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人

冷眼向阳看世界,风物长宜放眼量...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个个性好强的人,喜欢我行我素,走自己的路,做自己的性情之人。。。。我好朋友,但又不会惧怕孤独,因为朋友能够我带来快乐,而孤独可以让我更好的思考........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那个知青岁月【62】  

2011-03-05 14:16:01|  分类: 我的那个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下乡以来,二年多了,我还没有回过一次长沙,你说是不想回去吗,那是假的,因为人人都是做梦也想回去的,我不想回去不合常理。母亲多次来信,并寄来路费叫我回去,我都拒绝了,原因就是不愿意以一个下乡知青的身份回去。这我来时我就想好了,要么就这一辈子不回去了,那么就是回去后就再不用来了,什么回去了还要再来,就还不如不回去。

一个下乡知青,已没有了城市户口,回城住上十天半个月的,有什么意思。人家有工作的,每天要上班,那有时间来陪你玩。你没有工作,没有班上,每天坐在家里无所是事的,有什么意思。

当年我们毕业分配时是四个面向,分配最差的就是下放当知青,也就是当年被学校,社会看不起的人才下放农村,还要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人,你想这个下乡知青回去会不会搞不好还要受人家的白眼,看不起,我想有可能,如此这样,我那还不如不回去,待在农村好得多。

另外,来回又要几十元钱的路费,这几十元钱可以说比我们在农村辛辛苦苦干一年的收入还要多,是这样花了,也没有必要,我也有点舍不得。然而,母亲三番两次的写信来,要我回去,这种心情做儿子的那有不理解的。就是母亲不写信来要我回去,作为做儿子的,二年多没有看到母亲了,也应该去看望她了吧。可是做儿子的连自己的生计都维持不了,每个月还要靠母亲的支助,这一回去,又要花费母亲二、三个月的工资,做儿子的也于心何忍。自古道:忠孝不能两全,我也只能是这样做,咬紧牙关,坚持着,等待着幸运之星的降临。如果说,再熬上它二年,还是这样,那再听从母亲的安排,转回老家去,也省得母亲再为我牵挂、操心。是这样想好后,我就决定不回长沙去了。

其实回长是我最大的梦想,也是我唯一的梦想,如果没有这一梦想,在修铁路时我就会要求争取在那里招工了,没有要求,争取,也就是立志要回到长沙去。就在这之前的九月份,我不是就放弃了一次黔阳地区运输公司来招工的机会吗。我相信命运,我的命运一定不会是在农村干一辈子的命,命中肯定是要回到长沙的,这一点我坚信不疑。。。。。

但电报打来了,队长也知道了,我总不好告诉他这是假的吧,于是也就想假还是请,只是不回长沙去,请上半个月假,到县里其它公社的知青朋友那里去走走,看看,玩玩,散散心,也是很好的呀,了解了解同县知青的现实生活情况,对我来说,可能也会有所认识。

下乡两年多了,还只去过连山公社,还有黄茅、高椅、团河,坪村等一些有熟人的公社没有去过,借此机会正好去看看他们。

这时下在那边的知青中,有人已经入了党,成了先进分子,如范,就是出席县里的学习毛主席著作的积极分子,后来又出席了地区、省里的学毛著的积极分子代表大会,成了全县知青的典型。被县、公社两级革委会推荐,担任了大队革委会副主任,公社团委书记。县革委几次要调他到县里来工作,他都拒绝了。他说他不改变怀枧的面貌,他就一辈子不离开怀枧。他还说他就是要持在怀枧,要实现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改天换地的伟大号召,做一个大有作为的新型农民,把怀枧建设成为一个社会主义的新农村,成为全公社、全县的先进大队。

我是一年多没有见到他了,这一年多他的变化真的就那么大,难道真的是要刮目相看了。我真的很想见见他,听听他对自己前途的认识,对现实的理解。

他可是我从幼儿园到小学,和后来的中学时期的同学,还同住在一个村子里,从小就喜欢夸夸其谈的人哟,下乡第一年就在县城遇到过他一次,那次他就是在县城开什么会,也就听他天花乱坠般的喷了一大通的口水,这一年多未见,应该是又有了不少的长劲,口水会更多的了吧,真的很想看到他。

跟队长请假后我就先到了县城,在药材公司的涂那里,涂听说我想去他下放的公社玩,就要我先在他那里往二天,等他想办法请了假后陪我去。这也好,有他带路,省得我一个人去时不认得路,路上还不晓得要问多少路,于是我就在他那里先住下了。

那知在他那里住了二天,涂还没有请到假,还要我等,我也无法,只好继续等下去。

在他那里白天我也没多大意思,他们上班,也就我一个人在他们的房里,上午基本就是睡懒觉,中饭后天气好就出去走走,不好就在他屋里看看他的那些什么医药书。县城不大,按当年我们的说法,也就是不要一根烟的工夫也就能够将整个县城走遍。

第五天应该是到高椅去的,早饭后涂的同事叫他去,说是领导要他去有点事,涂去了一会回来对我说,领导安排他今天有点事,高椅今天不能去了,又要等一天去。这早饭后没事,我就到大街上去走了走。

幸运之星的降临,总是在神不知鬼不觉中突然降临的。这天上午十点来钟,我在县城的长途汽车站里,查看到高椅、黄茅那边方向每天的车次和时间时,遇到了三名认识的女知青,张、雷、李。张和雷是我小学同学校的同学,下在高椅那边的、而李是同我一天下在我们公社的。她们见了我后,都急切的告诉我,说她们已经找了我二天了。是什么原因让她们要找我呢?根本没有我问话的余地,她们就七嘴八舌的就告知了我原因。原来是好事情,长沙市XX军事管制委员会来了二名干部,到会同县来招工,只有四个名额,县革委和县知青办推荐了四人,除了她们三人外,还有一个就是我。可就是找不到我,这人到底上那里去了呢?都不知道。

这天,她们上午没事,出来转悠,没想到在这汽车站看到了我。她们还告诉我说,她们当天下午就是体检的时间,招工的人说,如果这天还找不到我,那他们也就会不作打算了,因为这已经是年底了,招工指标不能够跨年度,也就是十二月三十一日前必须办完一切手续并回到长沙。

我听明白了她们讲的后,马上就跟着她们到了县革委会的招待所,并在那里见到了省城里来招工的二位干部。见到那二位招工的干部后,其中一位年长的陈姓干部就向我简短地介绍了一下他们这次到黔阳地区招工的情况,

说他是长沙市XX军事管制委员会政工组的干部,年轻的姓黄,他们这次来,是通过省革委,和黔阳地区革委,到黔阳地区各县区内招收二十名知青,现已在其它县招收到了十六名,留了四个指标到会同县。这二十个指标是怎么来的呢?原来是通过省里同意,与黔阳地区对调的二十个指标。是七一,七二年他们军事管会里接受了一批从部队转业来的退伍军人,其中有二十名老家是默阳地区的不愿意在长沙工作,要求调回家乡去,通过省里出面,同意与黔阳地区对调二十名人员,由于已经有工作的对调工作量大,牵扯到对调人原工作单位放不放的原因,年内难以办完手续,所以才决定将对调改为招收,又因黔阳地区的人不愿意在长沙工作,在长沙工作的还要求调回去,因此在此招工时,长沙方面就只同意调长沙下放知青,这就才有了这次对长沙下放箐的招工。

又说,他们是通过县革委、和县知青办的推荐,确定了我们四个人,就我一个男的,她们三人都顺利地通知到了,并填好了所在表格,只有我还没找不到。县革委打电话要公社找、公社要大队找,一直到生产队,都说我是请假回长沙去了,可长沙那边他们打电话到单位要单位派人上我家去找,我家人又说我根本还没有回去,所以他们也不知道要怎么才能找到我了,说这二天他们如果再找不到我,那他们也就只好就放弃我了。

介绍完情况,他又问了我个人的一些想法,尔后,他就从他随身携带的公文包里掏出了一份招工政审表,要我马上在招待所里填好,填好后他们就马上赶到县革委、县知青办盖章、签意见。中午,我们一道在招待所里吃的中饭,下午就安排我们四个人一道去了县人民医院检查身体。

下农村时,不用检查的身体,招工进城时可要检查身体了。好得身体都不错,四个人全部过了关。这时我记得好像已是十二月的二十一、二日,距离七三年元旦只有十来天了。他们要求:我们四个人必须在三天时间之内,把公社、大队、生产队的手续全部办好,交到他们手上,并在年底回到长沙,一定要在七三年的元月一日赶到长沙市XX事管制委员会报到。而他们要在七二年年底前为我们把地区的、和长沙那边的手续全部办好,好让我们新年的第一天就可以在长沙市XX事管制委会正式报到上班,这真可说是迅速,顺利的啦。

只有大半天的时间,就将我的命运来了一个180度的转变。当天晚上,我去涂那里睡觉时,向涂说起这件事,他根本就不相信,说那里有咯么快就喊办完手续走人的事情吧。说他那时调到县药材公社都搞了好久。我将县革委会和县知青办签好了意见,并盖上了大红印章的长沙市军事管制委员会的招工表把他看了后他才相信我这说的是真的。

高椅、黄茅那边不能去了,第二天一早,我就同我公社的李二人一道乘车回了广坪,并跟她约好,第三天上午再在公社会面,一道去县城将招工政审表交到长沙的招工干部那里去。这招工政审表的意见应该是从下往上的一级一级的签,可我的当时却是逆向签的,先上再下的,这可能是因为时间紧,首先就把县革委会和县知青办的签了,再拿到下面公社、大队、生产队委员会已去签,实际上这也就成了过门,那有上级都签字问意了,下面还有不同意的?这下面的人也不蠢,应该不会不同意,不签的,只是履行手续而己了吧。

我当天回到大队,就找到大队主任屋里,大队主任已经听说此事了,只是不知道我能不能够走得了。他看了政审表上的签字和印章后,才知道没有一点问题了,马上就在表上签了意见、盖了印章,之后他说了一大堆希望的话,主要是希望我回城以后一定要好好工作,同时不要忘记他们,今后有机会,一定要再来这里看看他们。

麻烦主任签了意见盖了章后我才回到生产队,这时队长他们出工还没有回,我就先到了房里开始整理自已的东西。因为这次与去修铁路不一样,一是不需要再回来了,二是回长沙去,家里大部分东西都有,所以有一些的东西就不存在要带回去,可以不要了。我翻看了好一阵自已的东西后,决定只带自已在农村所有的笔记、日记等文字的资料走,另外就是穿上身上的衣服,其余的一概不要了。

当晚,在队长家吃饭时,队长问我要带些什么东西回去,告诉他,他好去想办法解决。我告诉他要带的东的后,他还觉得不应该,说快三年没有回家了,这次回家无论如何都要带点东西回去孝敬孝敬父母呀!

在队长的再三劝说下,我才同意了带些乡里的土特产回去。我让队长帮我打几十斤粟米糍粑,再挖一点冬笋就行了。队长的意思是要我借着这次招工调回长沙的机会弄一点木材回家去。那年月,在长沙城里,要搞一点木材,那是相当困难的。要搞好一些的木材,还根本就不可能。会同是山区,出木材的地方。而广坪又是闻名中国的广木之乡。人家想要还没有机会,而我有机会却不要,队长说我是真的蠢。

木材当时在林区要运出去,没有手续是不行的,手续也不是容易办到的,但是户口迁移和招工调动,就可以凭户口迁移证去批一个立方米的木材准运手续。我们当年带队下放的长沙干部到了那里,第一个想法就是要当地的人帮忙,千方百计地想弄到木材出境手续,搞一点木材回家。

我不要,我跟队长说,我从来就没有想过从农村要搞点什么东西带回家,而只是希望自己能够早一点回家。这一点现在实现了,我也就满足了,无须再有其它的需求。而父母亲对我也从来没有希求过我什么,要我带什么东西回家,只要我能够人回长沙,也就是他们最大的满足了。

    当晚在队长家队长为我签好了意见、盖好了章后,还跟我聊了好一阵。他说他早几天听大队主任说有长沙招工的来了,要招我回长沙去时他也急了,说这么好的机会,能够调回长沙去,错过了就真可惜。他还愿我,为什么迟不回去,早不回去,偏偏选了这个时候回去,搞得刚刚走了,又要赶了回来。这下,他见我没有回去后,还办了手续,他才放了心。

他真为我高兴,说我们三个人,只有我家庭出身最好,又最安心,快三年了,才请一次探亲假回家,结果还没有回成。他早就想,三人中我一定是第一个调上去的人,现在果真如此,他也希望我回去后,有机会,一定还要再回来看看他们。

根据审批表格的要求,第二天一早我就带着审批手续到公社去办手续,那知那公社负责知青工作的武装部长不同意为我签字、盖章,按照他的说法,广坪公社的二十个知青中,只有我一个是表现最差的。说我三年了,还没有与贫下中农打成一片,不但在穿着上还是搞特殊化,就连语言上也是特殊化,没有一点点的改变,会同话都不会说,怎么能说接受好了再教育。

按照他的逻辑,那是只有我一个人还没有一点改变。因为我们公社的知青中可能也只有我一个人还保持了刚下放时的穿着打扮,也说不好一句会同话,难道说,只有在穿着上,语言上改变了,就是接受好了再教育?我真的不理解,可又不能为此事去跟他争辨,只好带着这个问题当天就赶到了县城,找到了那二位招工干部,把我在公社办手续遇到的问题告诉了他们,他们听说后要我先在他们住的地方等着,他们拿着我未办好的手续马上就去找了县革委、和县知青办。大约一个多小时,他们从那里回来告诉我,说县革委和县知青办的负责人都表了态,此事不用我再去找公社办了,他们会派专人去帮我办理好的。为了让我更加放心,那二位招工干部还对我说,这次会同招人,四个人中还只有我是他们最满意的,说县革委和知青办向他们推荐时,重点就介绍了我在修三线期间的表现,并且说我有1米75的个子,能够打篮球。他们听后又把我的情况向长沙他们单位的主管军代表做了汇报,军代表听了很满意,说一定要把我招过去。就是这样,他们才在县里没有找到我之时,才通知了长沙方面,由军代表安排专人到我家里去找人的。说军管会的军代表就喜欢打篮球,很满意他们这次在会同招到了我这个会打篮球的。到这时,我才知道这次我为什么会有这样幸运了。原来这一切都要归功于县革委会的副主任,我们“县铁指”的朱副指挥长。是他的权力推荐和介绍,才让二位招工的干部下决心要招到我。朱副指挥长为什么极力推荐我呢?这就是在花桥会战中那次冒着生命危险,冲上山坡,在泥石流中排险的突出表现,让他念念不忘。那次,他就在工地临时指挥所里,他当时是工地会战的总指挥,目睹了这次整个的排险过程。另外,还要感谢三线上我们的连长和营长,由于他们俩人都爱打篮球,经常叫我打篮球.让我有了表现的机会。如果不是怀化大下马,首长还想成立一个篮球队,将我调到营部去专门打篮球呢。我在花桥会战中入团,也应该是朱副指挥长的指示,不然连长怎么会说,如果当时我是共青团员的话,那就可以加入共产党了。还主动提出要我写申请,一次申请后就批准入团,并且很快就批准了。

当天在招待所吃完晚饭后,招工的二位干部又当着我的面与长沙的单位领导通了电话,把我的情况作了专间汇报,他们单位的领导还说得好些,跟他们说,如果是招不了,那么其它三个都不要了。如果仅仅是因为公社不签意见、不盖章、不办手续,只要县革委同意放人,那么公社的什么手续都不要了,一切回长沙从重办新的就是。这就是说,只要县革委在我的招工政审表上签了字、盖了章,同意放人,并开出介绍信,粮食关系就能够办好,只要有了粮食关系,那么公社管其它手续也就都可以不要了,什么户口档案,这都是当年军管会内部就能够办理的事情,军管会自己就有这样的权力办理。有了这一指示,他们只要求我在七二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前赶回长沙去,元月一日能够去军管会报到就是,办不了的手续就不办了,而我当时听了这一些也确实什么都放心了,只要想如何到时去报到就是了。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