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人

冷眼向阳看世界,风物长宜放眼量...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个个性好强的人,喜欢我行我素,走自己的路,做自己的性情之人。。。。我好朋友,但又不会惧怕孤独,因为朋友能够我带来快乐,而孤独可以让我更好的思考........

网易考拉推荐

往事的记忆【36】  

2011-08-20 12:00:37|  分类: 中学时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学期间【5】

这件事过后不久的一天晚上,我又在致他们寝室里玩时,又听到了楼下有人喊叫,叫我们下楼去,这次是麓山跑来叫我们,说他们刚刚看见王某某在大学大礼堂里面看电影,要我们快点去,好在那里打王某某,于是我们大伙又一起跑了去。

这天晚上我们出去时还早,学校的大门还没有关,我们十来个人是从学校门口一个个的溜出去的。出去后我们跑到了大学大礼堂,在礼堂门口看见了和平,和平要我们在左边的前门外等着,说和王某某一起看电影的还有一个人,是住师范的,也是老附中的,他们的坐位就在左前门边,散场时他们应当是从那里出门,我们就在那张门外等着,等他们出门后再寻找机会下手。

我们在外面等了不久,电影散场了,和平和麓山就站在左前门口看,看到人快走空时,才看见了与王某某一道看电影的那个人出门,而王王某某不见了,应当说王某某是从另外的门走了,怎么办?

和平想算了,可麓山不肯,说这与王某某一道的他也要打。要打就打,我们十来个人就尾随着这人一直走到主楼后,大操坪的西北角处才动的手。

这人叫郭某某,有一米八几的个头,走到这里时,路上行人己不多了,只听和平轻轻一声“上”,走在最前面的国光马上冲了上去,举起他那二寸宽的武装带,跳起来就朝那人的头上抽了去,只听见“啪”的一声,那人还没来得急回头,十来个人就已经将他团团围住。这时那人也顾不了头痛,只好挥舞着双拳四面招架,到底人高马大,一下他就冲出了包围,并朝麓山门方向猛跑。

这追的人与被追逃的人在跑的程度上是有着本质上的区别,被追的人在前面是亡命的跑,而在后面追的人只是尽力的追,所以,在一般情况下,亡命跑的人要比尽力去追的人要跑得快一些,何况这个逃的人有一米八几,腿又长,比我们跑得就更快,一下就把我们丢起好远。好得这路还是砂石路,路边尽是砂石子,我们一边追,一边捡砂石子打,那人逃到麓山门处,闯进了一家正准备关门的店,并待在里面死活不敢出来了。

这是一家小缝纫店,里面有几个年岁较大的妇女,应当是学校居委会的店子,郭某某躲在里面不出来,我们也不敢到店子里面去打,只得待在门外等,等了一阵,店子真正关门了还不见他出来,也就只好算了。这时已不知是什么时候了,回学校肯定要爬围墙,还不如走路到矿冶去,于是十几个人走路到和平家去了。

打了郭某某,引起了老附中一些同学的不满。那时老附中还是有个别滞留在城里没有下农村的学生,他们听说附中的新同学打了老同学,纠在一起也想要寻求报复。这消息一传到我们的耳中,和平就找了老附中一个住在矿冶所的玩得好的熟人,叫张某某的出面调解。张某某在老附中那一批同学中也算是有名气的人,他出面调解,也就是要和平出面,把那晚打郭某某的人叫了来,去向郭某某赔礼道歉,并请他们吃一顿饭了事。

赔礼道歉,并请他们吃一饭饭,这和平一个人、就可以办到,为什么非要打郭某某的人都到堂呢,这个问题想不通,于是大家都不愿意去,此事就拖了很久。后张某某、郭某某,还有一个叫石某某的歪恼壳等到附中来过二次。头一次正遇上我们学农期间不在学校,第二次来时,进校门我就看见了,我课都有上,就告诉了党校的那几个同学,并一起全溜走了。中饭时,我们在我家院门口,准备到建设村食堂去吃饭时,看见和平、国光和张某某等七、八个人正站在建设村食堂门口,和平好远就看见我们,就暗示我们不要过去,于是我们一群人就到登高路的麓山馆下馆子吃饭去了。后听说,他们就在建设村食堂吃的饭,把那事给了啦。

开学这段时间,我们在学校里没打架了,可在外面却没少打,除了上面说的那些外,还有几次,下面一一说来。

一天晚上,彪、劲两人一起到矿冶去玩,路过师院体育系操场时,军帽被人输了,于是,他们就急急忙忙的跑到和平家,告诉我们,说他们的军帽被人抢了,要我们去要回来。当时在和平家的有和平,我、国光、张建泡子和豺狗子。我们一听他们的军帽被抢,这还了得,问他们知道是谁吗?不知道,当记得长什么样。在什么地方被抢?他们说是在南院的操场。我们几个人马上一路小跑赶到南院操场,那时操场里已经漆黑一片,但能听见远远有人在讲话,我们寻声走去,在操场足球场地的球门边,看见了几个人坐在那里的草地上聊天。国光点燃了手中的打火机,伸过去看了一下坐在草地上的那几个人,原来是十九中的矿冶、有色子弟,他们都认识。国光问他们,刚刚是否看见有人在这里抢军帽?他们都说没看见。可这时彪却把我扯到一边悄悄地告诉我说,就是这些人抢的他们的军帽。我问彪,是否能够确定。他说那个抢了他的军帽他搞不清,但是这一群人,肯定不会错。同时,劲也说就是他们。我们听彪、劲都这么肯定,转身冲过去,朝那几个坐在草地上的人一吼:“你们到底抢没抢军帽?”回答仍是没抢。这一下我们也有管它那么多,解下腰间的皮带,就一齐朝他们就猛抽过去。那几个人一看我们动手打人了,起身就想跑,那想跑的那跑得了,一个个又被按在了地上。一顿拳脚,打之之后,才有人告诉我们,说知道是那个抢的,说那几个抢军帽的人当时抢了军帽后就跑了,只是他们认识人,知道是谁被抢的,不过这时,地上己有一个人打得爬不起来了,这个人就是矿冶的子弟宁。

当时同他一起被打的还有平、畅。后听说,当晚我们走后,他们将宁送到医院去检查时,医生说宁的头部被打成了轻微脑震荡。

一次是到十九中打架,这次是白天上课时去打的,原因是为麓由的大妹妹。那天上午到学校,麓山找了我,说他妹妹告诉他,她们十九中有几个乡里伢子经常找她们吵,调她们的口味,她们几个(还有平、小华)气不过,要她跟麓山说,找我们去教训一下那几个乡里伢子。我听了后课也有上,就找了国光、致、悌、宏、胜文几个人去了十九中。

我们到十九中时,正是课间休息时,在门口,我们叫了一个矿冶的子弟去把麓山的妹妹找了来,问她要我们教训的那几个人在那间教室,和在教室里的坐位,后等她们上课时,我们就跑到教室的窗口去看,看清了人后,等到再次下课时我们一群人就冲进他们的教室,抓了那几个人就打。那几个乡里伢子可能在学校里也有一群人,平时也喜欢讲下霸道,欺侮一下别人,得罪的人多。我们打他们时,来帮忙的一看就是他们那一伴子的乡里人。我们是有备而去,个个手中都有宽皮带,而他们是没有准备,赤手空拳,那是我们的对手。他们人多,我们不怕,我们挥舞着手中的皮带,一个人就可以对付他们几个。

我们从一楼教室打到了二楼的教室,又从二楼的教室追到一楼的教室,最后追出校门,打出他们十九中。看热闹的学生都躲得远远的,那学校老师追着叫我们不要打了,根本没有人听,打得兴头上,那里还会去听他们学校的老师劝阻,打得他们十九中那天上午还有二节课都没有继续上了,而且当天下午也没有上课。

打完了架,我们就全回学校去了,那知十九中打电话通知了我们学校,好得我们不是一路进的校门,不然还真会被怀疑上。因为还没有到放学时间,大门没有开,要从传达室进去,一群人同时进去目标大,加之没上课也怕被学校工宣队的人看见,挨批评,所以在外面我们就说好了,一个个溜进去。那知,传达过去从没有对上课时间出进学校大门的学生做过姓名登记,这天却不同,我们进去时,一个个全都被登记了名字。

这事学校并没有追究,也就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了。这次到十九中打架,把十九中那些乡里伢子和左家垅街上的那一群有些调皮伢子的傲气打掉了。过去,他们在十九中经常欺辱院校子弟,这次被我们这附中的院校子弟打了后,听了是附中的,都有点怕惹得,同时,再也不敢欺辱院校子弟了,因为他们知道,我们附中的院校子弟一声喊,又有可能再来。

这次后,我一个人为和平的弟弟保卫也去十九中打过一次人,不过这次打的是矿冶的子弟,他调和平弟弟的口味,使他弟弟生气,要我去教训他打的。这人比我高一截,但人肯定老实,不敢惹祸,不然在我打他时,他肯定会还手对打。他不还手,只能说明他不想招惹更大的祸。打这样的人也没有意思,打几下,教训了他,也就算了,只要他下次不再招惹和平的弟弟就是了。

为和平的弟弟出气,我去打人,可自己的亲弟弟在附中被人打了,有人告诉我,我却没有去打那人,相反还说,是那个打他的人肯定不晓得他鹰,就是我的弟弟,如果他晓得的话,他绝对是不敢打的。我那朋友们要去帮忙打回来,我跟他们说,我们玩得好,可你们认识我老弟吗?你们都不认识,何况别人。别人打了我老弟,这只怪我老弟蠢,在别人打他时他不告诉别人,说他是我的老弟,如果说了,别人再打就是另一说了。

结果后来,那打我老弟的人不知听了谁告诉他了,还真怕挨打,找我老弟说了许多的好话,赔了礼,认了错,还成了朋友。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