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人

冷眼向阳看世界,风物长宜放眼量...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个个性好强的人,喜欢我行我素,走自己的路,做自己的性情之人。。。。我好朋友,但又不会惧怕孤独,因为朋友能够我带来快乐,而孤独可以让我更好的思考........

网易考拉推荐

往事的记忆【33】  

2011-08-13 09:55:05|  分类: 中学时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学期间【2】

 我不记得六八年的十二月三十一日这一天是不是算新学期开学的第一天,可这一天是学校第一次组织全校新学生到校了,是去参加学校工宣队所在工厂的革命委员会成立周年庆典,所以,我将这一天看成了开学的第一天。

开学的第一天,是长沙纺织厂革命委员会成立周年庆典的日子,因师院附中的工宣队是长沙纺织厂的工人,所以学校安排这天开学,实际上是安排全校学生到长沙纺织厂去参加庆典活动。这天一早,学生们到校后,应该是按学校编的连、排进入各自的教室,再由各排的班主任老师与新学生见面,并交待去长纺厂参与庆典活动的具体安排及注意事项。可是学生是按作息时间到的校,比学校要求到教室的时间早出了一个半小时,二千多新生同时涌入学校,校园里到处都是人,一群群,一伙伙,热闹得很。

我在学校的大门口因遇到了党校的那几个新朋友,就同他们一起到他们的教室去坐了一阵,他们是七连,教室在小教学楼,等我回大教学楼时,就看见大教学楼里吵吵闹闹的,好像有人在打架,我跑过去一看,只见几个人在打一个人,打架的和看热闹的挤成了一堆,都是不认识的。我问站在边上一个看热闹的,他们是为什么打架,那人说是老附中的同学吃住新同学,抢了一个新同学的军帽,那个新同学就叫了一帮子玩得好的新同学找那抢军帽的老同学要,那老同学占自己也有几个人,量他新同学们不敢动手,也就不肯归还抢去的军帽,这新同学是住渫湾镇街上的,那又胆怯这火,你不还就打,新同学人多势众,那几个老同学又怎能抵挡,一下就被打个掉头逃窜,跑得快的,早跑得无影无踪了,留下一个跑得慢的,你看己打得头孢鼻子肿的,像熊猫一样。

这时老附中留校读高中的学生应该不多,顶多也就一二个排,是喊高中生,跟我们年纪差不多,应当是属不满十六岁的六八届初中毕业生,因没下农村才留校读高中的。

这里打架散了后,我到了自己排的教室里,刚坐下就看见大林急忙忙的进来找我,我问他什么事,他说他的军帽也被抢了,并说他看清楚了人,记得长什么样,要我同他一道去找那人。

出了教室,就有人告诉他,抢他军帽的人就在对面教室里。对面是二十排,我和大林一走进去,大林马上就指了一个站在讲台边的人说,就是那人抢了他的军帽,我冲上去就揪住那人,要他把帽子拿出来。他有几个人在一起,也不示弱,不但不承认抢了大林的军帽,还几个人反围住大林,并要我松开揪衣服的手。大林一口咬定说:就是你们抢的,你们还不认帐呀!他们听到大林这样讲也火了,指着大林就骂:“你咯个小杂种,你还想讲狠呀。”骂着就要动手,在我正要与他们动手打架时,突然有一个人冲我说:“你呷住乡里人呀,那算什么狠,有狠,就冲我来。”

这“黑角弯里杀出来的李魁”到底是谁呢?我回头一看,愿来就是小学四年级时留级留到我们班的同学端平。端平牛高马大的,在小学时就与我们历来不和,“咯”个乡里宝,难道他也想在新学校里讲个狠呀?我冲他说:“这里没有你的事,你就不要多管闲事,有狠你就在外面等着,等下再来找你。”他听我这么说,也不怯场,气势凶凶的回了我一句,讲:“我也是乡里人,吃住乡里人就是吃住我,我不但要管,还管定了。”

他这话才刚说完,他背后又杀出来一个李魁,朝着他的后脑勺就是一罩拳,打得他住前面一触,他还没有反应过来是什么事,跟着就有几个人围看他挥舞着拳头,面对几个人的攻击,这时的端平尽管牛高马大,但面对着几个矮个子的围攻,也只有招架之功。

他们这一打,使我也动起手来,讲台边打成一片。一时间,教室里头大乱,女同学们吓得是尖声的叫唤着,纷纷跑出教室,不关己事的男同学为看热闹也站到了课桌上,桌子都踩坏了好几张。

不知是那个站到了课桌上,双手举起一张椅子朝端平的头上砸了下来,一下就把周打倒在地,头被打得鲜血直流。这时,端平被打得连招架之力都没有了,那个抢军帽的乡里学生也打成了黑眼眶熊猫。

我们出了教室,被打的二人也被人带到学校医务室去了,站在过道上,正谈论着我们要如何要回大林被抢军帽时,看见矿冶的和平来了,他今天比我过去看见他时还威武,一身洗白了的人字呢军装,头戴一顶坦克兵头盔,脚穿一双东北的军用毛皮鞋,他是六连二十四排的,是二楼西头那间朝南的教室。我们相互打了一个招呼后,就听见有人叫他,叫他的人走近时一看,原来就是刚刚在十九排打周大个子的那个为首的人。个头不高,但“横坯”蛮大,四方脸,一身蓝色工作服,戴一顶灰色海军帽,一双白色纱手套,看样子就是一个有劲的人。他走近后跟和平打了一个招呼,也向我点了点头,然后就从他工作服的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包飞马牌香烟,一人递了一支后,就跟和平说起了刚刚打周大个子的事,原来,他们也是为抢军帽一事打架,他还以为我是帮他们的忙,打周大个子,怎知道是我正好与周大个子在那里“讲桥”(扯皮、吵架),准备打架,是他从中插了一杆子,使二架并成了一架打。

通过和平的介绍,我们互相认识了,他叫国光(一连的),是有色的子弟。这时,又过来一个一身人字呢军装,歪戴着军帽,脚穿蓝色回力鞋的人,他叫麓山(一连的),后来知道他是和平的邻居,同是矿冶的子弟。他走近后一会,后又有矿冶的建国(张建泡子)、建新(豺狗子)筹人围了过来扯谈,说着刚才打架之事,站在过道上一直扯到上课铃声响时才分的手。

 到教室坐下不久,班主任老师来了,是一个年纪看上去与我们差不多岁数的女老师,姓王,她向同学们作了自我介绍后,按学生名册点了一道名。这时被打的周大个子不在教室,应当是回家去了,因为头被打破了,肯定休息去了。王老师点完名后,向学生交待了学校当天的安排,等下一在学校的大操场集合,整队前往长纺参加长纺厂的革委会成立周年庆典,在那里吃中饭,下午返校后再前往大学的大礼堂观看电影。

在教学楼后的操坪集合好后出发,二千多人的大队伍,浩浩荡荡的从学校走到长纺厂花了近二个小时。

那时,从渫湾镇到长纺厂的路还没拉直,还只是一条简易的砂石路,十几里好远,队伍到那里时已是吃中饭的时间了。在厂办公楼前,队伍解散吃中饭,每人就是三个菜包子解决问题。也没有参加任何的庆典活动,我们吃完包子,休息了一会,就整队返校了。

下午,到大学礼堂看电影,我们五、六连的座位是在二楼,放映的电影名字不记得了。放映前,麓山和国光俩人从一楼跑上了二楼,坐到了我一起扯谈,麓山不知听了谁告诉他的,说我身上带了一把真正的手枪,于是他上楼后死活要我拿给他看看,我说没有,他不信,实在缠不过,也就拿出来让他看了。那知他看了不算,还要拿去玩玩,真没办法,只有让他拿了去玩一下吧。那知电影开映后不久,一楼有人吵闹,听声音又像是打架,我耽心麓山拿了我的枪出事,我起身就往楼下跑,等我跑到一楼,人己散了,我看见党校那边的明、致等人在礼堂的侧门边上说话,我就过去跟他们打招呼,并问刚刚吵闹是什么事。他们告诉我说,是一个头戴坦克兵帽的人跟几个人在打架,那戴坦克兵帽的人好利害,手拿一把十几寸的大扳手,一个人打几个人,把那几个人都打得跑出了礼堂,他还不解恨,跟着追出去了。我说那戴坦克兵帽的是我矿冶的朋友,叫和平,他打架,那我一定要去看看,是朋友总得帮忙吧。

等我到外面时,看到和平从大礼堂的左边树林那里走了过来,雄纠纠,气昂昂的,看样子都知道一定是个胜利者。问他那些人是那里的,他告诉说他也搞不清,是为那几个人讲他的闲话被他听见而引发的争吵、打架,这也叫那几个人有眼不认泰山,敢和他打架。

没有事,我和和平就返回了礼堂内,在一楼,我把党校的几个朋友向和平介绍认识后,大家也无心再看电影,于是有人提议回学校去,我耽心我的枪,就要他们先走,说我去找麓山有点事后再到学校去找他们,要他们在等我。

我在礼堂找了一会,才找到了麓山,问他拿了我那支枪后出来就直接到学校去了。在学校食堂吃晚饭时,听一些学生说,散电影时学校通知,从元旦起,停课一周,又不要上课了,真好玩。

这学校一下子拿了这二千多在社会上闲散了一二年没上课的新学生可能还是有些头痛,这不,开学的第一天就打了三大架,可以讲学校工宣队和老师们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应当是为难的,不然,为什么又陡然宣布停课一周呢。

因为第二天不上课,在学校吃完晚饭大家也就只能是回家了。

在师院的大操场边分手,党校那边的一路往溁湾镇去,我和和平等就往大学方向走,在麓山门汽车站矿冶的达车走了,我们大学的几个就走路回家。

在路上,我们几个分析,为什么几个乡里学生伢子在学校也敢抢大林的军帽呢?这原因肯定也只有一个,那就是只怪大林的身材太矮小,可能那时还不到一米三,比我矮了近大半个头,在整个学校里,属个头矮的那一伴子,也不像个调皮捣蛋的伢子,那个又会怕他呢。不过从开学这天被抢过一次后,大林一个人单独时在许多的时候都不敢戴军帽了,长期是把军帽塞在口袋里,只有在同我一起,和在家里时,或者是好多人一路时才戴一戴他那可爱的军帽。

第一次开课,热热闹闹的打了几架,停了一个星期,这第二次开课,就没有头次那样的热闹场面了,学生们基本上还像是读书那么回事。文革中在社会上混了一、二年的各路人马,都有自己的一伴子人,这一伴子人又都在自己熟悉的那一片天地中享受着一定的特权,并且已经惯了。这刚集中到一个新的环境时,那个又不想将以发挥,继续呢!

人都是爱面子的,特别是年轻时年轻好胜,就更加如此。小学的天地太小,玩和交往一般都局限在住所地。文革开始后,虽说玩和交往的地方大了些,可还是受到年龄和交往的局限。进也中学,也就不同了,都是大小差不多,来自河西各个小学的人群,那过去的交往和局限都打破了,活动空间大了,人也就要去寻找更多的交往,以便有更多的朋友,和更大的面子享受。那本是一个以拳头打天下的年代,都想通过拳头来争得自己那一伴子人的一个席位,可通过第一天的接触,打斗,很多人发现,这势力的发展、巩固,并不像自己想象的那么容易。这个空间太大了,人员也太复杂了,不是山中无老虎,猴子可以称霸王的地方,要想不受欺侮,你就必须有更多的朋友。拳头只能保卫自己,那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可要怎么样才能让别人不敢犯你呢?那你起码就要有一定的朋友势力,在“人若犯我,我必犯人”之时,你有足够的朋友力量帮忙,让你能够打败对方,使之他不敢再犯你。但是,在你要攻击他人时,你也就必须要首先认清对方,了解对方的背景,不然,你将是自食其果,反受对方隐形势力的拳头之苦。

隐形势力,这是一般难以被人查觉的,因为这有可能不在学校的范围之内,而是来自社会上,来自他们过去的朋友,亲属,和熟人中间。他不是天天玩在一起,吃在一起,让你能够看到的势力,但他是一但有事就能够为你帮忙出拳,打架的势力,一但处理不好,就有可能遭受到一群不明身份人的拳头痛击,这在中学期间,就发生过多起这样的事情。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