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人

冷眼向阳看世界,风物长宜放眼量...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个个性好强的人,喜欢我行我素,走自己的路,做自己的性情之人。。。。我好朋友,但又不会惧怕孤独,因为朋友能够我带来快乐,而孤独可以让我更好的思考........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那个知青岁月【64】  

2011-04-18 21:19:21|  分类: 我的那个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叫开幼儿园的大门,是母亲开的门。母亲还是老样子,可我的变化却是大多了。在农村的近三年时间里,我人瘦了,长高了,晒黑了,可身体却强健了好多。

自从公安军管会的人到我家去找我,并告诉了我母亲我已被招工到省城的情况以后,她就将我的房间收拾好了,还准备了一些我喜欢吃的菜,天天就望着我回来。只要听到有人叫大门,就想着可能是我,马上放下手头的一切赶去开门,开了无数次的大门,望了好几天,这天总算是望到了。

进屋不久,住幼儿园大院内的肖外婆、肖外公就来了。肖外婆、肖外公她们老二口都好讲,喉咙又大,进屋后又是道喜,又是祝贺的,使我们屋里顿时热闹起来。肖外婆的小女儿英是跟我同一天去会同的,还跟我分在一个公社,可我对她的情况一点也不了解,连同她是几个人下在一个生产队,下在几队都不知道,只晓得我们是下在一个公社,她是在壕鸡坪大队,这个大队有十二个女知青,其中有三个是学校的家属子弟。我就怕她们老俩问起英的情况,因为我真的是一概不知。好得她们也没有问起,使我还不至于感到难堪。

下乡时,肖外婆两口子就希望她们的女儿英能够与我分到一个生产队,也好给她女儿以照应,可我就不想同她分在一起。因为,那时我根本就不喜欢与学校的女同学打交道,更不愿意与她们有任何交往。只有光例外,那是因为山的原因,不然也不可能有交往的。那玲、而、立也就是因为这原因,才让她们觉得我不可理喻的。

母亲的饭菜还没有上桌,窗外的马路上就有人在叫我了,一问,原来是老朋友国在叫。他是骑单车从外面路过,看见我房里亮了灯,想起应该是我回来了,才停下单车叫的。

国是我中学时期几个要好同学中的一人,致回来后,肯定与他商量过,打电报要我回来的事他也一定知晓,几年没有见面了,还是很想念的。这次,他也听说了我被调回长沙,并在元旦节前一定会回,所以,他每天下班路过我家时也就特意留了心,看我的房里有不有灯。一连几天,这天总算是看到了,于是也就兴奋地在马路上大叫了几声。小石进屋后,马上就说起了致,说他白天还到了他厂里,说“闯溜子”元旦节前肯定会回来,元旦休息,一定要把那些在学校时好得好的,在长沙的朋我全部约了,到“闯溜子”的家里去聚一聚,好好地玩上一天。

母亲听说有同学要来玩.也高兴的说:“我们家很久没有热闹过了。叫大家来热闹、热闹,高兴、高兴吧。我家儿子这次招工调回了省城,还分配了一个好工作,是应该好好庆贺、庆贺。”

国也没吃晚饭,母亲又临时煮了些饭,边吃边聊的吃完饭后母亲清场,国又聊了一阵才走。

国走后,母亲才跟我说起了这次招工的事,说那天来了二个人,到家里来找我,说是军管会的,她一听,还吓了一跳,以为是我在乡下出了什么事,军管会找到屋里来了。只问那军管会的同志,说是出了什么事。可那军管会的二个同志都不肯说是什么事,只说是好事,走时还留下一句话,说我如果回来了,就要我到军事管制委员会的政工组去一趟,弄得她心里紧紧张张的,几天还睡不好觉。直到几天前,那二位同志又来了,他们才告诉我妈妈,说是我已经被招工回城了,调到了他们军管会工作。说是军管会的军代表要他们来告诉她,如果我在元旦节前回了,就一定先到军管会去一趟,说是军管会元旦有场篮球比赛,军代表想要我去打打篮球,这一说,她才明白了是什么事,又高兴得几晚睡不着觉。

会同下去了那么多知青,还没有一个真正调回了省城的,母亲做梦都想我能够调回省城,可她做梦都没有想到我能够这么快地就调回省城,还是第一批调回省城的。

母亲还告诉我,说自从我下乡去以后,有许多学校的老熟人都跟她说,你儿子就是太调皮了,在社会上操什么水老倌,不然是肯定不会要下放农村的。

还有彪的妈妈,经常在学校里跟学校里她的一些同们说,她儿子彪就是不应该跟我在一起玩,就是跟我在一起玩才学坏了,不然怎么会被分配到湖南绸厂这样的单位呢。为这事,彪的妈妈还同我母亲吵闹过一次,弄得互相见了面都不理睬。我母亲跟彪的母亲是同一天在学校参加工作的,也喊是老同事了,就为了一个这事也不值得吧。

母亲还说,这次我调回了省城,还安排进了省城的军管会工作,在我们这一群朋友中,工作算是最好的,真是为她争了气,让她脸面上也有了光,真叫她从心里就感到高兴。

第二天是三十一日,七二年的最后一天,我一直睡到母亲叫吃中午饭时才起床。吃完中饭,我一个人就到外面去走了走,看了看这离别了近三年的家乡——岳麓山下的大学校园,看看有一些什么样的变化。

我沿着麓山南路走到了师院咐中,在校门口没有进学校去。然后折回麓山门,往岳麓书院、望江楼、到爱晚亭,再从爱晚亭那里走大路下山,经桃园村到学生一宿舍,建设村食堂、建设村、棉花场、到民主村。民主村己没有过去热闹,细伢子们少了许多。在民主村的上院里,我到了赵娭毑、陈娭毑那里坐了一会,本想一路看看父亲的,可他没有在家,只好等下次了。

这一路看来,家乡没有一点变化,一切如故,只是在我的眼中,好像还变小了,变窄了,这可能是我们人长大了,眼睛看多了,看广了的原故吧。我们再不是父母亲身边的雏鸟,而是在蓝天上飞翔过的苍鹰,不再把鸟巢边的大树就当成我们整个的世界了。

晚饭前回到家里,弟弟己经回来了。他这时已经有了工作,在大庆路绸呢四店当学徒。弟弟是因我己经下放了农村,他毕业分配时才留在了省城,分配在当时的财贸团学习,参加了湘江大桥的建设,后才安排到了绸呢四店。这二年多,我对于弟弟的了解一点也不多,也没有互相通过信,只是母亲在写给我的信中偶尔提到他,告诉过我一些他的情况。

见面后的弟弟,已经不是我头脑中的那个阿弥陀佛的弟弟了,他长高了、帅气了,一个大分头,一身当时省城里流行的劳动布的学生装,一辆时髦的永久三一型跑车,是典型的省城青年哥哥派头。元旦节,他们商店不放假,母亲打电话叫他回来,是要他抽空到汽车南站去一趟,帮我把托运回的行李给取回来,省得让我又到城里去取。

晚饭时母亲还告诉我,说军管会的同志打电话来了,说元旦节军管会也决定放假一天,原定于元旦到军管会报到的,改为了元月二日,

这样,元旦我就可以再休息一天,坐在家里安安心心地等朋友们来玩了。

元旦这天,我早早的就起了床,吃过早饭就帮着母亲准备中午的饭菜,到十点来钟,国才来。国说,等一会,致、彪、山都会来。国来后,也帮着策了一会小莱,那三个人才来。

这三个人只有彪二年多没有见面,本应该跟他更有话说些,可听到母亲说的他妈妈讲过的那一些话,联想到在铁路上修路时,我写信要他帮忙在省城弄一粒军大衣的钮扣去,他纽扣是帮我寄了去,可信封中连一个字也没有的令我生气的那件事后,我对他也觉得没有什么话好说了。既然是跟我学坏了,你完全可以不再跟我玩,省得学得更坏呀。可他来了,为了顾全朋友们的脸面,我也没有必要去过数落他吧,只是也没有必要再像过去那样对他仍旧热情了。

四个人在一起聊了一会天,吃完中饭就一起上了岳麓山,到山上去走了一转,在蔡锷墓前坐了一阵,共同回忆起分别前的情景。

这时的郭已经随他父亲回东北老家了。他母亲七一年病故以后,他父亲就要求调回东北,要不,他那年初中毕业,不去东北,也是下农村对象,因此,与他今后是很难再见面了。明、宏、劲都在外地,元旦都没有回省城,只能看春节时能不能回来聚一聚。只是那年分别时在蔡愕墓前相聚的那些人要同时再聚在一起,已有点不可能了。

下山后,在我家吃过晚饭,因第二天我要去报到,不能玩得晚,他们也就走了。

他们走后,我想起白天他们说的我的头发还有点长,还需要剪去一点才好的话,我就去了理发店,再次理了一个头。他们说,参加工作后,有些领导就是注重第一印象,要我在报到时一定要注意,所以,这次干脆就理成了个小平头,省得别人再说我头发长。

这就是我在这不到一周的时间里理的第三次发,最后,理成了一个乡下人常理的小平头。

是呀,一个人出门在外,与人交往,外表形象是给别人的第一印象,这个第一印象的好坏,很大程度上可能决定你的交往质量,也就是别人能否愿意与你交往态度。我在中学的第一印象,下放农村的第一印象,给人都可能是不好的,是要改变一下了,这可不像是下放农村呀,这可能就是今后一辈子工作的单位,和要一辈子打交道的同事,领导,是应该在报到的第一天,给他们留下一个好的印象吧。。。。

 

                                              【全文完】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