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人

冷眼向阳看世界,风物长宜放眼量...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个个性好强的人,喜欢我行我素,走自己的路,做自己的性情之人。。。。我好朋友,但又不会惧怕孤独,因为朋友能够我带来快乐,而孤独可以让我更好的思考........

网易考拉推荐

往事的记忆【34】  

2011-08-16 08:43:17|  分类: 中学时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学期间【3】

那时的中学,都是统一分配进去的,没有学习好坏之分,河西所有的小学都有进入附中的学生,上到大桥五处子弟小学的,下到长纺子弟小学的,如矿冶学校子弟小学,杜家塘小学,矿山子弟小学,湖大子弟小学,师范子弟小学,湾镇完小,石佳村小学等,一共有将近九个小学的学生,有纯院校子弟,工矿子弟,和街道子弟,各方子弟都有跳皮的学生,而这些跳皮的学生又都想在新的环境中得到更大的活动空间,可要得到更大的活动空间最起码的就是要自己有一定的势力,而势力的大小又取决于朋友的多少,没有几个敢于冲锋陷阵的朋友,就得是老老实实的做好学生,不然就有可能被欺辱呷住,受气,挨打的份。

当时的学校学生明显的二大派别,也就是院校子弟和厂矿子弟,院校子弟在学校里占一大半,而那一小半中,除了厂矿子弟外,还有一小部分是农村子弟。农民子弟调皮的想在学校“称吼”(讲霸道),那将受到二大派的打击,所以他们不敢出头,出头只有挨打的份。厂矿工人子弟想“称吼”呢,也晓得院校子弟不会服,而厂矿工人子弟他们也不好惹,所以都只有小心处事,最好都保持和平共处。

像我们院校子弟,自己知道自已在学校占了大多数,有绝对的优势,不用打斗,也就不用再去争夺,只要维持,维护好这种优势,坚持“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原则,不受侵犯也就行了。正是通过第一天的打斗,和随后一个星期的心理调整,使大家都基本上明白了这个道理,所以再次开课,大家都保持了谨慎的态度,不再随意相互找麻烦,学校里的秩序看就好多了。

在课余时间里,我在校园里可活跃着,新同学们在一起到处玩,打篮球,踢足球,和平相处,结识了不少的新朋友。在足球场上认识了溁湾镇的扬俭,望尔、小洛、水陆洲的曙光(曙光游子)、“矿冶所”的青等,在篮球场上认识了师院的新明(新明游子)、康惠(小老板)、建新(周老八)、天浩(池大)、溁湾镇的建记(余建婆子)等。在寄宿生宿舍里还认识了党校的宏,大桥五处的月华(华子伢子),渔湾市的国胖子等。

在院校子弟中,当时属我的交际最广,河西每个地方的同学都有玩得好的,不像和平和麓山,尽管他们名气大,可他们有点看不起别的子弟,不跟他们接触,有时还好吃住他们。而我就不管你是那里的子弟,只要你愿意跟我交朋友,我就结交,不说是农民子弟,也一样的结交,如我们排的俭、其高等,我都玩得好。因为我的关系,新生中有些小矛盾也能通过我出面化解。

我没进附中时,是没有小名的,“游子”这小名是进中学后财院的致叫起来的。他说我走路的样子像走海路,吊儿郎当的,头上的军帽常常都是歪戴着,溜子一样,所以他就叫我“游子”,他这一叫,就叫顺了口,弄得朋友们都是这样叫我了。

附中那时叫“游子”的不知有多少,但喊出了点名的也就三个,这也就是“新明游子”、“曙光游子”和我。我自己感觉自己还是不游,只是看上去有点游子气,与“曙光游子”差不多,我们俩都不像“新明游子”,他不但嘴里“流腔滑调”,而且还经常有些“游里游气”都动作,印象最深的动作就是双手插在上衣口袋里,一个手指头从口袋底钻了出来,伸到裤子的前裆开口处,不停的摆动,就好像那“小鸡鸡”露在那里一样,男同学们看见了只会好笑,而女同学看到了就会脸红。

那时有一个同我们一道进附中的大学子弟叫克,比我低一届,是住建设村一栋的,因小时候患小儿麻痹症把腿弄坏了,因此走路脚不方便,是个跛子。他家的家境还可以,从小就学会了骑单车外出,骑了十几年,因此,他骑单车的技术也算得上是第一流的了。有次,他同我们到麓山上的云麓宫去玩,在那里,我们都喝了一些酒,下山时,他骑着他那辆单车还带着二个人,一前一后的,从“云麓峰”上溜下来,我是不敢坐在他那单车上同他一路下去,只有喝多了酒走路不稳的才敢坐。

那时的麓山,从前山到云麓峰的大路只有一条,那就是从白鹤泉上去经鸟语林到云麓峰的那条路,那条路因坡陡、弯急,在白鹤泉上面的那个急弯处发生过几次大的事故,到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中期,才在白鹤泉下的蔡锷墓楼处拐弯,修了一条盘山公路上云麓峰。而过去的老路就改成了梯级,禁止了车辆通行。

上世级到九十年代,因上山的车辆增多,过去的一条路已不能满足需要,又再在半山亭下加修了一条上山的公路,以至成了现在这样。那时的单车还是高档商品,一百好几一辆,一般人家还不可能买得起,所以很少,我记得当时整个学校好像除了他一个人是骑单车上学的外,再无第二人。我同他过去只是认识,但从没在一起玩过,进附中后,是因和平的原因,才有时在一起玩。和平与他玩也只是因他有辆单车,有事时可以借了应急,没事时也可以拿了骑着玩玩。

克同和平玩得好,是为了得到保护,因为有了和和平玩得好的这层关系,就可以使他在学校内保证不受他人的欺负,但他也经常为和平骑了他的单车走而感到脑壳痛。因为他是离不开单车的,离开了单车,就只能单手撑着膝盖慢慢行走的人,要不就要人背着走,所以,他在外面是离不开单车的,离开了也就一点也不方便。可和平骑了他的单车去,有时是好久还不见人,搞得他放学时是经常的不能按时回家,坐在学校里老等。

那时,与我玩得好的朋友中有几个对女同学特别感兴趣,也许他们是成熟得早些吧,属于青春成熟期,好钓妹它(找女朋友),特别是麓山,钓妹它是早有名声在外,听矿冶的子弟说,早在小学高年级时,麓山就有“三”行追刘备之说。刘备指麓山,而三“行”是指他过去的三个女同学,进附中时,还有一个“行”跟他关系很好,有人说,这个“行”就是他过去的妹它。

开学不久,有次麓山找了我,向我了解我们排一个女同学的情况,说长得好漂亮的,跟我比画了好一阵,我也不知道他像我要了解的是说谁,最后,只有让他在学校时指给我看,原来他说的那最漂亮的女同学竟是我们称为猴子的宁。宁是学校子弟,同我是从幼儿园一起到小再到中学的,说她漂亮,我倒还真看不出,只是她比别的女同学身材高点,单瘦,所以班上男女同学都叫她猴子。她倒是比他原先的行还是显得漂亮些,行比宁还要高一点,可脸型、五官没有光长得好。

麓山由要我帮他牵线,帮他送一封情书,这倒让我为难,我这时根本就不同大学的女同学讲话,何况这时她也不理我,怎么可能去帮他送情书呢?于是我为他出了一个主意,由我想办法,把情书偷偷放进她书包的文具盒内让她看到,等她看了情书后的反应再说。

那时的中午,同学们一般都是不带书包回家的,书包就是放在课桌的抽屉里。那天中饭后,麓山把已经写好的情书交给了我,我拿了后再跑到教室里,将那封情书塞进了宁的文具盒,然后再找到麓山,叫他同我一道跑到学生食堂里去等,看下午宁到教室后看了情书的反应,和面部表情再做打算。

学生食堂的南面窗户正对着我们教室的北面窗户,我把教室的北面窗户打开了,站在食堂关闭的窗扇后面看对面的教室,一清二楚,而对面教室的人却很难发现我们。在那里等了好一会,才看见宁进了教室,坐到了课桌前,拿出了书包,打开了文具盒,看到了情书,并看了几遍,尔后,拿了那封情书出去了。这时,我马上叫麓山快过去,就像电影《冰山上的来客》中杨排长叫阿米尔冲那样,叫他冲进教学楼去。

他过教学楼后怎样了呢?听麓山说,他过去后就在二楼教室的过道上遇到了宁,宁和另外一个女同学在一起正说着什么,他有意让她看到他的经过,可她对他只用眼睛瞟了一下,仍继续着她们的谈话,从宁的表情和眼神中还看不出一点对情书有反应的象。我不知麓山在情书中是如何介绍自己的,但我肯定,宁在看了情书后不能确定写情书的麓山是谁,那个男同学叫麓山。

可没过几天,就听人告诉我说,麓山己经同宁好上了,并且每天晚上都在大学书院的后山上幽会,同时,宁还把她的好朋友琴介绍给了和平,使男女双方前去约会时都有了伴。

在中学期间讲起钓妹它,就不能不想起建婆子,建婆子居然要我介绍的漂亮妹它是我们排的班主任老师“娃娃老师”,你们说是好笑不。班主任老师王老师比我们年纪大不了几岁,可看上去的年龄与我们是差不多大,个头不高,一对翘翘辫,因有着一副圆圆的脸蛋像洋娃娃一样,因此学生背下里都称她为娃娃老师。

娃娃老师那时才刚刚结婚,所以,看上去还真像是一个细妹子,因此才有了建婆子这一要找老师谈爱的笑话发生。

这事发生在开学后的不久。一天放学后,建婆子找了我,要我介绍他认识我们排的一位女同学,我问他,这女同学的姓名,他不知道,不知道姓名我怎么晓得是指的那位呢?于是她就给我描绘了那位女同学的形象,说是胖胖的,大大的眼睛,圆圆的脸蛋,个头不高,扎一对翘翘辫。这会是谁呢?我在脑海中搜索了我们排所有女同学的形象也搞不清楚他说的是那位,于是就要他第二天上课前到我们排来,指给我看是那位。第二天他来了,在我们排教室外看了一阵也没有看到他说的那位女同学,这是怎么回事呢?明明是在我们排看到的,怎么今天就看不到了呢,他也感到奇怪,我认为他是弄错了,他说的那位妹它肯定不是我们排的。那知那天放学时,我同他在校门口看到了他说的那位妹它,他指给我看时我才明白,哈。。哈。。他说的居然是我们的班主任老师王老师,吃惊。

在麓山和和平他们二人天天晚上跑到大学书院的后面去与宁、琴幽会时,学校里明、致他们宿舍内,也正上演着一场子好戏,可说也是当年寄宿生宿舍楼的一道风景线吧,热闹着呢。

这戏就是与他们寝室楼上的女生们一道,嘻嘻哈哈,吹拉弹唱的上演的。致他们寝室楼上的女生都是矿冶的子弟,跟他们能够有戏,应该说是与和平认识有点关,因为她们经常看到和平跟致他们在一起,知道他们跟和平玩得好,而和平又是一个很有女人缘的人,跟这些女生相处得好,所以才会有点亲近感。致是活跃份子,所以致的寝室以致为主。楼上的女生们活跃者多,又占据着上风,每每也就成了这道风景主角。

歌曲是最好的传情工具,致喜欢吹口琴,正好扮演了这角色,让楼上楼下连成一片,一首一首的歌曲,一遍一遍的欢唱,让音乐成为了他们相互的交往的纽带,演绎了一些烂漫的故事,成为了他们那段时间最难忘的一幕幕回忆。楼上的女同胞有群、跃辉、亚辉等,群是她们之中最活跃的,群因肤色有点黑,致就叫她为“黑牡丹”,由此楼上致和黑牡丹就成为了这戏的主角,成了楼上楼下赛歌、调情,斗杂嘴子的对象。

慢慢的致看上了黑牡丹,但又不敢向她表白,只好是偷偷的写了一首藏头诗放在笔记本上,每到无事时自已拿出来独自欣赏。

这诗不久被同寝室的人发现了,“田野稻寂随风荡,群山起伏苍茫茫,和风细雨飘然过,黄水涛涛向远方,致以革命好朋友,好好学习永向上”,晚上热闹时,念了出来,才让楼上的黑牡丹知晓了致的这一点隐情,黑牡丹对此有没有做出反映,我不知道,但这后来也就成为了楼上楼下玩笑、取乐、调情的笑料。后来,就是在矿冶的校园里见了面,也会要调侃几句。

我是一个好玩的人,进中学前就经常的晚上不回家睡觉,进中学后玩的地方更多了,也就更加回家少了。不是矿冶,就是财院那边,再不就是学校里,总之是有人叫就会去,家中父母也确实是管不住了,只由得我去。

有一次,在大学大礼堂看电影,为争坐位,与村子里的的平发生争吵,打架,后在村子里平的哥哥其不该我打他弟弟平找我的麻烦时又发生了争吵,要不是当时村子里有许多人在场看到,也就打起来了。这件事被彪和劲两人知道后,告诉了和平等人,于是,和平就让他们矿冶的张建泡子和豺狗子两人同彪、劲一道到我们村子去寻找机会打平的哥哥其。

一天晚上他们四个人去了,到村子里寻找机会,正看见一个人去上厕所,他们以为是其,就尾随去了,彪和劲胆小,不敢走近,只告诉了张和豺,那个上厕所的人应该就是,以至张和豺两人尾随那人到厕所后,称其解手时,将那人暴打了一顿。打人后他们两人迅速的跑了,被打的人虽说是莫名其妙的挨了一顿打,可从打他人的言语中猜到了是为我的事去打的他。打错了人,他们打的是住其对面的翼。翼比我大一二岁,过去在村子里跟我还玩得很好,在我读高年级时,还经常地在寒暑假为我做作业,我不知他怎么就会成了冤大头,实在不应该。

翼被打之后认定是我叫人打的,所以其父母当晚就到我家告状,我不在家,是第二天听我弟弟告诉我的。这不断有人到家里来告状,对于我父母来说也不稀奇了,自从这进中学起,打学校里的同龄人已不止一次了,次次都有家长来告状,而我每次都知道打了人后会有人到家里去告状,所以打了人后也就不会落屋,而告状的人在我家也很少能见到我父母,因这时母亲己不住民主村了,她自六八年底从学生食堂调到学校幼儿园工作后,把住到了幼儿园里,父亲这时还在麓山公园做零时工,要晚上很晚才回,来告状的一般都只能看到我弟弟,顶多也就是在隔壁二位娭毑处说一说而已。

 

  评论这张
 
阅读(7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