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人

冷眼向阳看世界,风物长宜放眼量...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个个性好强的人,喜欢我行我素,走自己的路,做自己的性情之人。。。。我好朋友,但又不会惧怕孤独,因为朋友能够我带来快乐,而孤独可以让我更好的思考........

网易考拉推荐

往事的记忆【35】  

2011-08-18 08:36:13|  分类: 中学时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学期间【4】

从开学那天打周大个子起,后来,陆续我又为大林打了村子里的亮,朋,为彪和思打了宝和星等,这到家告状的多了以后,我也就基本上不回村子里的那个家了,即算是有事一定要去,也是溜进去打一转就走,从不久停留,更不会睡在这个家里。

周大个子开学那天被打后,对我一直是怀恨在心,总想寻找机会对我进行报复。在学校里人太多,我的朋友又多,他打我,肯定要吃亏,于是他就想在外面寻找机会。

一天晚上,我正好溜进民主村的屋里,就有二个不认识的人推门进来找我,我不认识这二个人,这二个人也不认识我,他们问我游子在家不,我告诉他们说游子不在家,这时正好我弟弟不在家,家里只有我一个人,他们把我当成了我弟弟。于是我对他们还说,我哥哥不在家,你们找我哥哥有什么事呀。他们没告诉我是什么事找我,只问游子晚上一般是什么时候回家,我又告诉他们说,我哥哥晚上回不回家我不知道,只是他晚上已很少回家了,他们听我这样一说就出去了。

他们前脚走,我就从院后门溜了。溜出后院门,我从村子二栋的院内转了出去,横过马路,从对面药店边的小路转一圈,转到建设村食堂边,观看我家院门外的情况。那时我们院外的马路边有一盏路灯,我看到在院门到马路的那一排树下,蹲着几个人,其中影约能看得出有二人是刚刚找过我的,但因路灯太暗,又是树下,不能确认同那二人一起的另外几个人是谁。我看到他们还没有要离开的意思,我就径直往书院后面去找和平、麓山,想找了他们二人后再返回来寻这几个人,可在那里找了一阵也不见他们俩,也就只好作罢,一车到矿冶和平家去了。

这事没有几天,可能也就是那个星期六的晚上,和平和麓山又去跟宁、琴幽会,在矿冶吃完晚饭,我同他们一车到大学,这晚大学在大礼堂放电影,我准备看完电影后再在东方红广场等他们俩人一道回矿冶,可我走到大礼堂的门口正准备进场,被村子里的楚平看见了,他马上走近来告诉我,要我不要看电影了,马上走,说周大个子叫了几个人正在大礼堂找我,还带了篇担、木棍,看样子是要打我。我想在这大礼堂的门口,他再多人也不敢打我,因这里收电影票的人没有一个不认识我,都是学校治安指挥部的熟人,在这里打我,他打不了,即使打了他也跑不了,我还是想看电影。那知还没进场,周大个子就看见了我,并拿着一根篇担走了近来,因在这礼堂门口,我不怕他,也不存在马上跑,就站在那里等他走了近来。我想的不错,尽管他有几个人,还个个手持棍棒,围住了我还是不敢马上动手。

周大个子走近来首先是冲着我问,“你还想同我打不打架?”

“是你要打架?还是我要打架?你今天带了东西来找我,难道是说我要打架!”我不示弱的回答了他。

他见我是这么回答,马上就又冲我说:“过去是你打了我哒,今天我是想要报仇。”

“要报仇好说,你动手就是。”我很简单地回答了他,同时右手己紧紧的握住了裤口袋里的那支枪,随时准备拔出来朝他开枪。

在礼堂门口,他们那一伙人都不敢动手,只好对我说:“你有狠就到坪里去。”这大礼堂前的坪还是有蛮大,礼堂门前那昏暗的灯光照在坪里已不起一点作用,顶多也就是看得人影清,在那里打架,我想一个人要对付他们几个,尽管手上有枪,但还是肯定要吃亏,不到坪里去昵,他们也不会离开,是这样僵持下去,于我的脸面不利,不如称此到坪里之机,寻得一个机会跑掉,跑对我这说是强项,量他们绝对不是我的对手。

“到坪里去,就到坪里去,看你们到底要哦实搞?”我边说边下礼堂门口的梯级,他们见我下梯级,以为我真的是要到坪里去,也可能是认为我种了他们的计,心里高兴,根本没想到我会跑。我一走出他们的包围,几脚就冲下梯级,拔腿就跑,这一下他们才知道被我所戏弄了,跟着就追。从大礼堂的左边,经厕所到图书馆,再到主楼前的那片小树林里,他们就被我抛下了好远。他们追时也不敢分散了,等他们追到主楼前的小树林时,我已经从主楼的另一边转了过去,往书院那边去了。

在望江楼上的那片树林里叫了和平、麓山一阵也不见人,于是又打转下来,沿集贤村塘边的那条路到二院,东楼,主楼,麓山门汽车站,一车到矿冶去了。第二天上午,彪和劲从大学过矿冶来,一来就告诉我,说先天晚上散电影时,他们在东方红广场听学校的人说,周大个子一群人在东方红广场找我时,正碰上建婆子和他溁湾镇的几个社会上的朋友在广场玩,建婆子早就要为我打他了,这下让他碰上了,还是听说他是在找我要打我的,他自己没有出面,而是叫他那社会上的几个朋友抓了周大个子就是一顿痛打,听说,周大个子当时就被打得地上,爬都爬不起来了,建婆子他们打了人走后,周大个子那一群人才拢场,把周大个子送到了医院去,他父母当晚晓得后,又找到了我家,没看见我和我父母,也就走了。因为打他的人他一个也不认识,他也只好自认倒霉了,找我,我是肯定不会理会的。

建婆子在学校里为周大个子要找我报仇,早就跟我说过几次,让他去找社会上的人帮忙打周大个子,都被我制止了,一是周大个子终究是学校的子弟,不想做得太过分。二是也不想建婆子为我惹祸,到时大家不好过门。这次,周大个子彻底被打怕了,好久都有来上课,上课后也老实多了,只是,不知道他是否清楚,在东方红广场是为什么事被打,被谁所打。

从这以后,我晚上就根本不回村子里睡了。晚上不是睡到矿冶的和平家,那就睡在了致他们的寝室。那时,和平家的父母不在家,他母亲因病在北京冶疗,父亲带着他小妹妹大英同到北京去招呼,家里只留下他大妹妹大雁,和弟弟保卫。他们家有一大二小三间住房,家中又无大人管束,所以我就经常的跑到他家去,大部分时间就睡在他们家。

早上同他一道去学校,下午放学后一道回矿冶。来去我们都是乘五路车,乘五路车我和和平是从来不买票的,因我和他在五路车上搞过那么久的宣传,司机和售票的几乎全认识,不认识的也因我们同那些熟悉的打招呼,扯谈中也慢慢认识了,既然是熟人,查验车票时也就不可能认真,读跑学的都是打月票,而我和和平就是自己画的月票,把画好的月票插在毛主席语录本的红塑料封面里,影影约约的看不太清,以此来蒙混着乘车,让知道的不好说,不知道的就以为是真有月票,大家都过得了门。

一天晚上,我在学校致他们寝室里玩,听他们和楼上女寝室的“黑牡丹”她们调口味,都熄灯了,听见有人在楼下叫,仔细一听,是叫我们的,我们停住喧哗,问是谁在叫,原来是国光,他是叫我们寝室里面的人全部下楼去,有事。这么晚了有事,有什么事呀?我们下楼去问,国光告诉我们说,是和平和麓山在大学遇到了麻烦,要打架,让我们快点过去。听说要打架,寝室里面的人一下子都爬了起来,穿戴好衣服,跑到楼下,当听说是要去跟比我们年纪大的老附中的学生打架时,有几个人又返回楼上穿上了球鞋、拿上了东西,等他们再次下来后就出发,一起有十几个人。

这时学校的大门已经关了,小门也因熄灯后关了,不能出去,国光都是爬围墙进来的,我们要出去,也只好爬围墙出去。在宿舍坪的夼下,我们爬出围墙后就快步朝大学一路急走,还只走到麓山门叉路处,就看见和平、麓山了,他们两人正往学校这边来,碰了面,我们问他们怎么了,他们告诉我们说,那几个人已经走了,架打不成了,没有架打了,大家也就一起打转返回了学校的宿舍。

原来事情是这么的:和平和麓山去跟宁、琴幽会时,宁在路上遇到了一个她过去的男朋友,这男朋友是老附中的学生,比我们高几届,叫王某某,矿冶的子弟,和平,麓山他们俩都认识。这王某某早就认识宁,还同宁有过一段往来,一直把宁作为女朋友看,而宁可能只是把他作为普通的朋友在交往。这天晚上,麓山和宁从宁住的集贤村下来往书院去时,路上遇到了王某某。王某某这时也正好是去找宁的,那知路上正碰上了,碰上了她还同一个男的在一起,而那男的他还认识,心里就不舒服,定要宁跟他去,宁不肯,王某某心里的不舒服就上升为怨气,火气,冲着宁就指着麓山问,他是你什么人?宁也回答得干脆,“男朋友”,气得王某某动手就去拖宁。这边麓山高高兴兴来幽会,半路杀出一个程咬金,心里就不畅快,见王某某动手拖宁,也火气来了,冲上去就推王某某,宁怕事情闹大了不好,又是在她家屋门口,只好一转身,两个人都不理的就往回走,这二个男的见宁冲气走了,一时也顾不了对方,停住了争吵,都去追宁,宁见他们两人都追了上来,也停住了脚步,向他们两人说,你们都只是我普通的朋友,

你们要吵就去吵,我今晚心情不好,那里也不去了,回家去。宁走后,麓山和新明都呆了,一直看着宁消失在夜色中后,他们两人才互相望了一眼,互不作声的往集贤村下面走。

麓山还没到望江楼,和平从另一条路追了上来,问是什么回事,麓山告诉和平事情的经过,和平听了后就说要去打王某某,那知王某某这晚也不是一个人去的,他也有一个同伴,在书院下面等他,这二对二的,和平和麓山知道没有什么便宜占,也就暂时忍了没有动手,在准备到学校叫我们时,正好遇到了国光,于是他们就要国光到学校去叫我们,他们二人又打转再去找寻王某某,想在那里缠住他们,等我们去了好再动手,那知他们俩返回去后没有找到王某某了,这一架也就没有打成。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