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人

冷眼向阳看世界,风物长宜放眼量...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个个性好强的人,喜欢我行我素,走自己的路,做自己的性情之人。。。。我好朋友,但又不会惧怕孤独,因为朋友能够我带来快乐,而孤独可以让我更好的思考........

网易考拉推荐

往事的记忆【12】  

2011-05-17 10:44:07|  分类: 往事的记忆---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学六年[3]

二年级时我们是二三班,教室在文庙前坪右手边的中间那一间。这教室虽比一年级时的教室要小,却因为两面都有窗户,且窗外开阔,光线可好多了。

这一年,我们这个年级好像少了二个班,在我们隔壁的是二四班,怎么少的,应该是有一些学生留了级,留了多少不知道,可少了二个班是肯定的,因为一年级时有一六班,到二年级时只有了二四班,而我们一四班没有一个同学留级。

文庙前坪是学校做课间操的场地,每天上午二节课后在这里都要做广播体操。我们班的领队一直是毅强同学,就是他后来担任了学校的大队委后,班上的领队仍然是他。

那时除了要做广播体操外,还要做眼保健操,眼保健操是在教室里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做,记得一天二次,有好几个同学担任过班上的领操。

那时在小学生中流传着这样一首童谣,唱的是:一年级的啰嗦,二年级的哥哥,三年级的游击队,四年级的被枪毙。从这唱词中一、二年级的好懂解,可为什么是三年级的游击队,四年级的被枪毙呢?就不好解了。可那时的我们尽管是不解,可仍然唱得欢,唱得起劲。

那后二句后来想应该是:那时小学分初小、高小,1~4年级为初小,5~6年级为高小,由4年级升5年级叫初小升高小,要进行升学考试,升学考试还是比较紧的,为了能顺利通过考试,四年级时在学习上就抓得紧多了,而那被枪毙应当是指不能跟班升级,被留下来了的叫被枪毙了。

二年级的学生比一年级的学生调皮些是属正常,因为一年级是刚入校的新生,在学校属正宗的小字辈,环境生疏,对老师和学校还有点寞生感,和畏惧感,加之上面还有那么多比自己大的学生,所以在各方面表现都会要老实些。

一年级时,我们班课堂上真是没有发生过任何大小违纪的现象,和违规的行为,受到所有上过我们班课老师的好评。而二年级时有的同学表现不同了,经常有些过火的玩意儿出现,印象最深的是有段时间个别同学总喜欢在教室门的门页上放扫把,让推门进来的同学推门进来时那门页上的扫把掉下被打中。也有不用扫把而用盆子盛水放在门页上的。

有次不知是谁在上课铃响后还将扫把放到了门页上,那知那上课的老师正好从那张门进教室来,扫把不偏不歪地正打在老师的头上,老师被扫把打了,非常生气,站在讲台上就质问全班同学,这是谁干的?全班同学没有一个支声的,就连班干部们也没有一个站起来指认的,老师更是生气,说不查出这人来她就不上课。

肯定不是班主任的语文课,那时在教室里还有什么课呢?应该只有数学课了。这女老师也硬是想不起叫啥了。

后来这事不知怎么怪到了红的身上,只记得老师叫红站起来,红不肯站,老师就上前去拉,他还是不站,老师见红这样顽固,一怒之下,将红强行拖出了教室。

红被拖出教室后老师就将教室门给扣上了,红在外面推门,并大吵大闹,老师不理他,后红就抓起一把把的泥沙从门页下的门脚缝中丢进教室,老师气得冲了出去,抓了红就往学校办公室拖去,弄得这堂课也只上了不到一半的时间。

好像此事发生后,在门页上放东西砸人的事才就再没有发生过了。

这年班上不记得是搞一项什么活动,在教室内进行的,只记得班上的同学,炬、红两姊妹在讲台上朗诵了一首诗歌,诗歌名为:“爸爸的皮带”。

小学校内只有一所厕所,这厕所在文庙后那上面的教室边,也就是望江楼的下面一点,这细伢妹子的屎尿多,六七百小学生一所厕所那能满足得了?于是,在那课间休息的十分钟里,前几分钟厕所里总是人满为患,门外还站着许多的人在等候,弄得好多的同学们都有点搞手脚不赢。

女生无法,只有排队等候,而有的洒尿男生等不及的就往望江楼那山坡边的背僻的地方去捡场了。

那时在文庙往松林斋去的小路边,也就是我们后来五六年级时教室的外面不远处,有一棵从地面就空了心的,并裂开了好大一个口子的大楮树,不知是谁在那裂口的树心中摆放了一口大水缸,也不知摆放者是不是有意让男学生们在那小便的,好多低年级的男学生就在这里将小便洒在那水缸里,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这很合摆放者的心意的,因这粪水正好用作种蔬菜的肥。

二年级时的教室离这地方不远,我记得我们班的男同学那时好多的就是在这里小便。

上小学后到底比幼儿园时聪明些,那用纸折飞机也有了一些讲究,知道怎样平衡才能让纸飞机飞得更高更远。后来还专门做了一种滑翔机,不要用力,只要轻轻向前一推,纸飞机就能飞很远很远的,只是做这种滑翔机很难一次做成功,因为它的机头重心必需与机翼机尾相称,所以要多次试飞、改进,才行。

这种飞机,我们班志清做得最好,他知道在机头上另外再包上一层纸来增加机头重心,然后通过试飞再慢慢减去机头的包纸。

那时的小学设施不好,还极少,对于我们这些低年级的学生来说,学校里几乎是不能提供任何的娱乐设施,于是,我们低年级的学生娱乐都只能是靠自己个人解决。

那时的学生家庭都不富裕,不可能有钱来为我们小孩买玩具,要玩,都要自己动脑筋,想办法。记得我们男孩子除了上面所说玩的外,还有打陀螺,滚铁环,做铁丝枪,挤水枪,和樟树粒粒枪,秋天吃桔子时,还用鸭毛筒压着桔子皮挤压打着玩的桔子皮枪。

而女同学则是以跳绳,跳橡皮筋和踢键子,丢子,跳房子为主。当然女同学也有个别滚铁环的,打陀螺的,但只是偶尔玩一玩。

铁环容易做,一根铁丝圆成圆圈,再用一根铁丝做个勾,就可以滚着铁环走了。但这只是简单的,最好的铁环是铁匠师传打的用作箍提桶脚盆用的箍。另外,滚铁环是上下学的路上可以滚,课间可以滚,所以玩的比较多。

三年级时我们是三年级一班,这一年应该是学校从五年制的实验学校又改回到了六年制的普通小学,我们几乎是读了一年的现书,因为大多数的知识在二年级时就已经学过了。

这个学期,我们的教室仍在文庙那操坪边,只是换到了进门左边的那一间,那教室后窗正好就对着左边石狮子的后背。这间教室是我们小学六年中最小的一间教室。

从这一年起,我在教室的座位由中间转到了后面的一二排,这应该是长高了的特征。

这间教室只有一个大窗,也就是在后朝东对着石狮子后的这面。这印象深是因为这年学校里每个学生都要打预防针,而我是从不愿意打针的。打针是在教室里打的,医师好像是曙光的妈妈。打针时是点一个名字上去一个人,在教台边打,叫到我的名字时我就没答应,同桌好像是建,她还用手推了我一把,叫我上去打针,我没动,蒋老师又叫,我仍没动,问其原因是我不想打,这样,老师就叫了我下面的人上去先打了。我以为这样就可以不打了,也就没事,坐在座位上得意地看着别人打针,那知同学们全打完后那医师还是要我打,而老师也一个劲地摧叫我上去打针,我仍是坐着没动,口里就一再说我不打针,我从来就没有打过针的。那知那医师见我不动,就拿着针具朝我走过来,说你不上去打,那就坐在座位上打吧。我见医师拿了针具近来,还真怕她硬要强拖着打,于是马上站了起来,并爬上后排同学的课桌,跨到窗台上往外一跳,跳窗跑了。

印象中,这是这位医师第二次要我打针,第一次好像还是没进小学以前,在我住的院子里,居委会安排的打什么预防针,也是这个医生,她拖着我打时,我一边挣扎一边哭地叫着不打,而她硬是要为我打,最后无奈,我就朝她吐了一口口水,才迫使她松手让我挣脱逃掉。我记得曙光的妈妈好多年后,看见我还笑说过此事。

记得为打针这一事,蒋老师当天放学后就跑到了我家,准备告知我的父母,我家父母不在家,她在我家隔壁的赵娭毑家坐着等了好一阵也没等到,就将此事跟赵娭毑说了,并拜托赵娭毑告知我父母。

在我印象中,这应该是蒋老师唯一一次上我家告状,还没见到人,是否还有,没听到大人们说起过。

那时,我在班上玩得最好的男同学当属毅强,不但在学校,而且还经常地上他家里去玩。在班上,他属优秀学生,而我只是表现一般的差学生,照理说总会有影响,不是他会影响我,那就是我会影响他,可从我们在一起玩起一直到小学毕业,我们好像都是互无影响,他一直是班上、学校的三好学生,班干部,中队委、大队委,而我却从没当过三好学生、班干部,系上红领巾入队后最大的也就是当过一学期的小队长。

毅强的小名叫瘪瘪,这小名不是班上同学给取的,而是他家父母是这样叫他的。瘪瘪是什么意思我们不知道,我们只知道是这样叫他。他家那时住建设村十栋101,他家楼上还住着班上的二位女同学,丽钢和迎。十一栋住着周,八栋住着建武,这周、建武也喜欢到瘪瘪家玩,因此,我也同他们玩得好。

瘪瘪家那是三间住房,还带厨房、厕所。他哥哥叫小伍,【这也是他父母叫的】比我们高一届,却也喜欢同我们一道玩。

在他那,天晴我们可以在外面玩,玩什么呢?玩蛋蛋、油板、洋菩萨,还有一种好像叫“解放台湾,打败美国”的游戏。这“解放台湾,打败美国”的游戏也就是用一根铁钉在地上画上二个圆圈,一人一个,然后一人一次转地用铁钉朝地上钉,钉上了就用铁钉将此次与前次的钉钉点用实线连接起来,然后再钉,没钉上时铁钉就交由对方钉,每钉一次的中间距离必需是用一只手的二根手指跨得到,如跨不到,也算是钉钉失败。游戏就是看谁先用实线将对方圆圈包围后再回到原点,先者为胜。好像钉钉时口里还要说着“支援朝鲜,打败美国”,因此才叫它为“解放台湾,打败美国”的游戏。

天气不好时我们就在他家里玩。他家有许多小人书可供我们看,这也是吸引我们去他家玩的一个原因。他哥哥小伍那时有一门绝招,叫蚂蚁子咬人,就是用双手的指甲不断地,抓你身上四处的皮肤,每下只抓一点点,弄得你是又痛又痒,好难受。谁要是招惹了他,他就用这种方法对付谁。

最好玩是下雪的时候,可以在他家外面的那个阶梯上滑雪玩。这时,瘪瘪的哥哥就会在小凳子脚上钉上二根竹板,带我们在那阶梯上滑雪。那阶梯不是很陡,前面又无任何障碍,滑下去无危险。只是后来年纪大了些,跟着胆子也玩大了些,再在此滑也就觉得不好玩了才换了地方。

1963年的4月4日,是瘪瘪的十岁生日,他请了班上一些玩得好的同学上他家去吃晚饭,去的同学加他三姊妹几乎挤满了一间房,他妹妹同他父母都无法近桌,在另一间房去吃的。时间久远,桌上有些什么菜道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可那丰盛的晚餐却是今生第一次看见和品尝。

记得去了的同学有我,并思,周,国钧,就是这次吃饭我才知道瘪瘪和并思都比我大几天。

瘪瘪的父母都是和蔼可亲的人,他父亲当年还是大学的系主任,可我们到他家玩都没有一点拘束感,玩得自在,可应该就是我们男同学们都喜欢到他家去玩的原因。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