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人

冷眼向阳看世界,风物长宜放眼量...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个个性好强的人,喜欢我行我素,走自己的路,做自己的性情之人。。。。我好朋友,但又不会惧怕孤独,因为朋友能够我带来快乐,而孤独可以让我更好的思考........

网易考拉推荐

往事的记忆【40】  

2011-08-30 21:16:21|  分类: 中学时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学期间【9】

由于杀了我这个鸡把猴看,和平和麓山他们也就不敢再出来串队,留下的这半个月时间,我就在队上是老老实实的度过的。但这半个月虽说没有串队,可过得还是很愉快的,与铃、丽、平这三位女同学相处得很好,她们是我在附中的一年中相处最好的女同学,留下的印象也是最深最美好的。

半个月时间转眼就过去了,学农总结大会同样在雷锋纪念馆举行。会前自由活动时,不知是那个同学大胆包天,居然把陈列馆里陈列的雷锋叔叔的军帽给偷了,弄得会前就追查了一阵。好得那天我没有进陈列馆,要不也会怀疑到我身上来。

学农回校后,我又回到了我原来的十九排班上。由于前面的事情和这次在农村多搞了半个月,使我对这个排的老师和排干部都产生了反感,以让我就是要乱来,看你们能把我怎样。我经常的不上课,想来想去的都不打招呼,根本不把他们当回事,使他们也只好对我是什么都不管,视而不见,听之任之。

暑假前,学校又组织我们学生到了雷锋公社搞双抢,我们连队去了雷锋公社的马头大队。马头大队距离黄花塘有近十几里路,是过了黄花塘后再往莲花方向去的路上,我们排就在大路边的一个生产队。双捡那时是农村农活最忙的时间,抢收抢种要两不误农时。近郊农村每年都有大量的城市学生和机关工作人员下乡去帮忙,因此,双抢也就成了当时城市学生,老师及干部联系了解的纽带,每年到这时都要去的劳动。

农村双抢那一段时间也真够累,每天都要起早贪黑的干,不是就很难按时搞完双抢,那像后来的农村分田到户,实行承包责任以后,农民的积极性调动起来了,不但根本不用外来人帮忙了,就是自家几个人搞完了还要散早工。

“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概辛苦。”在农村,只有在每年一度的双抢时期,才能够体会到这首唐代诗人李绅的全部含义。每天天不亮就要起床出早工,晚上要干到日落西山后才收工。六月天,每天十几个小时的劳动,那有不辛苦的,可这对我来说还是不怕,因为双抢时我们不要用肩膀挑,都是手上的事情。

稻谷收割完的那天,我们收工早一些,吃完晚饭洗了澡,几个要好的男同学就跑到了公路上去散步。我们沿着公路朝黄花塘方向走,走不多久,我就提议走到黄花塘去,到雷锋纪念馆边的我学农留下来那半个月的住户家去玩玩,看那里现在是我们学校那个排在那里搞双抢。他们一听也愿意,于是我们一行就走到了那里。

那里是二连的人,我们一个也不认识,就在我原先的住户家喝了一杯茶,闲聊了一会就打转往回走,来回就是走路快点都要三个来小时,何况我们是散步,边走边聊天呢,回到队上时我们也不知是深夜几点了,总之同学们都睡了,我们几个溜进房也就睡了。

第二天一早,等我们醒来,其它人都出工去了,只留下我们几个夜归的人没有去,不行,总要去一下,迟到比不去总要好吧,于是我们几个爬起床就往田里跑,还没有到收早工时间,好远还看见社员和同学们还在秧田里扯秧。

我们走近快到田边时,看见老师(娃娃老师的爱人)一个人走了。我们走到秧田后马上下田扯秧,刚下田扯秧就听到有几个青年农民笑,并小声的说着什么,我问他们笑什么,讲什么?他们笑着说,你们没来时,老师和排干部正在议论你们,说你们几个人昨晚不知到什么地方玩去了,也不知玩到什么时候才回的,连喊出早工时都有听见,有人提议,要开你们的批判会,正说得起劲,你们来了,老师看见你们来了,居然恢溜溜的走了,同时他们还说,那老师应当是怕了你们。后来有同学背后告诉我,说那天出早工时,排干部就向老师反映了我们几个人没有来,是因头天晚上出去玩得不知什么时候回来的,喊出早工时我们几个人还睡了没醒。老师听了排干部的反映后就说,这是严重违纪,要向学校领导报告,并且提议要在排里召开批判会,批判我们这种错误的行为,不过说要开批判会时就有人反对。说某某一惯性情粗暴,学校开大会工宣队的都最顶撞呀,何况在排里的同学,只怕开批判会会打人。正说着,就有人告诉他们,说你们来了,那老师一看,真的你们来了,于是他马上就上田畿一个人走了。看见老师一走,也就有人说,连老师都害怕某某打人,那还开什么批判会和到学校告状吧?这事后来也就不了了之。

双抢搞完的那天晚饭后,排里在生产队的晒谷场上召开了双抢讲评会,会上宣布了这次双抢回去后就放暑假,同学们不要到学校了,并告诉了下学期开学和报到的时间。在讲评会上,老师和生产队长在对双抢期间的好人好事进行了表扬和鼓励,而对不好的一点也没谈起,这可说明了老师对我确实存在顾虑,这更助长了的我不怕这老师。

照学校安排,全体参加双抢的师生在第二天早饭后到雷锋纪念馆集合,整队返回,而在当晚会后,我却出了一个酥主意,要那天晚上跟我外出玩的几个同学跟我一道当晚就走路回长沙去,说什么反正双抢期间已经搞坏了印象,左莫又左莫,还违反一次纪律,要怎么又怎么去。还说这双抢又搞完了,迟走或早走都是一样的走,何况白天走路又热又晒,还不如晚上走路又凉快又不晒太阳,还可以早到家等等。结果我这一提议他们很赞成,于是我们就打背包,捆行李,准备走。看见我们几个要当晚走,有些同学也动了心,也开始捆绑行李,要跟我们~道走,一下就有十几个喊走的。看见我们这一位户的人要走,又引起了住另一户的同学心动,也觉得我们说的有道理,何况回去又不要进学校了,直接就放暑假,也没有再睡一晚的必要了吧,于是,也加入到我们的行列里来了。由几个想走的带动了十几个想走的,到更多想走的,后到公路上走时,好像有四十几个,真正是除了排干部和个别跟他们玩得特别好的个别人外,都背上了行李赶到了马路上,跟我们一道走了。

从马头大队到溁湾镇近四十里路,我们走到了天亮。没有队伍,只是人群,男帮女,强帮弱,走走停停,停停走走,开始时还有歌声、笑声、讲话声,后来除了脚步声外,就很少有其它的声音。天亮时我们才走到溁湾镇汽车站时,只是早班车还没有开出,大家都不愿意再走了,就在那车站等了一会,才乘早班车回的家。后听别人说,在雷锋纪念馆集合时,学校发现我们排队时少了许多人,问老师,老师说是晚上都私自跑了,在查明原因后,老师和排干部都被工宣队的狠狠批评了一顿,说他们无能。

这年暑假,我几乎没有回过家,不是在矿冶,就是在党校、财院那边玩。夏天比冬天好玩,而且也方便于玩,书包里面背上一条球裤做换洗,随便玩多久都没关系。不管是打篮球、踢足球、摔跤、游泳、聊天都方便,就是睡觉也方便,一床草席往地上一铺,就解决问题,下雨天在屋里睡地上,不下雨就在操场的草地上,几个人一道,扯谈、聊天,快意得很。

这年游泳我们没有去过湘江河,而是在财院边的龙王港小河里游,因为近而方便。龙王港的望麓桥,当年是致最喜欢跳水的地方,每次在那里游泳,他都要站到桥上去跳水,并邀起大家一起去跳,我们都没有他那样的跳水水平,那敢像他那样跳,顶多就是直挺挺地跳个冰棍式了不得了。

那时从矿冶到党校,走麓山后的那条小路只半个来小时,我们经常走的就是这条路。那个年代的我们都不晓得怕热、怕晒,六月天的,只要出门,都是一身军衣军裤,头上还戴着一顶军帽,比当兵的还穿戴得整齐。

假期里,这边的学院里电影都放得勤,每个星期有四、五场,都是露天放映,我们是只要那里的好看,就往那里跑。但这种时候很少,因为好电影放映时基本上都是跑片,几个单位同一天放映,只有早一个把钟头,或迟一把钟头的区别,因此,我们在矿冶看得最多,因我大部分时间是住在和平家里。

这年的暑假,和平家来了一个远方的客人,一个跟我们年纪相当的女性。要说远,因为她来自北方的秦皇岛,是专门从那里来湖南找和平的。这女生姓刘,叫梅,听和平说,是他父亲早年警卫员的女儿,应该是喜欢上了和平,才利用放假期间专门从秦皇岛来看和平的,因为她要来时给和平写了信,告知了和平,和平也跟我说了。她来后也没有将和平天天拴在家里,和平仍是天天跟我们一道到处玩,仍然是与琴经常去幽会,好得梅不知和平外出的行踪,所以,她在和平家也过得悠闲,每天帮着和平的妹妹打扫房间,做饭,洗衣,买菜的,忙乎了半个多月。直到要开学了,问题才出现了,这问题的原因就是她没有了回秦皇岛去的路费钱了。怎么办,在那个我们大家都得靠父母生存的时候,谁也不可能有多余的钱,可她要回去读书呀,朋友们没有法,只得各自回家去找父母,能要多少算多少,再拿来凑在一起,给她当回家的路费,好得这法还灵,为梅凑足了路费,才让她到时回秦皇岛去了。

下学期开学,学校把我们六六、六七两届的学生分开了,重新分了排,我这次是分到三连九排,教室到了一楼,大教学楼西头南向的第二间,班主任一个男青年老师,叫赵尚志。

这个学期开学,学校就开展了忆苦思甜的阶级教育,忆苦思甜的阶级教育在那个时候是经常性的教育,从小学开始就有。内容基本上与以往一样,组织学生参观大型泥塑收租院,吃了米糠伴野菜煮的忆苦餐,还请了附近的老贫农到学校为我们作忆苦思甜报告,讲述旧社会,他们被地主欺压、剥削的苦难遭遇。这次,记得最清楚的是听陈战武的忆苦思甜报告。这次报告是学校组织听的,会后还要求各连、排出一期专栏墙报,人人要写听后的心得感想,要组织专门的会,会上还要求每个同学都要发言,谈体会。我那时在班上是最不善于上台发言的,因此,这次开会时我也就要求站在自已座位上发言,排干部不同意,非要叫我上台发言不可,一气之下,我把预先准备好的发言稿塞进口袋,用钢笔在手板心上急急忙忙的写了二句口号就上台了。那天我是穿的是一双烤底的军用皮鞋,因鞋底有铁钉,在教室的水泥地上走起路来就叮叮响,同学们只见我快步走上台,在台上还没有站稳,面向台下,双眼望着左手掌心,举着握拳的右手,喊出了二句口号,“不忘阶级苦,牢记血泪仇,一定要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彻底消灭帝、修、反,解放全人类!”在同学们还没有搞清是什么事时,又见我快步走回了座位,留下一串叮叮声。

发言完了,当大家明白过来时,轰的一下,教室里暴发出了一阵大笑,班上所有的同学都没有想到,我会以这样简单的二句口号来代替我的发言,使原本严肃的教室会场一下子变得活跃起来,这可叫排里的干部气愤万分,他们当场就站了起来,训斥大家,不该在这样的场伙下大笑,这是对阶级斗争教育及不严肃的表现。事后,他们还专门向老师打了小报告,说我对忆苦思甜教育态度不严肃,有意搞笑大家,是思想及不端正的表现,戴大帽子上纲上线就是有意捣乱,破坏阶级斗争教育。

连里请来作报告的老贫农是住岳麓后山的,因没有文化,他作的报告听起来朴实多了,他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声声控诉,让有的同学还为此流下了眼泪。他说“那万恶的旧社会,那硬是不要我们穷苦人民活,妈妈的X了,那日子连牛马都不如。我结婚十八年,堂客生了十八个细伢子,冇得饭呷,活活饿死的就有八个,还生病冇得钱请人看病,病死哒二个,到解放的时候只留下哒八个,要不是答把毛主席,共产党,我们家那还不晓得要死几个。……”

这说的应该是事实,只是当年也不敢有人推敲,十八年十八个,这一年一个的,也生得太多了一点吧,就是一般的富裕人家也养不起呀。。。

配合忆苦思甜的教育,学校的文艺宣传队还排练了一个文艺节目叫“收租院”,这节目当年我们小学就排练过,那歌也就是大家都早已熟悉了的歌:“天上布满星,月亮呀亮晶晶,生产队里开大会,受苦人把冤伸,万恶的旧社会,穷人的血泪仇。。。”不看都晓得是怎么回事,可学校宣传队里有几个漂亮“满爷”(姑娘),当时比较有名的有财院那边的肖某某,和冬不拉,还是吸引了一些男同学们去看。后来听说,一连的文艺节目也是排的收租院,在学校演出时比学校宣传队还演得好些,让学校宣传队丢了脸面。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