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人

冷眼向阳看世界,风物长宜放眼量...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个个性好强的人,喜欢我行我素,走自己的路,做自己的性情之人。。。。我好朋友,但又不会惧怕孤独,因为朋友能够我带来快乐,而孤独可以让我更好的思考........

网易考拉推荐

再见。会同。  

2011-10-19 10:30:24|  分类: 再见....会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再见。会同。------忆第一次重回故地(5)

 

我们随着光和那些欢迎她的人一起走进村后光最先走进的是她过去的住户家,到了这里我还专门走到那屋后去看了一下,因为那天晚上连那屋后是啥样我也没看清楚。后又跟着她一道走了几户人家,可因时间太紧,不可能全走到,出村时有好多的农民都提了东西来送光,大包小包的,有些什么?不知道,因大多是用纸包好了的,能看见的就只有他们当地人自产的茶油。

光只收了一包东西,其它的全都没要,收的是一包是什么东西呢?后来到车上我才知道,那是一包用柚子皮精雕细镂制出来的蜜饯,我看那还真是花费了不少工夫制出来的,有龙有凤,和一些小动物的,漂亮极了。这么好的东西真舍不得吃掉它们。

带着不能久待的遗憾,我们又匆匆离开了壕鸡坪,返回时我在苏溪口下车照了几张像,后又应光的要求去了公社的水电站。

光和悌过去都修过这水电站,所以他俩都有心去看看,只有我不但没去修过电站,就那地方也还没去过。

我们在公社水电站待的时间不长,也没上大坝上去看,只是在大坝下照了几张像就离开了。

这一天的时间过得非常快,我们离开广坪公社时已是黄昏时节了。

当晚在县城和光的会同朋友一起吃完晚饭回到招待所,就快九点钟了。本来是那位怀化的司机要带我上粟裕公园去玩玩的,可等我出门时却没有看见他人了,不知他上那儿去了,听他们说粟裕公园还是蛮好玩的,于是我便一个人朝粟裕公园去了。

我一个人到了粟裕公园门口看到粟裕公园里面漆黑一片,连上山的路也看不清,更没有看见一个人影,这时候山上还会有什么好玩?简直无法让人相信,难道说他们是骗我的?也不应该呀,因为他们骗我没有任何的含义,可那看上去黑鼓隆冬的山上根本就不像有什么地方玩,只得又一个人返回招待所。

回招待所后看见那司机,那司机还问我去不去,我说我一个人刚去了来,说那山上面漆黑一片,不但没有灯光,就连人影子也没看见一个。那司机还不相信,说那不可能,硬还要带我去看,我是刚去了来的,实实在在是那么回事,怎么还会去?就是说得再好玩我也不会去了呀。

当晚,我们在招待所里听悌说,怕回去的火车票不好买,想提早一天回长,问我们意见如何?能否按时回长?这也是我们大家都担心的事情,因为都要赶回去上班。

大家都同意之后,悌马上就打电话与怀化方面联系,怀化方面答复是第二天根本没有火车卧铺票,就连车票都困难,但他们可以负责将我们送上火车,并保证上车后肯定补到卧铺票,这样,我们第三天一早也就离开了会同。

在从会同去怀化的路上,我们多次问到光,是否要去洪江去打一转,去她那会同的老朋友那里看看?她总是回答说不用,那不去一趟又怎么对得起他呢?“人家知道你要来,连续二晚从一百多里外的洪江赶去怀化接你,可你连他家门也不进,是否也太过分了点吧。”我就是这样寻着光策,而她只是不吱声地笑笑。

我不知道那人与光是什么关系,可我知道那关系绝对不会一般,因为一般的关系不会让他自愿二次跑上一百多里路去接她。

临到了去洪江分路的叉路口我还在问光,说不要错过这个机会了,因为她也是离开会同后第一次回会同,见面太不容易了,真的应该去看看。只要她说去,我们一定不会说她什么,可她还是说不去,那我们也没有办法了。

因为光不去洪江了,使我们就有了充足的时间,所以我们就将多出的时间在黔城玩了一会。

黔城过去是一座小县城,我在上世纪七十年代修铁路时曾路过这里,印象中是依山傍水的一座风景秀丽的小城。这次来听说,洪江改为了市后洪江市就设在了黔城,而过去的洪江就改为了洪江镇。

细心的司机是本地人,他在车上就向我们仔细讲解了黔城的一些概况,使其我们对它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让我们在黔城下车就直奔芙蓉楼而去。

芙蓉楼,座落在沅、舞水汇流之处的黔城镇,为古典园林建筑,占地4250平方米,北廓临江,依林踞阜,筑叠巧思、错落有致,被誉为"楚南上游第一胜迹",据说是历代文人墨客吟诗作画之处,也是唐代著名诗人王昌龄宴宾送客之地。

我们从前门进,后门出,在游览了芙蓉楼后又大致看了一下黔城的老街南正街,全是青石板路的巷道,两旁民居为明、清代建筑,大部分为木结构,鳞次栉比,有马头墙隔出。每间檐口几乎全采用卷棚形式,线条优美,二楼伸出饰檐,普遍为万字格窗,并用支撑物开窗,室内大小头雕琢的图案古色古香,真如同走进了尘封的历史,如置身古代一般。

在街口,有许多的小吃摊点聚集在那里,一拔接着一拔的吆喝着过往的游人,也让我们几个人也围了过去。

那小吃摊上品种繁多,香色诱人,勾起你的食欲,让我大吞口水,不得不想亲自去品尝一番。

司机要我们不要吃饱了,每样尝一尝味就行了,说等下带我们去一个地方吃鱼,说黔城的水好,所以这里的鱼特别的好吃。我们要了七八样小呷,每样尝了一下,哟!还非常便宜的,只花了五元多钱,还好像是呷饱了一样。

尔后那司机要我们上车,带我们出了城,去了城外公路边的一家餐馆。这家餐馆靠近河边,餐馆门前停了许我车,司机说好多过往司机都喜欢在这家餐馆呷,就因为这家餐馆搞得好,不但老板热情,口味好,还价格便宜。

在司机的介绍下,我们要了一份水煮黄鸭叫,和黄焖刁子鱼,还要了一份小炒南瓜花和洪江鸭。后听说那里的山芹菜好呷,而在长沙是呷不到的,我们也就要了一份。那山芹菜还真的好呷,我们不但呷完了二份,还要那餐馆老板格外送了一大把给我们,说是晚上再炒了呷。

从黔城到怀化的路是不好走的,颠簸得要命,在车上也无法睡,她们只好是强打起精神在车上扯谈。悌夫人不知啥原因,从这上车后偏要坐在悌的身上,让我又有了开玩笑的笑料,并拿这笑料策了悌两口子一阵,策到最后留下一个哑迷:曲胫向天歌。

“曲胫向天歌”是什么意思?大众化的解释是小学生都知道的,可在此时此刻,在这时形容他们,却是让他们真还费解。七年多后的一次聚会,在饭桌上光和几个知青朋友们一道吃饭时还说起这事,光还不知那“曲胫向天歌”是什么意思。

策完了悌两口子,又开始策光。光到是性格好,不但现在不怕策,策起还不生气。我是从她小时候的小名叫徐猴子时开始策起,一直策到她这次同我们来会同。说当年山是如何认识的她,后又如何为山去打他的情敌,下乡后又如何同山去壕鸡坪看她,我修铁路时他们之间有了矛盾时他们两个又是怎么样写信给我,再后我又如何从广坪邮局将她的信偷出来看了后再放回邮局去,等等,等等......而那时给她写信的好几个农村青年都是我认识的。

光说,她与我在同学中真的是认识最久,又相处最多的,我们一直从幼儿园起,小学,中学,再到农村,她参加工作后分在幼儿园,跟我妈妈又是同事,后来我们的细伢子也是从幼儿园一班同起一直到高中,真的是两代青梅竹马,她问我,那年轻时为什么不找她?

那时候我会找她吗?我对她说,正因为我们俩从小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相互都了解了,那还有什么神秘感和吸引力呢?说得她一下也无言。

.........

大约在下午三点多钟我们到达怀化,悌怀化的朋友接待了我们,并为我们安排了休息的地方。因为他们坐车都坐累了,所以一见到有地方供他们休息也就很快地上床休息了,只有我一个人没睡,就在那四周转了一阵,看了看怀化的市容市貌。

六点多钟叫吃晚饭,悌的怀化朋友来了一帮,因为我们并没有车票,需要提前进站,所以吃饭时不能作古正经像吃酒席请悌和我们,而只能是简单匆忙了事。

到了车站也还顺利,很快就进了站,并找到了答应送我们上车并安排好卧铺的人,一切如说的那样稳稳妥妥地办好了,当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 我们到了长沙,在车站前的餐厅吃了早餐分手,分手前悌夫人还跟我们说,这次出去玩得真痛快,下次有机会还想与我们一道出去玩。光也是玩得高兴,悌俩口子走后她就跟我说:“反正回家睡不着了,我们回去将东西放了后还出去玩要不?”

我问她打算去那里玩?她回答说去二姐家,说二姐这次没有去真的是遗憾,几好玩地啰,到她家去说给她听,欠欠她。

我说要得啦,只要你去,我就去,这样在学校下车分手后就各自回家放东西,并说好十分钟以后就出来,在食堂门口见面,一道去二姐家。

那知我进门还不到十分钟,我家的电话就响了,我夫人接的,我夫人还没来得及问对方是谁,电话那面劈头就是一句话:“我老倌回了,我不出来了!”我夫人听了莫明其妙,便问对方是谁?找谁?

这时电话那头才感到不对它,连忙解释说:“我是光呢,是我老倌从北京回来了,家中有事,不能再去二姐家玩了。”

我听到电话是光打来的,说她不去二姐家了也就没再意,那知我夫人可有意见了,生气地对我说:“刚分手还不到二分钟,就打电话来说老倌回来了,这是什么意思啰?”

我向夫人解释说:“就是不去二姐家玩了。因刚说的今天上午去二姐家,现在她不能去了,告诉我一声,没有别的意思。”

夫人摇头表示不太相信,可不一会光亲自跑来了,一是来给我送衣服[我的换洗衣服还放在她包里,忘记拿出来了],二是想来解释一下刚才的电话。

光解释完走后,我夫人又问了我二个问题,一是我们这次到底是那几个人去的会同?二是五月一号晚上我睡在那里?我告诉她,我们这次是那四个人去的,和五一节那晚因家里没人,我同几个朋友就在对河茶馆里打扑克,也就没有回家了,直到二号下午快三点才回。

我夫人不相信,说她听人说,有人看见光同我一道是从我们家出去的。我说我和光下午四点来钟从我们家出去不假,那是她来叫我一道去车站。

我不知她是怀疑我什么,但我感觉到她看我的眼神明显不对。那知当天晚上悌也打来电话,当时我不在家,是后来听我夫人说的,说悌在电话中对我们几个人去会同也是作了一番解释,这不,越解释就越拐了场,变成无法解释清的事了。

。。。。。。。。。。。。。。。

再见。会同。 - 三人 - 三人
这次去因相机在路上摔坏了,多数照片都不行,所以没有留下一些珍贵的瞬间,实为遗憾。。。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