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人

冷眼向阳看世界,风物长宜放眼量...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个个性好强的人,喜欢我行我素,走自己的路,做自己的性情之人。。。。我好朋友,但又不会惧怕孤独,因为朋友能够我带来快乐,而孤独可以让我更好的思考........

网易考拉推荐

往事的记忆【19】  

2011-06-12 12:34:36|  分类: 往事的记忆---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学六年【10】

在小学读书时,我可不是一个爱学习的人,一门心思想的就是玩,就是上课时的注意力也是经常的走神,眼睛不是望到了窗外,也就是想其它的别的事情。放学后,我顶多就是完成学校老师布置的家庭作业,多的肯定是不会做的,这还是好的,在高年级放寒暑假时,那寒暑假的作业有好多还不是自已做的,是比我高一年级的村子里的伙伴帮忙做的,因为他们也好玩,玩就要有伴,我能够成为他们的玩伴,也就能够让他们在想玩的时候不缺伴,所以他们也乐意帮我做作业,因为他们比我要大,又是学长,做作业不难,几个人在一起,一个做一项,快得很,也不需要多久的时间就能够做完,而玩是一个假期的事情,都乐得开心。这假期作业帮我做得最多的就是村子里的异,放,大。

看书的人,家里也没有多余的钱给我们买什么课外书看,要看书,不是在小人书摊上看,就是要找同学去借,所以看的课外书不是很多,比起并思和毅强他们来说,那就少看了许多的书。

那时在麓山馆百货商店那里几乎每天都有几个摆小人书的摊子,一分钱看一本,可那时的一分钱对我们来说还是有蛮甘贵的,多数时候那还是舍不得花那钱去看的。有时想看,就蹲在别的看书人的身边伴着别人看不用花钱的。

记得那时看过的课外书有“铁道游击队”、“林海雪原”、“武松”、“海底二万里”、“红岩”、“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卓亚和舒拉的故事”、“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阿凡提的故事”,还要一些民间故事和童话故事。民间故事可是当年同学们几乎都爱看的书,这就是因为民间故事富有把多的传奇色彩,能够吸引少年儿童们的就是那带有童话色彩的传奇,就像那“马兰花”一样,当年都拍摄成了电影,让无数少年儿童们迷恋。还有“宝莲灯”,“牛郎与织女”,“白蛇传”等和一些与岳麓山有关的故事,如“飞来石”,“响鼓岭”,“蟒蛇洞”,“五轮塔”的传说,当然,最爱的还是那“西游记”,能够让我们爱不释手。

看这些书都是在家闲得没事时看的,如果有人邀我出去玩,那我就将书一丢就会跑出去。尽管是这样,我还是爱书的,文革开始时,我们小学的图书室被砸,那图书室的门大敞开,满地图书无人管,有人进去也就看上一眼后转背就走,而我却是在那里挑选了好一大捆书背了回去。

小学里的图书室那时记得每周只开放二次,二次时间都不长,凭学校借书证才能借到书,一次只能借一本,归还前本后才能借下本。我好像只在四年级时去图书室借过书看,因图书室就在我们四年级一班的教室隔壁,太方便了。五六年级时就好像没去图书室再借过书。

我们那时读书那像现在的小学生有这么多的负担,仅一个书包就比我们那时重了许多。在学校不讲,只说在家中离开了学校还有做不完的作业要做,还有学不尽的课外学习要学。知识是无止境的,一辈子也学不完的,可在儿童,少年时期,我想还是应该让他们尽量的多展示一下他们天真活泼的天性,让他们在少年儿童的群体中多培养一些群体意识,集体意识,让他们能够在德,智,体上全面发展。

记得我们那时,读书好像只是课堂上的事,出了教室就是玩。回到家中作业也不多,做得快的不用一个小时就可以做完,做完作业后家长也不会再另行布置什么学习任务来要求你多做点,更不会强求我们去学点别的什么,空余的时间都基本是由着我们自己掌握和安排。那时候的社会竞争是没有现在这样大,家长们也没有现在这样大的望子成龙愿望,社会对人的要求与人对社会的要求均衡,只要有一份工作,就是社会的劳动者,不论你职位高低,都是为人民服务的,七十二行,都能够出状元,如掏粪工人时传祥,石油工人王庆喜,火车司机田桂英,纺织女工郝建秀,建筑工人张百发,青年鲁班李瑞环,普通一兵雷锋等,这些时代的精英,时代的标兵,当年无不告诉我们一个道理,社会只有分工的不同,没有贵贱之分。就像当年雷锋叔叔说的那样,自已只是一颗普通的镙丝帽,党给我拧在那里,就在那里发光。

记得那时在我们同学中有许多人养蚕玩。养蚕的同学每到开春时就将蚕卵放进小纸盒里,有的是装药后废弃了的小纸盒,有的是用空后的火柴盒,我们将蚕卵放在纸盒中后,再在蚕卵上盖上一层薄薄棉花,给予保暖,好让蚕卵早一点蜕变成小蚕。

开春的桑树上,那桑树上才长出不多不大的一些小嫩叶时我们就要每天为蚕宝宝开始采摘桑叶。春季雨水多,为了使蚕宝宝健康成长,我们还必需将在雨后采来的桑叶一片片的用小手绢将其抹干,然后才拿去喂蚕宝宝。

蚕还没长大,那些小一点的,近一点的桑树上的桑叶儿就几乎都被摘光了,为了蚕儿能吃饱吃好,我们就不得不将目光瞄向那些高大的桑树,或者远一些地方的桑树。

学校的秋千前有一棵近二十米高的大桑树,为了不饿坏蚕宝宝,就这棵大树上也经常有人爬上去采摘桑叶。

同学们总是从蚕卵时起就经常在一起谈论蚕,我养的蚕怎么怎么了,你养的蚕又如何如何,有的高兴万分,有的垂头丧气,有的庆幸,有的沮丧,这种话题一直到蚕儿吐丝作茧后才告一段。

有一种叫“狠恨”的甲壳虫,我至今也不知道它真正的书名叫什么,它可是我们那时的玩物。“狠恨”这种甲壳虫的背上有五颜六色的甲壳,有翅膀,能飞。它喜欢爬在桔子树上,每当春未夏初之季,我们就爱钻进桔树林中去捉它。捉到之后就将它放在纸盒中,放出来玩时就用缝衣线系在它的身上让它飞。有一种叫牛屎“狠恨”的大家都不太喜欢,只有在没有捉到其它“狠恨”时才捉了这牛屎“狠恨”去玩。

女同学不会爬树,因此她们也只能在矮树上捉,也有也不敢捉的,她们就向男同学要了玩。我们捉了“狠恨”后都是用那缝衣线系好了的牵着玩。

那时建设村食堂上的山坡上有好大一片桔树林,我们总是在吃完中饭后钻进那片桔树林中去捉,一直捉到广播叫时要上学了才往学校去。

“狠恨”也不是很容易捉到,桔子树不是很粗大,我们站在树下发现“狠恨”后再爬上树去捉它时往往那“狠恨”会因树的摆动而惊飞。只是大多数的“狠恨”不会飞得太远,就会停留在另一棵桔树上,如果能够看见它的飞行路线,我们也会马上跟踪过去继续捉它的。

还有捉“知了”。“知了”我们又叫它“学链子”,有时要爬大树,它要比“狠恨”难捉到一些,可“学链子” 比“狠恨”要好玩,仅它那知了知了的鸣叫声就令我们兴奋不已。

萤火虫现在在我们这城里可是难得看见的昆虫了,可那时夏天的夜晚在我们的大学校园内几乎随处可见。那时我们可喜欢那萤火虫啦,它那尾巴上带着一眨一眨地绿色的萤光在草丛中,在旷野上飞来飞去的,给我们那童年,少年时幼稚的头脑带来了多少神秘的憧憬。我们经常是将它们捉了后再捧在手心上仔细地观赏把玩,好象要在它们身上寻求到发光的秘密一样。有时我们还将它们装入透明的小玻璃瓶中带回家去,还带到学校去。。。。。

那时在学校也听说过做蝴蝶标本,我们也做了网兜去扑捉过,可为什么没有形成气候,也没有听说过同学中谁保存了多少蝴蝶标本,是否是蝴蝶难扑捉?还是好看的蝴蝶很难找到?就无印象了。

 

那时经常有爱国卫生运动,有迎五一劳动节的,有迎十一国庆节的,也有迎元旦的,这运动的重点任务就是全方位的大扫除,大扫除时是全员动手,人人上阵,每次几乎是将整个大学校园内的所有场所全都要打扫清理了一遍,这样的大扫除后真有焕然一新的感觉。

在爱国卫生运动中还有一项灭四害的运动,那就是消灭老鼠、苍蝇、蚊虫和蟑螂。记得为了消灭鼠有记录,学校还向每个学生规定了任务,每人要交几根老鼠尾巴到学校,以便确认每个学生是否真正消灭了那么多的老鼠。

还有灭蚊虫,那时还没有什么特效的灭蚊药物,多数人就是一人一个面盆、大碗,将盆碗里面打湿后抹上一层肥皂,再拿着这些盆碗在蚊虫成堆的水沟,粪坑、厕所、草从中去舀,让蚊虫粘在上面来灭蚊。在我们小院外的马路两边都有水沟,傍晚时去那水沟边舀,不用多久,那盆碗内就会贴满了黑黑的一层蚊虫。那时候的人真的是单纯多了,这样的活动不用不用组织,不用叫,很自觉的就会自已去参加这样的义务劳动。

那时工厂那里的配电间旁有一个小水池,听大人们说是专门培养一种叫“小球澡”的生物池,说那种“小球澡” 培养好了后可以代替粮食,解决当时的自然灾害引起的吃饭问题。那时我们就是吃不饱肚子,听说可以解决吃的问题,我们就经常的跑去看,可每次去看后都是失望而归。那一池绿色的水中有许多的小虫子在动,那小虫子难到就是“小球澡”?怎么就像蚊虫的孑孑一样,那怎么能吃。

那时的我们年纪虽说不大,可在家里还要做一些家务劳动。如煮饭炒菜都是常事。那时还没有液化气,也没有藕煤,为了节约烧煤,大多数家庭都是不留煤火过夜的,而是第二天上午要做饭时再生火。这生火就需要生柴火,这生火的柴虽然木工厂有买的,但那终究是要花钱去买的,何况那个年代的人家都不是富裕,没有过多的钱去买,就是有那么多钱去买的那木工厂也难得有足够的柴火卖给你吧,所以,大多数柴火又靠我们去捡。

捡柴火,在我的印象中是经常有的事情,特别是放寒暑假的时候,只要天气好,家里有地方存放,就会上山去捡。在我们村子里,有许多的家庭都会有专门捡柴火的工具,如耙子,勾子。耙子是用来耙陈毛须须【松树落到地上的松针】和落叶的,勾子就是用来勾树上的枯枝,干丫的。我不喜欢耙陈毛须须和勾枯枝,干丫,因为陈毛须须不经烧,耙一大捆放灶孔里一会就烧完了,烧一餐菜不熟。而勾枯枝,干丫麻烦,一般都要先看到了后再去勾,因为勾的人多,才少有勾。有时是你看到了回家去拿得勾子来结果是有人先你勾掉了,让你白跑了一趟。我喜欢的是捡陈伢砣,也就是松树上结那种松籽球。山上的松树多,这种陈伢砣也多,而这陈伢砣比陈毛须须经烧,生煤火最好了,生一次煤火十来个陈伢砣就行了,比枯枝,干丫又容易引燃,用一张废纸都能够引燃。我记得我们村子的几个男女同学就经常地一起到山上去捡那陈伢砣,用米袋子装了回来。有时候捡得多时米袋子装不下,我们男同学就将长裤子脱下来装,一条长裤子比一个米袋子还装得多些。这脱裤子装陈伢砣的事可只有男同学哟,因为男同学不怕丑点,敢穿个短裤子在外走,而女同学怕丑,觉得穿短裤子在外不雅观,所以不敢。

那时候我们最常去的就是集贤村后面的山上,那蟒蛇洞的周边,那时那里的松树都不高,就是地上少有捡时那树上的我们都能够爬树上去摘。

那时的山上多有毛虫,女同学们是最怕这毛虫的,在山上捡陈伢砣累了休息时,男同学就喜欢跟女同学开一下玩笑,丢一根树枝到女同学的衣服上,或是就指着某某人的衣服上说有毛虫,让某某女同学惊慌地跳起来大叫,之后另一位女同学帮忙看了说没有,是撮你的,才让这位大叫的女同学放心,并抱怨开玩笑的男同学要不得。这样的事情总会引发同学们的大笑,因为逗人取乐总是能够叫人开心的事情。

那时山上毛虫多时到处可见,那看了真叫人毛骨悚然,全身起鸡皮疙瘩。记得当年就有二次毛虫成灾时就是调用的安—2型飞机来撒药杀虫。

那时的山上有板栗,毛栗,转栗,砣栗等等,还有酸枣子,糖罐子,鬼爪子,野柿子,椿树叶,小竹笋和蕨菜,这些也是我们经常上山去采摘的东西,只是那糖罐子和野柿子太不好吃了,也就去摘得少,小竹笋和蕨菜是做菜吃的,摘回家后还要洗干净用开水烫过后才能炒了做菜吃。椿树叶好多人都说香,都说炒蛋好吃。可我那时就不喜欢那种气味,与别人相反,我认为是臭,所以我不吃,也不去摘了回家。

那时山上的毛栗子好多的,我们上山也摘得最多。我们摘毛栗子的时候一般都要带上一把剪刀,就是用剪刀去除那毛栗子浑身长刺的外壳后才拿回家。在剪时还得将毛栗子放在地上,用鞋子踩住在地上来回地搓几下,才能用剪刀去剪,不然,那毛栗子的刺同样会刺痛小手的。

毛栗子那时候在麓山馆的百货商店门前也经常有买的,二分钱一小竹筒,也有一些人买了吃。

当年还有不要钱可以用牙膏皮换了吃的牛皮糖,当时我们叫它“扯么糖”,那时还有一句顺口溜唱到:“扯么糖,扯么糖,扯得跟你妈妈一样长”,就是形容这种糖的拉丝程度,能够拉得好长好细的。卖这种糖的人都是一副担子担着走村串巷,叮叮呵,叮叮呵,叮呵叮呵,叮叮呵,好远听到这清脆的金属敲击声就知道是买扯么糖的来了。这卖扯么糖的可不光要牙膏皮,还有其它的能够卖钱的金属他都要,就像一个收金属废品的人,所以,那个时候的牙膏袋在我们的眼中也是好东西,能够换糖吃。

那时的村子里还经常的有打“人生米”的来,打人生米的可不像兑扯么糖要一路敲起响,让别人知道,他只要架起来打得一炮,那几乎能够让整个村子都听到的响声就是最好的吆喝。那个年代打人生米的多,因为少有零食吃,这人生米也就成了一种零食,能够待客。打人生米最好的是玉米,其次是糯米,一般的米可不如这两种米。

我家的父母当时可都是要上班的,这打人生米的来的时候一般父母都不在家,我想打人生米时就没有钱,只是一般这时候院内的两位娭毑都会给钱叫我去打,然后等父母回家后再还钱给她们。不过我从小就不喜欢向人家借钱,所以我也不会主动的提出来找两位娭毑借钱去打,只有弟弟听到了两位娭毑如此说后就会很快地去拿米出来打。当年打出来的人生米回家后要放在坛子里面,以防它受潮疲了不好吃。

坛子过去也几乎是家家都有的器皿,不做酸坛子菜也可以存放食品,以防受潮。我们院内的两位娭毑就喜欢做浸坛子菜,什么萝卜,黄瓜,红薯,大蒜,藠头,刀豆,辣椒都有,我可喜欢吃酸东西,而特别是那泡了的萝卜,红薯和藠头,所以,两位娭毑家中我没少去吃过她们的浸坛子菜。

这男女有别是天生的,可男孩女孩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才有了这方面的认识呢?这到是难以说得清。

我在“幼儿园的回忆”中写到过在幼儿园时,男孩女孩一起坐在那里看阿姨们为我们一个个的洗澡时那时肯定还没有这方面的概念,可进小学后是从几年级起才有的呢?这可能又不是人人一样了,因为成熟的年龄不会是一样,所以说,我们的班长小南就说过,我们班有农垦五八,农垦五八是什么?也就是稻谷的早熟品种。

记得小学四年级时,班上的修建就比我要高,五年级时跟我同座时也不比我矮,可后来却比我矮了许多,她成年后应该还不到一米六吧,可我却有一米七五。

在小学四年级班上男女同学的配对子时,有不有成熟这种因素在内呢?这不一定人人都有,但肯定有个别同学的心中有。记得我们班那年有位男同学就最爱说这男女的事,好像对那特别有种好奇感,是谁?在此没有必要点名,只说这事就可以了。

那时他自已就好在男同学之间私下的说,说与他同桌的那位女同学,坐在座位上时最喜欢将一只脚踏在自己的椅子上,穿着条裙子时,他一弯下腰看,就能看到她那私处。他还说他为了看她那里,就经常有意将文具弄到地上,好借故弯腰低头去看。

这位同学说这事时,也有个别同学说与自己同桌的某某也有如此踏脚的习惯,自己也看到过。

那时在同学之间有句俗话,说是看了妹子屙尿后眼睛上会长挑虫子。我们班那时确有几位男同学的眼睛上长过挑虫子,是不是因此而长?不得而知,但长了挑虫子后就会有男同学笑他,而他一但被人笑也会脸红,有时还会生气。

有一次,我们班在文庙礼堂内上体育课,廖老师要同学们在专用的棕垫上学做后滚翻,每个人都要翻。因为只有一付棕垫,所以一个人在上翻时,其它同学们就都围成一圈站在边上看。记得有一位男同学刚躺在棕垫上正准备翻,站在一旁的一位男同学猛地一下就扑向躺在棕垫上的那位男同学身上,并用双方紧紧的护在那位男同学的前裤档开口处,站在旁边的许多同学还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把正准备做后滚翻的同学还吓了一跳,结果说是那准备做后滚翻的男同学所穿裤子的前开口没有扣好扣子,前门大开,里面的小GG都露出来了。

我不知道那时的女同学们在一起玩时有没有这样的恶作剧,但男同学在一起疯时就有这样的恶作剧发生过,那就是脱别人的裤子玩。

有段时间(大约是四年级时)经常有,几个男同学在一无聊时,忽然有人提议将其中一个人的裤子剐了,于是几个人一哄而上,把那人按倒在地再脱下他的裤子,然后还有人故意。。。。。尽管被剐了裤子的同学这时会生气,但也就是那一会儿的事,他穿好裤子后,也会寻找机会叫大家一齐去帮他去剐另外一位男同学的裤子的,只要他一声喊,又会有人帮忙动手去进行另一轮的剐裤子的恶作剧。万矮子那时就经常是被这种恶作剧“摧残”的对象。

照理说男孩女孩都一样,都会有这么一个过程,我记得有一幅有名的外国摄影作品,作品画面上就是一个小男孩扯起个裤腰口,让站在对面的小女孩看他那裤档中的小秘密。这是童贞,又富有童趣,也更合符常理,因此受到许多人喜欢。

多年后我由于工作原因,接触过这一方面的案例,从那些案例中也证实了上面那点,青春期的男女都一样,都因为身体开始发育的变化而好生奇怪。而那时又没有什么生理卫生课,也根本无人告知这方面的知识,因而也就更显神秘,天性好奇的心理引发出来的一些好奇与冲动也就不足为奇了。

前面说过的我在上小学时唯一的一次逃学,是在外面玩了一个下午,那天下午在外面就发生了一件至今还只有我同那位与我一同逃学的人知道的事,那事不是什么好事,因此在上面也没写,现写到这问题,也就写写无碍。

我记得那是热天气,中午吃完中饭我就和同院的庄二个人一起跑出去,我们跑到了山上去寻找合适的竹子做钓杆,等到想起要上学了时下山跑到学校,学校里已经上课好久了。因为害怕老师批评,就不敢进学校门,于是二个人又跑到了大礼堂那边去玩了。

我们刚中、跑到大礼堂边的厕所墙边坐下,就被突然传来的叫声吓了一跳,那声音是从厕所里面传出来的,好像是厕所里有人叫:外面的人在干什么呀!这一叫声吓得我俩背起书包就跑,就跑到了厕所前面的那个花园里去了。

那时,这个花园四周都种有一大排紧密的蜡树,(也叫汝贞子树)这树如同一道高墙一样,遮挡了人们的视线,使里外的人不过细看都看不清对面的情景。

我同那位同伴跑进花园后就坐在那花园中间的一个花围上歇气,没过多久,有一个年轻大学生一样的女人走了过来,问我们,问刚才是不是就是你们二个人在厕所墙外面,我们说是的,她听说是的后,马上改变了口气,严厉地指责起我们来,硬说我们不是在那里玩,而是在那里偷看她解手,尽管我们那时不是很懂事,但经常听说:偷看女人解手,那眼睛上是会长挑虫子的,并晓得那眼睛上长了挑虫子就不是一件好事,那会敢有意去偷看那玩艺,何况我们还刚到那里坐下,还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就被她那叫声给吓跑了。

她不相信我们说的话,口口声声对我们讲,如果你们不承认,那就要告到你们学校里去。这冇得的事情,怕你懒去告得,我们仍坐在地上歇我们的气,没再去理会她。

她见我们没理她,就动手来要拉我们去学校,她怎么能够拉动我们,她拉不动,于是就抢我们手上的书包,这书包怎么能让她给抢去呢?书包到了她手上交到学校去,那我们不是有咀也讲不清了呀?于是我们俩都死抱着书包不放手,而她是发狠抢,硬是想从我们的手上抢过我们的书包,想知道我们的名字后到学校里去告状,然而她抢不过,抢了一阵抢不过后也无法,只好放手,她讲了我们一阵后,见我们仍然是不理会她,也就觉得没有什么意思了,丢下我们转身走了,走时,她还骂了我们一句:“你们这二个小流氓,下次再让我看见你们这样,就非要告到你们学校去不可。”

就是这句骂我们是“小流氓”的话叫我非常生气,我冲着她的背影也就大叫了一句:“你骂我们是小流氓,那你也就是大流氓,女流氓,女流氓不要脸,找了我们细伢子吵。”

这件事本身很快就忘记了的,可不多久后的一天晚上,在大礼堂内看什么演出时,不记得是怎么回事了,在大礼堂的舞台后面的小门口,看见了那个骂我们“小流氓”的年轻女人,正从那小门出来,往厕所那边去,我想她肯定是去上厕所,当时,一个报复她的念头即时在我的头脑中出现,我跟着她住厕所那边走,不错,她真是去上厕所。

那时,大礼堂边的男女厕所都是东西双向的直通门,一线厕位,站在门外,就能看见上厕所的人进的里是那一个蹲位。看了她进厕所,又确定了她的蹲位后,我很快的跑到女厕所的后面,双手顺势从地上各抓起一把泥土,然后从估计她蹲位差不多位置前的地面上的小通风口和上面的窗口扔了进去,扔进去就听见那泥土哗啦、哗啦的打在了墙上,隔板上的声音,之后,就听到 “啊哟,咯是那个无聊的呀,丢的什么啦”的叫声,听了我心里好高兴的。本想再扔上两把,可想她万一追了出来怎么办,算了,还不如不让她看到就跑了的好,于是我马上转身就跑。我一边跑那口里还一边细声细气地说着:“叫你骂,你咯杂大流氓,你骂我是小流氓,我就流给你看。你说我偷看,我就偷看,气死你。” 终于出了那一口恶气,心里好痛快的。

大礼堂这个花园里靠近厕所那一角上有一棵空了心的大树,树干脚下东西两向各有一个树洞,我们人细,可以从树洞中钻了进去,树杆内是空心的,里面可以容纳当时我们那样大小的四个人。

这树洞可是那时我们经常光顾的地方,我们从树洞中钻进去,再从树杆内爬到树上去,在树上玩。

那年代最爱听的广播是“小喇叭”,每当那收音机里传来“嗒地哒,嗒地哒,小喇叭开始广播”的声音,那家中有收音机的同学就会手撑双腮地待在收音机旁认真仔细地听。而那些没有收音机的同学们为了听“小喇叭” 广播,有时就跑到有收音机的同学家去等着听。

后来还有人专门用电影名字编了一首儿歌,就是用小铃铛开头的:“我叫小铃铛,家住槐树庄,门前二田地,背后沙家浜。哥哥节振国,姐姐女篮5号,弟弟XXX,妹妹XXX一。今天我休息,………”

【这一章完】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