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人

冷眼向阳看世界,风物长宜放眼量...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个个性好强的人,喜欢我行我素,走自己的路,做自己的性情之人。。。。我好朋友,但又不会惧怕孤独,因为朋友能够我带来快乐,而孤独可以让我更好的思考........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那个知青岁月【63】  

2011-04-04 21:00:13|  分类: 我的那个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天下午,她们三人都办好了所有的手续赶到了县城,这样就只有我一个人的手续没办好了,而我的手续县革委已经答应招工的干部,等他们派人去帮我办好后再寄往省城,这样我的手续等于是也落实了,不用我再担心。

第二天一早,军管会的两名干部就县革委去帮我们办好了调令手续,调令手续上明确写着,兹有我县下放广坪公社龙孔大队十一生产队的知青XX因革命需要,经县革委会研究决定,调往省城市军事管制委员会工作,于一九七二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前到省城市军事管制委员会报到,当我拿到这份调令时,我的心终于铁定了。要知道在当时的那个年代,公社革委会的那枚大印是真正是能够左右一个人命运的,因为那枚大印就是权利的象征,谁掌握着这方大印谁就掌握着别人的命运,我的手续就因公社革委会这级没有盖章,让我心急如焚的不知所措,真是喜是有急,急中有忧。。。。

拿到了县革委的调令也就没有了忧虑,余下的就只有了喜和急。军管会招工的两位干部将我们的手续发给我们后就离开了会同,因为他们也要急着赶回去在年前为我们办好长沙和省里的有关手续,因为这手续不办好,跨年作废就不能够办了,只是他们走时还反复交待我们,一定要我们记住报到的时间。

送走了二位招工的省城干部后我们也就赶紧离开了县城,回到各自的队上去做准备了。

这应该己经是二十五日了,离元旦节只有六天的时间,因当年从会同到省城的路程要三天的时间,我们必须在二十八日前把行李运送到县城,才可以赶上二十九日一早从会同直发省城的长途汽车,也才有可能在三十一日赶到省城,所以一切事情都要抓紧。

我和李在回公社的路上就约好二十六号下午在公社汽车站会面,一同离开公社去县城,乘二十七号早上的车离开会同,可我回队后发现,队长说为我打的粟米糍耙还只把粟米的踏了出来,还要等到第二天再打,那第二天下午也就无论如何也不能够离开广坪了,所以我也就没有同李一道走。

二十六号一早,队长就安排了几个劳力挑了谷子去公社粮站帮我把粮食交了,而我也同去粮站办了粮食迁移手续,办粮食迁移手续时遇到了李,告诉她不能同她一起走了,让她先走。

 

其实这人也就是怪,想的时候是只要能走,随时喊走都行,可到了这真正的要走的时候了,又想多待上几天,想再多看看这里几眼。

人终究是有感情的动物,在这里不知不觉的生活又快三年了。来时,我们虽然没有作长久的打算,可也把这里当作了我的第二故乡,离开它,不是舍不得,而是不能够忘记它,因为我们这一生中最美丽的青春年华就贡献在了这里。在那时我认为,那种贡献,对社会,对个人都将是无什么意义的,也没有创造什么财富,就像是把三年的青春埋藏在了那里。

埋葬也要有祭奠,这种告别,就像是埋葬的祭奠,埋葬旧生活,迎接新生活的一个祭奠。我花了一天的时间,几乎把我们生产队、大队我曾经去过的地方都走了一遍,只是那时没有照相机,不能把它们都一一拍了下来,而只能将它们深深地刻在我的脑海中,留在我的记忆里,保存下永久的印象。

到了银、煌家打了一转,告诉他们,我就要离开龙孔了,今后能不能再见面,这就难说了,只能对他们说,我是永远不会忘记他们的,有机会到会同,一定会去看他们。

在生上队上,我只同队长一家人道了别,这是因为我住在他们家楼上,只在他们家里麻烦了的原故。队长说,生产队没有钱,不能把生产队欠我的钱都算给我,只能是继续欠着。但这次我办手续送粮的钱,生产队全都给我,就不留一分了。按队长的说法,生产队第二年年终决算分红的钱,就只能全部欠着,连多余的粮食也无法折算成钱算给我。其实那对我来说.已经是无所谓的了,只要能够走,那还有什么意义呢?今后是吃国家粮,有国家供应了,不像在生产队,还要靠那一点钱、粮度日糊口。

队长为我准备的粟米糍粑有几十斤,加上挖来的冬笋,买来的板栗,和我要带回去的笔记本等足有一百多斤。我把带来的箱子装满了,还不能装下,队上又从在生产队里帮我找来一个装化肥的纤维袋,再装了一袋子。其实这么多东西,拿回去也吃不完,只是想起母亲常在信中说,她幼儿园的好多个同事都很关心我,经常的给予她一些帮助,如粮票,母亲一个月都只二十七斤,那还有许多支助我的,就是她那同事们送的,所以这次回去,就让母亲送一点这乡里的土特产给她们,以示感谢。冬笋和板栗长沙还是有买的,只要这粟米粒把是有钱还买不到,所以粟米糍粑我带了好几十斤。

悌不知听谁说我已被招工到长沙,元旦前就要走,这天,他从林场也特地赶回到队上来为我送行。这一餐饭是在队长家吃的,队长夫人这一餐多做了几道菜,还专门杀了一只鸭,说我这是在他家的最后一顿饭了,应该做好点。悌不知从那里弄了一瓶酒来,我们和队长三人把一瓶酒均匀,就把它消灭了。

这晚,我和悌两人在房里扯了大半夜。他为我又能够招工回到省城去而高兴,同时也为自己未来的命运而感到忧虑。三个人一同从省城到这里来的,而今却不能一道回去,我一个人先走了,致又忙着办病退要走,可能在这里的时间也不会长了。而他一个人留在这里,还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才能离开这里,暗淡的日子对他来说,还不知有多久,他心里也不好受。

希望总是有的,这是大家都知道的,只是那希望在当时是那么的渺茫,无着落。悌睡着后,我由于兴奋,一点睡意也没有。我拿着一支粉笔,在小屋的木板墙上,写了一首我所喜欢的小诗《明天》:“我伏在窗前,让黑夜快点过去。希望的梦啊——总是做不完的。黑夜里总会有星光,白天怎能叫太阳躲藏。明天,是个幸福的日于。明天,是我的希望。”这首小诗是小说《红岩》里那些革命先烈在国民党,反动派的牢笼里写的,现在我把它抄写在这农村的小屋墙上,也是想让他们能够时时看到它,而不放弃希望。

第二天一早,也就是七二年十二月的二十八日,我没有惊动生产队任何人,早饭也没有吃,就离开了生产队。杜某帮我挑着行李,把我送到了公社汽车站。在汽车开动时,悌流下了眼泪,我看见他流泪,我的心也不好受,也忍不住地流下了泪水。终究是在一起生活了几年的朋友,一个锅子吃饭,一个屋檐底下同宿,再怎么,也还是有感情的吧。

当天到县城,买了车票,把行李托运后,我就到了药材公司涂那里。在那里正遇上了几个长沙知青,于是一起玩了一阵,也算是为我送了个行吧。那天,在县城照相馆还照了一张相,有涂,我、黄、健、杜、南、龚。这是在会同照的最后一张相,这一张照片与第一年的那张照片相比,大有不同。那还有一点年轻人的味道,一个个都是老气横秋的,失去了青春的光华。

 “来时的前夜,我像鱼儿在河里,整夜不闭眼,朝霞升起,要向大海游去。去时的前夜,我像夜莺在树上,整夜的歌唱。太阳升起,要向空中飞去。”《别莫斯科·戈壁舟》这一夜我的心早以飞到了故乡,飞到了那久别的山下,和江边,飞到了我的家。

二十九日早上,告别了涂夫子、小豆豆,到县汽车站上了车,汽车开动后,心里就只嫌汽车跑得太慢,可实际上汽车已经跑得够快的了。到底是专门跑这一线路的长途司机,二天的时间就跑到了省城,比我们去会同时快了半天的时间。

当天晚饭前客车到邵阳,并在邵阳过夜。这是我第一次到邵阳,吃晚饭后就在邵阳车站附近溜达了一会,回到旅社才一会,就有人进来查房,查验证明。我把县革委会的调令,和大队开的证明,粮食迁移证等给查房的警察看,那查房的警察还仔细看了证明好一会,还盘问了我一阵,好似我是一个什么坏人,拿的是假证明一般。在检查了我的随身行李,证明,没有发现什么问题之后,他们才离开。

他们走后,我在旅社里听服务员聊天时,才知道.原来是旅社服务员看到我单身一人,随身又没有什么行李,而头发又长,穿着又邋遢,一身“油抹令光”的,就像一个外逃的阶级敌人一样。是旅社服务员的警惕性高,怀疑我不是好什么人,马上就报告了当地的公安派出所,那公安派出所的人就是冲我而来的。

其这一是穿戴难道就不像个好人?我从旅社里的镜子上端详了自己一会,觉得这个样子还是不妥,头发就长了一些,与身上的那件劳动布的学生装非常的不协调,于是我又走出旅社,去找理发店理发。我这头发还是先天时在会同县城才理的,就是为了回长沙才去理的,怎么还太长了呢?原来我己经有四、五个月没有理发了。我从铁路上回队后就说,我不离开会同,也就再也不理发了,让它去长,长得能扎辫子了也不去理,看头发长多长了后才可以离开会同。

头发太长,理发店的师傅不敢大刀阔斧的剪,还是为我留了个大背头。如果当时要求理发师傅多剪去一点,也不至于这第三天在邵阳又要去剪。在邵阳剪的是西式头,可还是不理想,这头发到长沙后,又去理了一次,剪成了小平头,以至到公安军管会去报到时的打扮都成了乡里伢子。

人都说“归心似箭”,汽车司机也可能想要早点把这车人送到省城后好返回家中过节,二天半的路程,硬是提前了半天。这好死了我,可以早半天到家了。

一九七二年十二月三十日下午四点多钟,汽车到达省城建湘南路的长途汽车南站,下了车,出了站,在站门口就看见有到溁湾镇的六路公共汽车,我一爬上车,在溁湾镇再转了个五路车,大约六点钟的时候,天将黑时到了家。在离别了整整二年十个月,1037天后,我又回到了阔别了的故乡,我日夜想念着的家,并目实现了自己最初的愿望,一次性的回来了,又有了城市的户口,城市的居住权,再不用去那会同了。

我的那个知青岁月【63】 - 三人 - 三人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