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人

冷眼向阳看世界,风物长宜放眼量...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个个性好强的人,喜欢我行我素,走自己的路,做自己的性情之人。。。。我好朋友,但又不会惧怕孤独,因为朋友能够我带来快乐,而孤独可以让我更好的思考........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那个知青岁月【53】  

2010-08-27 11:53:53|  分类: 我的那个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知青岁月【53】

那几天,我是每天从吃过早饭开始睡觉,一直要睡到吃晚饭时再起床。晚上看完节目后找个地方去玩一玩,然后和同班的同伴们搞一点东西吃,再去接班。

在这里,我与炊事班的所有人员关系都不错,还经常地跑到他们的房里去同他们聊天,而连长、指导员也喜欢在他们那房里下棋、聊天。我每餐的锅巴在这里也是跟过去一样的没有少吃过,好像一餐不吃锅巴,那肚子里就不舒服一样。

在连队里,我的经济条件是最好的。每个月国家发六元钱零用钱,母亲还要寄上十大元钱的,比连长、指导员还好过。连长、指导员同我们一样都是民工,也是靠国家的发的零用钱过日子,只是比我们一般民工要多一点。 只有营部的干部就不同,他们是国家正式干部,每个月都是有政府发的工资的。

我在用钱上从不小气,烟和其它一些吃的东西,随便那个开口,都是叫他自己去拿就是。每次买的面条也都是放在炊事班的宿舍里,只要是能够进炊事班宿舍的人,想吃时,都可以自己拿了去煮了吃,我根本不会说什么空话。反正是有钱花到无钱时止,吃光,用光,身体健康就好。我又不要存钱,又没有负担,不像连队有的人家中还有负担,六元钱一个月,还要存一点钱寄回家去。

盖好了宿舍,我们又去盖仓库,仓库的基脚全是用麻石砌起来的,砌有二米多高后,才改用红砖。这麻石没有砖块那么容易砌,因为麻石的周边不规则,只能是像砌护坡挡土墙一样,砌时既要就石头的面子,还要让石头摆放平稳。

只是这仓库还没有砌好,连队就把我调到了连队的炊事班,当了一名炊事员。

这是到渔市三个多月后的事情。这时,我们县指的各项任务都将要完工,余下的事情已经明显不多了,连队才决定把我调去的。连长对我说:“小X伢子呀,修了一年多三线铁路了,我看到的是全连只有你会吃,五十一斤米一个月,你还少了、餐餐还要搞一盆子锅巴吃。我看呀,只有把你调到炊事班去,尽你的量吃,油水好了,看你还有这么会吃不!”

我听连长这么说,还以为他是跟我开玩笑的呢,也就笑着对他说:“那要得呀!我还真想到炊事班去干,我炒出来的菜,肯定比他们炒得要好吃一些,只怕你们吃了后会后悔,没有早将我调到炊事班去得。”

那知连长他是认真的,真的把我调到了炊事班。调到炊事班后,我做出来的菜变换了口味,他们吃起来新鲜,所以真的变成了大家都说好吃,比过去的好吃多了。

他们过去吃肉就是放点辣椒一把煮了,而我就是炒了吃。他们那吃肉吃就吃一餐,我就把一餐的肉做几餐吃。年轻人没有几个爱吃肥肉的,我就把肥肉熬成油,再放到其它莱里,使过去油水少的小菜炒出来好吃多了。油渣子炒辣椒,又改变了肥肉的味道,炒出来还很香,使大家都爱吃了。

过去食堂里无论什么菜都是煮熟了吃,这是他们当地人的传统做法。我就改变他们传统的做法,除了熬汤菜以外,其余的全都是炒了吃。这炒菜本身就比煮菜的口味就要重,所以它就好吃一些,这一点也不奇怪。

在炊事班里,我只有切菜和烧火不行,做不好,他们就要我做大师傅,专管炒菜和煮饭,其余的只要我调排。菜要怎样切,什么时候要大火,什么时候要小火,只用一句话就行,他们只认做事,做得好不好吃,就是我的事。

在炊事班劳动量减少了,饭量也自然就减少了,再不像过去那样,吃一盆饭还要再吃一盆子锅巴了。只是那柴火焖出来的锅巴太香,同样想吃,也就照吃不误。

到渔市工地以后,我就认识了营部宣传队的一个姑娘,她姓X,叫春花。比我大一岁,是会同县黄茅公社的回乡知识青年。圆圆的脸蛋,扎一对短辫子,端庄的面孔上,笑起来有一对深深的酒窝,甜甜的,很是迷人。可以用卡尔.马克思的话来形容她,“从因劳动而显得粗糙的面孔上有人类全部的美在吸引我们。”

我与她是在营部广播站认识的。那时她还兼职做营部的广播站的广播员,我因是连队的通讯员,经常写稿、送稿而认识的。因为营部同我们连队同驻在一个村子里,下工时间经常能见到,慢慢地也就熟悉了,见面打个招呼的。

有一次,我同我们班上的二个同伴三个人一道利用休假时间跑到贵州的玉屏去玩,在那里准备吃中饭时,正好遇到了她。她和她们宣传队的一个女同胞一道也在那个饭店里准备吃饭。既然认识,打了招呼后,我就叫她和她的同伴与我们一起吃。开始她那同伴好像还不太愿意,经她劝了几句,才一起坐到一桌来。

她们在渔市已经待了一年多,到玉屏也多次了,比我们这头一次来玉屏的对玉屏是熟悉多了。饭桌上她们给我们介绍了玉屏,我记得最深的就是玉屏的木笛,弄得我们几个人吃完饭后就让她们带着我们都去买木笛,我们三人是一人买了一支回来。

从玉屏回渔市,我们是五个人一道,那个年代是很少的汽车坐的,走路也就是出行的基本工具,所以我们五个人一路走回营地,有说有笑的,感觉是好轻松的。

有了这一次的接触发后,她没有事时,也就好跑到我们宿舍里来坐一坐,聊聊天。有时,一个人来,有时还带上一个人来的。因为我们宿舍都是年轻人,又都是未婚男性,有一、二个年轻女性经常来玩,宿舍里的人都很高兴,并在各方面都表现得很是热情,所以,她来了也就很随便,没有什么拘束感。大家在一起都熟悉后,她来的次数也就多了起来。

时间长了,接触多了,我慢慢地对她也产生了好感,也可以是一种还不够强烈的爱吧。说不够强烈,是因为这种情感是被压抑的,它还是未超越理智,战胜理智的一种情感。

多少次我与她独处之时,让我心跳,脑海中无数次想象着小说“苦菜花”中描写的那一位老师,在树林里抱着大树过干瘾时的那种感受,真想亲身去体验一回。然而,总有一种力量在压抑着我,对我高声喝着“千万不能”。其实,母亲最担心我的就是这一点,怕我在农村谈上女朋友出事,所以她每次来信都提到了“千万不要谈对象。”连X叔叔都是这样反复嘱咐我,要我少跟年轻女性接触。

这一伸手抱住她,会是什么后果呢?在农村一辈子,像当地农民一样的生活。这可是我不愿意的结果,又怎么胆敢去伸出那双手呢!所以在好感的同时,又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还算比较清醒的头脑。

我到炊事班后,她来我炊事班宿舍的时间也就更多了。因为那时的开水、热水都是炊事班负责烧,洗脸、洗脚、洗澡的水都要到食堂里面来打。她虽说不是我们连队的,可距离我们连队的食堂也很近,比上她们连的食堂方便。加之这里又有了我这个熟人,所以,她每天下午就将热水瓶放在我们连队的食堂里,顺便还带上一个提桶,让我帮她灌好开水,打满热水,晚饭后她只来提就是。不用担心打不到热水,不担心热水瓶中的水不开。

有一天晚上,工地上放电影。我因那电影己经看过多次,又正好想给母亲写一封回信,也就没有去看电影。那知我写信时,她溜了进来,她问我为什么没有去看电影,我说是要给家里写信。

她要看我写,我不肯,她不走,使我信也写不成。后不记得怎么,她问起我热水锅里是否还有热水,我告诉她说:因为看电影,还没有多少人洗澡,还有的是热水。于是,她说她想要在这里洗澡,问我可以吗,我告诉她说,你想洗就去洗吧,只要你不怕。她说“这有什么可怕的,你在这里,不是可以为我望风吗,有人来了你告诉一声,不就行了 。”我听她如此说了也就没有再说什么,于是她马上就回去拿了衣服来洗澡。

我们连队洗澡的地方就是用竹晒垫围起来的一个棚子,洗澡时,就是提一桶水进去,身上打上肥皂,搓一搓,再用热水一冲也就完事。连队又因为全是男性,也就没有女澡堂,尽管这时没有人去洗澡,可在男澡堂洗澡她还是觉得不太方便,她拿了衣服来后,要求在厨房后面的灶台里面洗。说在灶台后面洗澡可以将灶台里面的火烧大一点,也就暖和些,灶台就是我们炊事班的门前,有人有灯的也安全些,还有我守在那里,她洗起来也不会有什么好担心的了。

我怕她耽误我写信,只好点头答应她,让她在灶堂后面去洗,并帮她打望。

那时我们连队食堂也是一个零时的棚子,灶台前是敞的,灶台与烧火的灶堂中间隔开了,灶台边有一张小竹门,通往后面的灶堂。灶堂后面因为要堆放柴火,所以也用竹晒垫围了起来,到后面去烧火都要经过灶台边的小门才能进去。冬天在这里面洗澡是要暖和多了,加上晚上灶台里面有点火,也就有点亮光,也方便一些,我们炊事班的人也全是在这里面洗澡的。

我为她搬了一张椅子进去,让她好放衣服。同时,还在灶堂里添上了几根柴火,让火大一些,温度也高一些,有了火,灶屋后面也有了一点亮度,然后我还为她提了二桶热水进去,准备好这些后,她进去了,我就准备进房去写信,然而,她却硬是要我守在前面的棚子里,说等下万一有人来了,就能够看到,也就可以打个招呼,告诉来人,有人在后面洗澡。没办法,我又只好听了她的,守在了灶屋前。

灶台边小门上的门扇,就是用竹板编织起来的,根本就关不紧,还间隔着好大的门缝隙。因为我没有拉燃灶台前的电灯,前面就是漆黑的,只是从我们宿舍的窗户透出来的一点亮光,勉强能够看清大的东西。如果不是我在灶堂里面刚刚丢了几块柴火进去,没有火燃起来,那灶堂后面也只会是暗暗的,比前面还要看不清。可就是那几根柴火在灶堂内燃起来了,才给灶堂后面带来了光明,才能透过那门上的缝隙,看到里面洗澡的人。这可不是我有意烧的火,可这无意中,却让我能够从那门缝中窥视到有人在洗澡,朦朦胧胧地看到她那裸露的身躯。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