆黑,只听到北风呼啸,那里能见到什么人呀,二个人坐在那里六个小时,还是很难熬的。头二晚,二个人坐着还有一点话说。到了第三晚,要说的,和可以说的全说完了。没有话说,就更不得完,于是,我就带上口琴,无聊时,瞌睡来了就可以轻轻地吹一吹口琴,醒醒瞌睡。

放假的这几天,工地上每天晚上都有些东西看,不是电影,就是文艺节目。新晃县的、麻阳县的、怀化的和本县的都来我们的驻地演出了文艺节目,我们营部的宣传队还也演出了一场。

我的那个知青岁月【52】 - 飘零的过客 - 飘零的过客

 

  评论这张
 
阅读(22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