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人

冷眼向阳看世界,风物长宜放眼量...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个个性好强的人,喜欢我行我素,走自己的路,做自己的性情之人。。。。我好朋友,但又不会惧怕孤独,因为朋友能够我带来快乐,而孤独可以让我更好的思考........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往事的记忆【41】  

2011-09-01 20:46:26|  分类: 中学时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学期间【10】

忆苦思甜的教育后,学校针对当时流行的读书无用论开展了大批判运动,号召学生对此联系周边的人和事,大胆斗私批修,利用大字报的形势向一切歪风邪气作斗争,学生的纷纷拿起了笔,在教学楼里贴满了大字报。大字报开始时还是一些口号式的文章,可后来不知是谁贴出了一张揭发一连一名男生在课堂上向女生写恋爱信的事,而引发了长纺子弟与矿冶院校子弟的公开论战,在大字报上打起了笔头官司,继而形成两个对立派,把我也牵连进去了。大家都在利用大字报,在大字报上互相揭露对方的丑化和隐私,到进行人身攻击,互相谩骂,最后到打架收场。

事情是这样的,长纺一个姓毛学生写了一首藏头诗,每句的第一字连起来就是“某某曼归我也”,某是矿冶子弟,与毛同班,毛喜欢梁,并几次给她递纸条,梁都没理他,这事不知被谁利用大字报揭发出来,并把那首狗屁不通的藏头诗也公布于众,并对毛的形象做了一番丑化,这大丢了毛的脸面,他怀疑是矿冶的一帮人写的,于是把怨恨发泄在麓山和和平身上,大揭麓山、和平的丑,继而又牵连到双方周边的人,一时间致的打油诗,唯得路写的彪和雁相好的藏头诗,和“异想天开某树泽”的讽刺诗等都在大字报上曝光,成为人们的笑料。就连那健婆子看中了娃娃老师这样的事在大字报上也写了出来,把我也牵扯进去。

一天晚饭后,彪他们几个在致的寝室写了几张臭长纺子弟的大字报,并连夜贴到了教学楼里,准备让同学们第二天一早看个新鲜。

那知第二天一早,和平就叫我来到了学校教学楼,准备看热闹,那里知道到教学楼一看,头天晚上贴在那里的大字报己被撕掉了,并且丢了一地,这不明摆着是长纺子弟们干的,我和和平当时非常气愤,就准备到寝室去叫致他们,然后去找长纺的理论,谁知在去宿舍的路上,教学楼后的坡道上,就与长纺的那十几个子弟相遇,争吵起来。他们占自己人多,又是长纺子弟(因进驻附中的领导阶级是长纺的工人),围着我们二个人,以为我们不敢对他们怎么地,那知和平和我都不是怕事的,怎么忍得他们的气,很快就动起手来。和平的马鞭,我的军用武装带,一阵飞舞,只听到“叭、叭”声响,他们那经得起这一顿抽打,一下子就将他们打得屁滚尿流,落荒而逃。其实打架不在于人多,而在于不怕死,敢于玩命。这一架一打,打得学校里马上禁止了大字报的张贴,把大批判限于在各个排的批判会上了,同时,这一架也使我从此跟长纺的子弟们断绝了一切来往来。

大批判过后,我们连学军,学军的主要任务就是挖防空洞,地点就是在学校的山坡边。那时毛主席的最新指示有“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所以挖防空洞在当时是备战的需要,到处都挖。在东向围墙的山坡上,我们排排成一线,每隔二、三米就挖一个防空洞,排满了。我和班上的大林、毅强、并思四个人合挖一个,挖了半个月,才挖出了一个可供四、五人蹲着躲进去的小洞,在排里所挖的防空洞中不算最小的,但也不是最大的,只能算中等水平吧。

挖防空洞后,连队开展了一次军事活动,这次活动在我保留的日记中有记载,现抄录如下:

昨天下午我们三连全体师生进行了一次军事活动,在这次军事活动中,进行了不少项目,中途急行军,防空演习,听史老师讲朝鲜战场的战斗故事,各连尖刀排进行插红旗,抓特务等等。

通过这一次活动,使我懂得了没有好的身体,就不合符战备的要求。我今天只稍微在高只有200来米的山上跑了一通,就吃不消了,将来上战场怎么行呢?队伍要爬山、跑路,我跑不动就要掉队。我一定要锻炼身体,把身体锻炼得好好的,将来准备为消灭帝、修、反而贡献力量。通过这次活动,使我懂得了群众是真正的英雄,在山上进行军事活动抓特务时,一个人,几个人,要抓到五十四个特务是很困难的,但是在广大群众的团结下,全连战士一条心,一下子就把特务全抓起来了。

雷锋叔叔曾在日记里写到,“力量从团结来,智慧从劳动来,行动从思想来,荣誉从集体来。”我一定要牢记雷锋叔叔的这一句话。

 

这年秋天,桔子成熟时,宏叫我们到党校那边去偷桔子,说那边的桔子很好吃,而且好偷,就在他们住的宿舍周围。还说他过去在党校偷桔子时被抓过,还被罚了100元钱,到现在还想不通,硬是想要我们帮忙去把他的损失夺回来。那一段时间,我几乎每天放学后就跟他去了党校。有时几个人,有时十几个人,一人一个空书包。

我们每次去党校那边时都是从师范校门口那里上山,翻山过去的。过去后,先到财院的悌屋里吃饭,等天黑了以后再到党校里面去。开始,还只是去偷些进屋吃。后来,那一边的桔园都要开始收桔子时,我们就偷了一次多的。宏说,吃不完没关系,放在家里,可以以后慢慢的吃。记得那天好像是星期六的晚上,,我们去了好几个人,偷一次回来后又去偷第二次,一晚连续去偷了好几次,总共可能偷了上百斤吧,宏家那张单人床上,都堆满了桔子。宏的哥哥亮看了吓得不得了,吃都不敢吃就跑到别的房间去了。宏的父母那时已下到五·七干校去了,家里唯一的大人就是他姥姥,他姥姥年岁已大,根本管不了宏,所以宏才有这么胆大,敢于叫我们去偷了放回家。

当晚,找们吃饱以后,又到悌的家里去了,并在他家钻了一晚的桌子。(钻桌子就是打扑克牌)第二天星期天,我们几个偷桔子的又到了宏家,一人背了一书包袋的桔子,从后山那条路走到了矿冶,送到和平家。

第二个礼拜六放学后,我们又有几个人同他们过去了。尽管党校内的桔子已全部收完,但他们说,还有金桔子和石榴偷。金桔子和石榴这二种水果那时在我们前山那一带还很少,所以偷得也少,只知道不是很好吃。不好吃又为什么还去偷呢?就是看了党校内的金桔子和石榴比我们原先偷过的要大,要漂亮,想起比我们原先偷的会要好吃些,我们才去偷的。

那晚,我们在那里有的偷金桔子,有的偷石榴,也每人偷了一书包。这次,我们偷的东西全背到了悌家。在悌家我们一尝味,那有桔子好吃。偷了这么多,根本吃不完,又只又好背到矿冶那边去送给了别人吃。

这晚,我们在悌家里又钻了一夜的桌子,第二天上午在那睡了一觉,中饭后又来到了宏家,站在宏家北面的窗户前,能看到党校后面那山头上的那一片桔园,桔园内的桔树上,红橙橙的桔子还挂满了枝头,在秋日的阳光下,分外耀眼,好可爱的麓山南桔啊!令人馋涎欲滴。去偷吧,有人提议说。可这大白天的,跑到那山头上去偷桔子.好远就看得见,不可能不被发现吧,要是被发现了,就是跑都跑不了,那怎么能去偷?大家还没有这么大的胆。

不偷桔子,到那里去看看,晒晒太阳总可以吧,有人提议,于是我们一行十几个人到了那山头上,坐在那里一边欣赏桔子,一边晒太阳。不到十分钟,听到山下的广播声响,星期天休息,这时党校放广播是怎么回事?有人说。但一会又有人说,这不是党校的广播,而是附近农村的广播叫。到底叫的什么呢?我们听得不是很清楚,隐隐约约的好像是通知大队民兵有什么事,我们也没有仔细去想,可又过了一会,看见有人从前面上山来了,上山来的人个个手星还拿着篇担。再一看,山后同样也有人上来了,四面八方都有人朝山上来了,原来我们被包围了。只见那些上来的人将我们团团围住,因我们中有大部分是住党校、财院的,互相面熟,也有认识的,于是,那些人中就有人问我们上山干什么来了,干什么?晒太阳呀!到桔子园晒太阳?他们怎么能相信,他们不相信我们是晒太阳的,就在我们座的四周查看了一遍,没有发现新鲜的桔子皮,也没有闻到剥开桔子时那种特有的桔香,从我们身上看,单衣单裤,不像装有桔子的样子,就以主人翁的口气告诫我们,这里的桔园是农民的集体财产,是不准许别人随意的到桔子园里偷摘的,如果不听,一经发现,那将按照立在那里的牌子上所写的那样,每个桔子罚款五元。哈。。哈。。直到这时,我们才知道,山下那广播是叫什么了,原来是要大队民兵来抓我们。好得我们没有动手偷,不然还真的会被全部抓了去。偷桔子是偷不成气了,他们走后,肯定还有人在监视着我们,我们在桔园里晒了一会太阳后,也就空手而归了。

在悌的家里打牌、钻桌子,那可不一般,那张打牌的小桌子,四条腿是收得拢的,架桌子的木架上,是用两颗长铁钉钉起的,上下钉子的钉尖都出了头,上下对称,从桌架子中间钻过去,只能赤膊上阵,不然,那出了头的铁钉尖子就会挂衣服,使你无法钻了过去。不是上面挂了,就是下面挂了,就是赤膊上阵,也要小心,不然就会挂破皮肉。我们每次钻桌子时,都是一条短裤,赤膊上阵,以赴卧撑的姿努,先把两只手从桌架子中间伸过去,再身子,脚的慢慢地钻过去。

当然,我们也不只在党校那边偷桔子,在矿冶和天马山也偷过,只是没有像那样成群结队的一下偷过那么多。矿冶的财狗子家就在矿冶去十九中路边的桔子园旁边,可那桔园附近的农民住家太多了,很容易被发现,我们每次去还没有动手就有人喊,别偷桔子啦,让我们就止了步。天马山上的桔园在山上,可上山下山的时候都要从农民住家门口路过,也容易被发现,记得有一次去那偷桔子,中途被发现有人来抓了,吓得我们是做死的跑,月光下那一米来高的铁丝网一窜就跳过去了,根本就容不得你多想,难怪那狗急能跳墙,这人急了不也能跳呀。。。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