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人

冷眼向阳看世界,风物长宜放眼量...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个个性好强的人,喜欢我行我素,走自己的路,做自己的性情之人。。。。我好朋友,但又不会惧怕孤独,因为朋友能够我带来快乐,而孤独可以让我更好的思考........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那个知青岁月【59】  

2011-01-28 21:42:07|  分类: 我的那个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那个知青岁月【59】

 

    上帝造人先是造出了亚当,然后为了解除亚当生活中的寂寞才又造出了夏娃。这也就是说没有异性的生活是单调的生活,乏味的生活,而那个时候的我们,下放在那偏远的山区农村,又正值青春发育时期,几个寡男的生活也就真正是枯燥乏味的生活,这一点,我们就格外的感受深刻。

随着年龄的增长,身体的发育不断成熟,对异性的渴望就越发明显。在新晃的那几个月中我有了那种与异性接触过的体会,心里也就更怀有了那种热望。

老子曰,“不见所欲,使心不乱”,我也就是因为有了那种体会,后才有了那种热望。这时,我是多么希望能够交上一个异性朋友呀,即便是不能够经常见面,即便是远在天边,就是通通信也是好的呀。只要她能理解我,能在信中给我一点温柔和体贴,给我一些勉励与关心,我就会是非常地满足的,开心的,和满意的,那怕就是那远在那东北的平,她如果能够给我写信,我都会觉得那样的生活会充实好些,可平一直没有给我回信。

到农村后,已经给平写了三封信寄去,可寄了去的三封信都如泥牛入海,一点原因也不知道。那首“鸿雁己随秋风去,苦无青鸟转头来。”的诗句就是为此所写。

当年的我是为什么始终不能忘记她呢?其实也就是因为她是我中学时代唯一有过书信交往的异性,她好像是我没有选择中的选择,没有希望中的希望,一种梦想中的梦想。

我把她的照片时常地带在身旁,在生产队里,她的照片就插在桌子上的镜子内,只要坐在桌前就能看到。在铁路上,我就将她的照片插在毛主席语录的红色塑料封面内,打开毛主席语录就能看到她。

刚下乡时,得不到她的任何消息,后来在山的帮助下,通过他的妹妹,我才得知了她下放回到了东北,晓得她的通信地址后,我又一次的给她写信。尽管平一直没有给我回过信,然而对她的思念,当年却一直素绕在我的心中。

《无题》:“细雨渐沥夜更深,念友提笔表自心。信打今去能否返,低语颦眉问孤灯。”

《无题》:“阒寂子夜长不明,远思友人今失眠。往日欢颜浮眼底,尽心苦思不解平。”’

《我的心》:“再也听不见你的声音,再也看不到你的笑容,可你的名字,却永远铭刻在我的心头。花儿凋谢了还能重新开放、梦幻破灭了,是无法再挽回。我贞挚的、无悔的爱你,但不想让你有一分忧愁。我宁愿让爱情的火焰永远熄灭在我孤苦的心底,自己独自来承受这一切的痛苦,也不愿让你为我增添一丝的烦闷。但愿你——我心爱的平,在今后的生活旅途中,寻找到你心中的爱人,永远幸福地度过你欢快的人生。”

《你的照片》:“我将你的照片插在玻璃板下,让我坐在桌前就能看到。虽然你早已对我变心,但我对你的爱仍然很深。我希望有那么一天,我的心还能够点燃你对我的爱。尽管这已似乎不太可能,但为了珍惜这一份难忘的思念,我定会将它永久的保存。”

为了这份友情,我还喜欢上了一首“金真”的小诗,我把它抄在了日记本上,背诵得滚瓜烂熟,这诗名就叫《月明千里忆伊人》

当年,在遥远的故乡,

正值春夜的未央。

我们踏着明月的清光,

沿清溪柳岸的倘佯,

绵绵的细诉各自的衷肠!

春风卷起层层的柳浪,

露水浸润薄薄的衣裳。

年轻的姑娘,

情深谊长,

鼓舞他万里飞翔,

投身革命的战场!

今夜,依旧踏着明月的清光,

但他已在千里迢迢的异乡。

穿上戎装,肩上刀枪,

兀立在战斗的前方。

革命的波涛将席卷大海,长江,

不久,在我们旧游的地方

尽情歌唱,

把战士的心愿。

献给多情,坚强的姑娘。

这时的山和光之间己经产生了矛盾,有很久没有来往了。具体是什么矛盾,我不太清楚,只知道他们讲对方的不好之处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在铁路上,他们两人都给我写信,都是说的对方,也都不听我的劝解,好像是分子之时,有意跟我打个招呼。我想他们两的分手,实际上是他们两都开始想事了。

在农村不像是在城市里,什么事情都具体得很,实实在在的过日子,那会有烂漫的爱情。一个知青,连自己都难以维持生计,又怎么能去谈成家立业,组建家庭。何况都不想在农村干一辈子,不想在农村干一辈子,首先就不能“谈婚论嫁”,因为一但成家,就不可能招工进城,即使是回城怕也没有了一点希望。即使是真到了要成家的时候,找一个知青成家,还不如找一个当地的农民而家,因为二个外地人在那里成家后,无依无靠的,还是只能够靠自己,那种困难也应该是可想而知的。加之双方父母都不在本地,也就不可能有多少的家庭感觉,只有与当地人成家后,不管是男方的家还是女方的家,才真正会感到那里有了一个自己的家。

这时山是在想办法调回宁乡老家去,而光却在她所下放的大队上有许多当地的青年在追她。我修铁路回队后,我们生产队和大队上的许多年青人都说,光是广坪公社的一枝花,是下放知青中最好捞(捞--看的意思)的,能够找了她做老婆子,那就好啊。

这时光在公社水电站的工地,我们队上致也在那里,听致说,她在电站工地的知名度排名第一,整个电站工地上的人,没有一个不认识她的。每天围着她转的人都有好几十,不管她干什么,都有人帮忙,都有人照看。

有次我在公社邮局里玩时,无意间看到一封光的信,寄信地址上写的是“内详”,这是谁写给她的信呢?一颗好奇心,一种“探秘”欲,促使我偷偷地把她的那封信偷了出去,拆开看了,原来是跟我在“麻阳”修过铁路的一个当地青年陆写给她的信,从他写的信中我能看出,他们已经互相通了一段时间的信了,己经不是一般的熟人关系了。这侵犯“隐私权”的做法,那时也不犯什么大法,也没有人有精力和时间去叫劲认真,也没有地方去让你打官司,告状,做了就做了。那后来,也不知偷看过她的多少封信,只是我偷看了后又放到了邮电局,同时,看了她的秘密后当时也没有告诉过任何人,只有我晓得罢了。

这时,在广坪的十二个女知青中,虽然我认识的也有几个,可打交道的仍然只有她光,这还是因为山的原因,而与铃却还是像过去一样,不打交道。

当年的知青们初下乡时怕的就是恋爱,可青春期想的也是恋爱,和与异性的接触,怕是怕因此而种出苦果而失去招工进城的机会,想是因为青春期的冲动想有爱情的甜蜜。那时的我也是在发育期间,也不懂什么叫两性关系,只是一种天生的、原始的本能让我感到对异性的一种渴望。仿佛鱼儿渴望水一样,有水就有生命,就有活力,就有梦想,希望和自在。

那一段时间,我在日记本上留下了一些对这方面伤感的小诗,如:自忧:“一片深情如月满,独藏私意在心坎。所思佳人并不知,表白真心如何敢。”

《无题》:“久怀美名在心头,佳人不知独自愁。有情难表倾心意,胸中私语纸上留。”

《无题》:“林荫树下一点红,独花开在野草丛。孤单自叹开无主,何消争艳留己诚。”

“不在春风洒芬芳,离落夏后播清香。洁身虽好无人惜,只有愁人同命观。”

“山间竹梢月如勾,漫天星斗缀九洲。寂寞深谷鸦雀啼,孤灯屋内有人愁。牛织三相几重泪,故人异处烦忧最。观月心沉远怀乡,提笔悲歌无人对。”

其实在与异性的交往上我是一个有自卑感的人,我觉得自己是一个不受女性喜欢的那种男人。即长得不漂亮,又不会去讨女性的喜欢。由于这种内心的自卑感,使我表现出来的又是一种傲气,给人一种目中无女性的感觉,以此来掩饰自己那种内心的自卑。深层次的追究原因,就有可能与文革初期的那二次被同班女同学莫名其妙的骂有关。记得自从这二次被骂后我是发誓不再答理我们班的女同学。

这种表现,给许多人产生误会,让有的人说我在异性问题上是一种冷血动物,不近人情。这种表现,在女知青中,可能是连山公社大坪大队的立、而感受最深。

原因是有一次,记得是我刚从三线回会同不久,我到连山去玩,没有找到山,时间又晚了,在连山公社的集市上正不知往何处去是好,因为要回自己队上去,那几十里山路,天黑之前是走不完的。走不到就有可能迷路,一夜困在山中。不回去,在连山公社又不知往那里去才合适呢?正在这左右为难之际,遇上了立和而,她们俩人都是学校子弟,还是小学的到初中的同学,一批下乡的,只是从文革后到下放农村都没有打过交道,这时遇到她们,我是没有打算主动答理她们的,可她们主动的与我打了招呼,并为我解了难。她们叫我到她们队上去吃了晚饭,饭后又把我送到了大坪大队的其它男知青那里睡了一晚,这有了这第一次交往,应当说第二次遇到了她们,不说是感谢她们,起码也会主动上去跟她们打个招呼了吧,可是,我没有,而是装着没有看见她们,把头一扬,从她们身边走过去了。

我又不是恨她们,又不是不想与她们打交道,可为什么会是这样对她们呢?我想过就是内心深处的自卑感的驱使吧。立,有许多人称她是会同女知青中的一朵花,而也不赖,她们怎么会愿意与我打交道呢?我认为是不可能。她们那次在我为难之时主动帮助我,我认为她们是在可怜我,是对我的怜悯,而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在帮我。那种在为难时候对我的帮助,尽管我接受了,可它作为怜悯,还是伤害了我的自尊心。如果说是一般情况下,她们是那么对我,那结果肯定会不一样。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