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人

冷眼向阳看世界,风物长宜放眼量...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个个性好强的人,喜欢我行我素,走自己的路,做自己的性情之人。。。。我好朋友,但又不会惧怕孤独,因为朋友能够我带来快乐,而孤独可以让我更好的思考........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那个知青岁月【55】  

2010-10-12 13:59:28|  分类: 我的那个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知青岁月[55]

这次回乡铁指是用汽车将我们送回县城再到公社的,当天我到达公社的时间都快晚上十点钟了,到公社后公社并没有作什么安排,连住宿也没有,于是,我们大家都只能够是连夜挑着行李走回各自的生产队。

记得这天晚上的天气还是蛮好的,是春天里少有的好天气。大半边月亮高高地挂在夜空,夜空中还飘浮着几丝的闲云。我们大队只有我一个人,因此我也就只能是一个人走路回队。好得天空中还有那一轮明月,能够照清楚那山间的小路,让我不至于要摸黑走完那五里多的小路。

在队上搞了近一年,来往渡口不说是上百次,也会有几十次吧,过去过渡时也偶尔帮那摆渡的老者划过船,再划得不好吧,可也能够划得几下,勉强地也能够将渡船划向对岸,可那是在白天,而且那梢公也就坐在船上,而这晚,我将是一个人要独自划船渡到河的对岸,心里尽管没有十分的把握,可也只能够是如此,总不能这时候了还把那老农喊起来划船送我过河吧。

山冲春季的夜晚并不寂静,有虫吱、蛙鸣和那布谷鸟的啼叫声,偶尔也还能听见几声“呃,呃”的当地人称作鬼的叫声,而实际却是猫头鹰的叫声。

“一条小路曲曲弯弯细又长,一直通向那迷雾的远方,我要沿着这条细长的小路呀,跟着我的爱人上战场………”,我挑着行李,一路上哼唱着这支俄罗斯的民歌,翻山越岭,穿垅过浚地走进了生产队,走进了离开近半年的家——低矮的小仓房。在拐进生产队的牛栏屋处,为避开摆放的那二口棺材,我特意还绕了一个大弯,从村前的正在路上走进去的。

房门是锁着的,说明房内无人。房门页上那幅山画的画,“再见吧,哥儿们!”的粉笔画还是清新如故,可岁月却已经转换了一轮多。尽管这仓房不像第一次我看到它时的那么惧怕,可再一次的回到这里时还是有很大的忧心,看到这屋还是一样的叫我感到怅然若失,黯然神伤。

房子里如同那画上所告知的那样,致和悌都没在仓房里,仓房里空无一人,他们俩都被生产队安排出去做事去了,都暂时地再见了,看来这仓房里暂时也只会是我一个人居住在这里面了。

在固定的位置我找到钥匙后打开了仓门,房子里面一股霉气,我擦燃火柴走进去,在桌上找到了煤油灯,并将油灯点燃,然后环看了一下屋子内,从四周的蛛网可以看出,这房真的有好久没住人了,还可能是上一年的十一月我回来住过几天后就很少住过人了。

尽管过去在这房里我也独自一人的住过,可这天夜里我是刚从头一夜的集体宿舍里突然住进来的,这中间的差别太大,一时心理上还接受不了,所以心里一时也难以平静下来睡觉。

反正是坐了一天的敞棚货车,身上衣服早己不干净了,而我又不是一个爱清洁,讲究卫生的人,也就没有管那桌椅上有多厚的灰尘,连行李也没有打开,就一屁股坐在了桌子前,吸起了烟来。  偏西的月光虽然己不能从小窗照进房内,可窗外那山坡上的竹林却依然在月光下轻抚下,竹梢沙沙,婆娑起舞,幽静,但觉凄凉。

忽然,窗外影影约约地飘进来一阵低鸣声,有谁在这夜深人静时还在哭泣呢?我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认为是听错了,可再仔细听还是像清析的哭泣声,这应该是不会听错了,可这深更半夜的哭泣声并没有引起我的联想,我也没去在意它,而是继续抽着我的烟,任凭着无绪的头脑想着自己确切的问题。

首先是吃饭问题。一个人在队上我是不会想自己动手做饭吃的,这饭还得是搭在队长家去吃,尽管是没有饱饭吃,可还是能让我图个聊别,省心。再就是还是要找队长要求,争取还是去外面做派工,那样既能吃饱饭又能多赚点工分,一举两得,不像在队上,拿着那七分五一天,在队长家还吃不饱。

正想着这些,忽然门外楼下传来脚步声,这么晚了怎么还有人来找队长?纳闷时又听见有人叫老陈,这不是队长的声音吗,他干什么去了,这么晚怎么还没有睡?听见队长叫,我应了一声,就听见有人上楼的脚步声,我赶忙开门,队长己到了门口。  队长问我什么时候回来的,我告诉他,我回来一会了。

我问队长,怎么这么晚了还没有睡,他告诉我,说队上XX家的爹爹死了,他在那里帮忙守夜,并问我去不去看看。

那个年代的我可是最怕见死人的,总担心那死人会突然爬起来扑向自己。更担心世上真的有鬼,那死人会变鬼来缠着我。这都是小时候在我家小院内听大人们说鬼的故事太多的原故,使我一直以来就怕鬼,怕死人。

记得小学四年级时,我们院内有一家的男人上吊自杀在家里,晚上使我们兄弟俩在父母不在家时根本不敢回家去睡觉,总是坐在隔壁邻居的爹爹娭毑屋里,硬是要等他们送我们进屋,并在我们家等着我们睡着后她们才得离开,是这样过了半年多才好一点,可吊死人的那一户人家我却好多年后还不敢去,就是晚上从那家门口过身还有些胆战心惊的畏惧感。

文革开始那年的秋天,我家邻居赵爹爹死了,待我们就象亲孙子一样的赵爹爹死后我都好怕的,从他死去的那一晚开始,宁愿睡到了红卫兵组织的办公室里不敢睡在家里,并且一直睡了好几个月。

进生产队牛栏屋转角的吊脚楼下摆放着二口大棺材,这是我们出生产队进出村子最近的路,可我一个人大白天每次从那里经过时心里都是好紧张,就更莫说是晚上了,这晚我一个人回队时就是胆寒发竖地也不敢从那里经过,所以就特意转了一段弯路,从溪边转起走过来的。

一个大男人怕这总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所以我也从不敢跟别人说起,胆小怕死人,不敢去,可也不能直接了当的告诉队长,说自已不敢去,只能说是坐了一天的车好累的了不想去,队长见我没有答应他同去,抽了一支烟后也就独自走了。

队长走后我关紧了仓门,可那胆怯的心却敞开了。仓房里仿佛一下子滋生出许多恐惧的幽灵,弄得我心怀戒备,神形紧张,房内再有一点点的响动也会让我惊出一身冷汗。

后来,这一夜我真不知是如何渡过的,惶惶恐恐的,梦魇般的一直到天亮。

白天,队长他在死者家里帮忙处理丧葬,我不想去,没工出,一个人在家又无事,就跑到公社集市上去了。在公社场上买了一些东西,然后又在邮局同邮局的人聊了一会天,再在饭店吃了一餐饭后才回的队。回队后队长家仍是没有人,我就出门去了八队,到同我一道在麻阳挖过隧洞的XX家去了,在他家坐了好一会,在他家吃过晚饭后才回的队。

回队后队长家还正在吃饭,队长见我这个时候才回来,只问我到那里去了?我告诉他说,到对门八队XX家去了,并在他家吃的饭。在队长家坐的时候,我跟队长聊起了仍想请队长安排我到外面去做工的想法,队长让我先在队上搞几天着,说:眼下正是农忙季节,生产队今年是三亩多田的双季稻,大队公社的派工插田时节都还要回队出工,一时还不好安排我出外做事,要我在队上先做着,等插完田再说。饭呢,暂时一个人呢就在他们家吃,如果说他们回来了要格外做呢再格外做就是。我见队长这样说,也不好再多说,反正是不要自已做饭,搞几天也要得。

队长还跟我说,说听说我在修铁路时表现不错,希望我回队后也好好干,我的事他会考虑的。还说我们三人中数我的出身最好,只要我好点干了,应该是最先调回城里去的人了。

这出生好在当年那个以一切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可是一个比较优越的条件呀,我也知道这一点,可要我什么都要与贫下中农打成一片,连衣着穿戴,说话走路都要学成他们当地人一样我却做不到,个性决定了我,难改呀,也真正的是不想改。

当年那革命小说“红岩”里就有一首著名的诗歌《囚歌》,“为人进出的门紧锁着,为狗爬出的洞敞开着,一个声音高叫着: ——爬出来吧,给你自由! 我渴望自由, 但我深深地知道—— 人的身躯怎能从狗洞子里爬出! 我希望有一天 地下的烈火, 将我连这活棺材一齐烧掉, 我应该在烈火与热血中得到永生!”

这首诗在当年我们,大家都应该都是能够背诵的,为什么?就因为它是革命的诗歌,是英雄先烈们的诗歌,是我们那个时代要求我们立志的榜样。

然而英雄主义的理想要求和现实的生活条件存在的差别,也矛盾着我们的思想,和理性,我们无从在这一切的矛盾丛中寻找到正确的答案,和正确的人生轨迹,只能够凭借着我们仅有的知识,和对人生,对生活的理解来分析对待我们周围的一切,也就是幼稚,和盲从的。

所以,当时要我卑躬屈膝地在那里过日子,只管埋头苦干,任劳任怨的做事,我是肯定不行,我认为那是软骨头,没有一点革命者的志气。可既然队长是这样说了,要我好点干,在我能够做到的情况下我还是会要努力的去做的,做不到的我还是没有办法,也就是有条件的做到,有条件的做好。

我也只好按他说的去做,争取能早日招工回长,离开这贫穷落后的山村。

回到生产队后,又回到了过去那种孤苦、贫乏的单调生活中。致与悌这时在外面做事,很少回队,就连插秧时他们也争取留在了工地没有回队,因此,三个人在一起的时间很少,正因为在一起的时间少,也就没有矛盾发生。

他们偶尔回队来打一转,就跟做客一样,吃上一、二顿饭就走,还是在队长家吃,也没有什么好计较的,不存在做多、做少,更不存在吃多、吃少的问题。

因为第二年整个一年我只在生产队住了十来天,其余时间都在三线铁路上修路,在外修路计满分,所以,第二年我的工分是全生产队最高的,有三千六百多分,生产队的第二年年终决算时,我一个人分的口粮就有六百多斤谷,还有六十多元钱,只是这六十多元钱仅仅只是一个账,兑不了现。但也比上年年终决算时的一百七十多斤谷,十七元多钱,多出了许多。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