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人

冷眼向阳看世界,风物长宜放眼量...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个个性好强的人,喜欢我行我素,走自己的路,做自己的性情之人。。。。我好朋友,但又不会惧怕孤独,因为朋友能够我带来快乐,而孤独可以让我更好的思考........

网易考拉推荐

再见。会同。(6)  

2011-10-20 23:12:09|  分类: 再见....会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再见。会同。------第二次再见

第二次再见会同那是七年以后了,这次去会同也是一次偶然,是同下我一个公社的长沙知青在网上看到了我的有关他大队知青胡的一篇告知,认为我是在为此人操空心,而专门通过我同队的知青致找到我,告知我那位知青的为人,并说专门安排一次会同之行,到他过去下放的队上去,听听当地农民对他的评价,才有了这一次的成行。

这是2007年的6月24日,星期六,一个天气睛好的日子,力自已开车,同行的有致和我,还有一位不是同我们下放在一个县的中学女同学珊。

因为是自已开车去,所以我们选择的就是过去下放时所走的老路,经邵阳,洞口,过雪峰山。当年下放时,力,致和我可是乘坐同一辆车,在雪峰山上是经历了一回惊险的,这次重过这雪峰山也就是因为邵怀高速就要建成通车了,雪峰山已经打通了隧道,以后再去会同就不用再爬这雪峰山了,这可能就是最后一次上雪峰山。

记得当年过雪峰山,坐在大客车上是整整二个多小时,说是雪峰天险,山高坡陡,道弯路窄,可是让许多司机宁愿绕道也不想跑的路段呀,可如今的汽车先进多了,没有半个小时我们就跑到了山顶。过去那在这山顶欣赏过风景呀!一是坐在车上看那司机开车的架式都让你紧张,那还会有心情?二是没时间,司机要开车赶路。这次可是好机会,有时间能够站在那雪峰山顶远眺群山,一览众山小了。

过安江,到洪江还是一条简易的公路,按照车程和速度,我们在下午5点左右赶到会同是没有一点问题的,连电话都打了,告知了会同的朋友们到时一起吃晚饭,可意外发生了,在简易公路上跑,汽车被一颗不足一粒核桃大的石子将发动机的油底壳顶破。这石子是怎么跑到油底壳的护板里面去的呢?就是这么一粒小石子,让我们在距离洪江十公里左右的地方停顿下来,还是找来一辆货车花了一张大红票子才将车拖到了洪江镇。

车子是拖到了洪江,可洪江镇上最大的修理厂却没有此配件,要厂家想办法联系怀化的配件商家,找到了配件,可配件从怀化拿回来最快也得二至三小时,再长时间也得等呀,只能是要厂尽快。

过去下放我们只在路过洪江时在洪江睡过一晚,尽管对洪江有一点点印象,可那是久远的印象,早以模糊了,只记得这里过去人称小南京,在整个湘西还是非常有名的地方。高高的窨子屋,长长的麻石街,清清的江水中时不时的有帆船和竹木排的身影掠过,现在那还是过去那样,扩大的城市早将过去的小城掩盖住,看到的都是现代化的钢筋水泥建筑。

修理厂老板说,等的时间你们可以到老街上去转转,说洪江的老街保护得还是蛮好的,全国各地有好多人都到这里来参观游览,门票都是六十元一张呢,不过你们可以不用门票从我这围墙边进去,好好看看,几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

按照老板的提示,我们到老街上去游了一转,老街的确还保护得不错,走进老街还有走进了过去走进了历史的感觉。尽管是周末,可不是长假期间,这里的游人还是很少,特别是黄昏之时,暮色中的巷道里寂静,昏暗,就更显那青石路面和斑驳墙垣的陈旧和古朴,这里留下的的岁月的痕迹,历史的沧桑,夕日的繁华,和时代的印记,更有无数等待后人发掘的故事。

天黑后我们从老街上出来到修理厂,看到怀化的配件还没有到,都快9点了呀,老板说快了,在路上了。。。。

会同的知青朋友们为我们安排好的晚饭我们要其退了,因为等我们到会同只怕人家酒店都关门了吧。我们没有吃饭,原因就是打算到会同后再吃,不管是夜宵还是晚饭,反正不管到什么时候,会同的朋友一定会等着我们。

汽车修好时都快十二点了,听会同朋友告诉,要我们不要走坪村,而改从若水,洒溪到会同。这条路我们可不知道走,但想起路在嘴上,见叉路找人问就是,也就答应了。那知这路上嘴上也要有人问才是,这半夜三更的山区农村,黑灯瞎火的,漆黑一片,那里能够找到问路的人?

我们想,照大路走不会错,路上应该也会有指路牌的。一路上四个人的眼睛都睁起好大,总担心指路牌从我们的眼皮子底下溜过而没有看见,走错是路。总算看到了指路牌,在转弯的地方还有一座工厂的厂房亮着电灯,可我们在大门外大叫了一阵也没有听到厂房内有人回答,指路牌应该不会错,我们相信,于是在没有找到人问路的情况下我们也按指路牌转了弯。那知这路转进去不到五公里就全是泥泞,能过吗?我们怀疑,我下车在车灯的照明下,踏着泥泞向前走着,大约走了五十米左右就完全不能走了,泥泞完全盖住了公路,仔细一看,是公路塌方,泥石流冲毁了公路,此路不通,怎么办?只能原路返回。

当年会同的手机信号不很好,有些地方根本无法接通,所以在这也无法与会同朋友联系到,只好是返回转变处的那厂房前,想办法找到人打听。这次还好,在厂房围墙边叫到了人,可打听的结果是他还不知道此路不通,说我们走的没错。

没走错,可此路不通,是否还有其它的路呢?他们不知,正在为难之季,突然我的手机响了,一看,是会同的知青朋友安打来的,问我们到了那里,我告诉他,我们走的路塌方了,走不通,不知往那里走了,他问我们的具体位置我们也说不清楚,后来他问我们一路上是否看到了去会同高椅的大路牌,我们说没有,他就要我们继续往靖县方向走,说往前过了高椅的指路牌后还有一条通往会同的国防公路,要我们到了那叉路口时在那里等,他在县城找一辆车过来到那里接我们,这到是好,于是我们折回原来的公路往前继续行驶,果不其然。在再开了不到半小时的路程后我们看到了通往高椅的指示牌,又往前开了大约十多公钟看到了通往会同的指示牌,这应该不会错了,我们就按指示牌所指的方向往会同驶去,并拨通了安的手机,告诉他,我们已经上了会同的路,朝会同走了。可他这时已找了车,正在向我们这边来,在都得知对方是什么样的车后想起在路上应该能够碰到,可偏偏没有碰到,都走过了身。我们的车在过了会同的军营后不远看到的是一条断头路,前方的横路还是一条毛坯路,根本没有修好,一眼望去全是泥泞合水,怎么走?往左还是往右,不得而知?而这时安的电话又不在服务区内,无法接通,正欲打转到军营问路之时,看到前方来了一辆车,等车开近拦下打听,才知这里才开始修路,我们按照那司机的说法,慢慢的开过去,一个右转,一个左转,就看到了县城的大马路。

我们到达告诉我们的宾馆时时钟已经到了三点多,联系好的留守知青们除安在接我们的路上外,大家都在,我们宾馆门都没有进,就在宾馆对面的夜宵排挡上坐下了,先解决肚子的问题,真正的饿得不行了。

珊同留守知青朝是中学的同班同学,也是中学最要好的同学,只是毕业分配时太仓促,失去了联系,这已经是三十多年没有见面了,她这次来就是为了想见到她。好朋友多年不见,见面时的欣喜可以想象,拥抱,问长问短。。。。。

我们饭菜上桌开始吃了,安才赶回来,他是喝酒的,只有我能够奉陪,所以饭桌上只有我们端杯,他们是一人二碗饭后也就进宾馆去了,留下我同安慢慢喝酒聊天,一直到天亮。

在床上只睡了一个多小时力就叫起床,是不能再睡,因为这天的行程还有蛮紧,得抓紧时间。

早饭简单,是朝安排吃的自助餐,早餐后我们就出发往广坪去,因车的原因,只有同我们下放在一个公社的霞陪去了。

七年了,去广坪的公路铺上了沥青,好跑多了。去时,我们只在公社场上逗留了一会,尔后就直接去了牛皮冲,去牛皮冲的路可是比过去差多了,一路颠簸,好不容易才跑到,听力说,这一路变化真正大,不但路差了,连山也差了,山上低矮的灌木丛取代了过去高大有林木。力下放的队上我过去只去过一次,早就没有了印象,只记得他这里比我下放的龙孔大队要偏僻的多,更像山区些。

在他队上我们走访了他过去的住户,到了大队上,在这里致还遇到了一个认识他的人,一打听,原来是我们龙孔嫁过去的,过去也在大队宣传队搞过,所以认识致。致到底在公社比我搞的时间要长,所以认识他的人比我多,就在公社场上逗留时那理发的都还记得当年长沙下放在龙孔大队的知青中有一个致。

 从牛皮冲返回,就往壕鸡坪去,准备同霞一起去她队上看看,那知车到苏溪口过去一点就无法再往前走了,听当地人说,早几天前的一场大水冲毁了这里大部分的路面,现在连人走都难了。我跟霞下车往前试着走了一段,真还无法走,只得打转上车,不去了。

  打转时应致的要求,又去了广坪水电站,因为致在那里修了一年多的电站,想去看看,情理之中,力也就欣然答应。只是在电站致可没有遇到认识他的人,在那里转了一圈,照了几张像也就走了。

我们在广坪场上吃的便饭,饭后就立马往我们龙孔大队去。因吃饭时我去公社粮站打了一转,看我们队长的儿子是否在那,没看到,却打听到去龙孔的桥还没有修好,还是只能从世界坪去,所以只得从杨家渡转了去。

到了我们大队,我同致准备先去了队上看我们的老队长,却听说老队长已经不在了,打听八队的银,他们说正好这时在家,于是我们就去了银家。银是同我一起去麻阳修过铁路,后又同致在公社电站打过工,还在大队宣传队同我们一道搞过宣传,我们不但熟悉,还可以说是朋友,我是第一次去会同时就想看看他,可机会不好,没有看到,这次有机会了,也就一定要看看吧。

银在当地属于那种老实肯干的农民,远远看到他的家就比别的农户要好一些,一个小院,一新一旧两栋木屋,还很像样。几十年没见,虽说老了,脸形瘦了,可比过去更壮实些,黝黑的皮肤下显现出来的是结实的肌肉,特别是脖子到肩膀中间的那二块,就像二个拳头一样。没想到的是他夫人居然还是我们的认识的熟人,我们队上会计的女儿辉妹子。银带我们参观了他的房子,虽然新房还没有装修好,可规模出来了。我看到他们家修了沼气池,用上了沼气。猪栏里有猪,院子里有鸡鸭,园里面有菜,就连过去那上阶级的厕所也变成了便池,洗澡有了淋浴器,真正是改观了。银对我说,多少年来他一直想再见到我,还想同我喝一回酒。我告诉他这容易,今后等我退休了,有的是时间,我一定到这里来住上了几个月,到时天天可以在一起喝酒。

因时间关系,我们也不便在他家久待,银还想叫我们吃了晚饭后再走,这是肯定不行的,因为朝在县城已经定好了,等我们一起吃晚饭,只能是后会有期。

当晚在饭桌上,我们谈到了牛皮村的胡,会同的留守知青没有一个说此人好的,就像我在牛皮村听当地老乡们说的那样,是一个好吃懒做,有恶习的人。按照长沙人的口白来讲,是一个稀夏的人,还有点寻熟人吵。

他们听我的在会同找到他后,告诉了他,我要给他帮忙立好户口等,他那一段时间就经常的找他们,说是没有钱吃饭了找他们借,就是发信的钱也要借,弄得会同的留守知青们看到他都烦,只是碍于我的面子,是我要他们帮忙的,才不得已而为之。听说此人的户口是自己弄丢的,改革开放的前一段时间到处漂泊过,做过什么不知道,只是近段时候可能是年纪大了,漂泊不动了方又回到的会同。在会同有人帮忙替他找个工作,可是连在饭店洗碗这样简单的事情也做不好,最后才被迫在会同打流。

我为他办户口时是准备让他在长沙落户,可他不愿意,说长沙早无亲人,还无熟人,还不如在会同落户。通过会同的关系为他办理好户口后,还为他落实了低保,和工作,只是养老保险的费用没有给他落实,因要缴纳十五年的费用不是一个小数目,本人也无这样的能力,得依靠众多的知青朋友们支助,可对于他这样的人愿意支助的太少,加之我了解了他的一些情况后也觉得支助他没有了必要,他这是咎由自取,只能怪自己,

后来,我又听到会同的朋友们说,他还有专门骗朋友的行为,说某某为她朋友织了一件毛衣,准备送过去,遇到了他,他说他正好要到那边去有事,可以帮忙送过去,朋友就托付了他,可他却没有送,自已拿着了。还到一个会同知青家对这位会同知青说,他的一个好朋友的母亲得了重病在住院,需要钱,自已不好开口,要他来找他说,如果愿意的话,就托他送点钱过去。这们会同知青听了后就对他说,谢谢你告诉了我,我明天自已送了去,结果这事是假的,根本没有的事。

在饭桌上,会同的朋友们都认为我不该帮这样的人,我听了也觉得是的,所以我在饭桌上也表了态,再不过意胡的事情了,并请会同朋友今后看到胡也告诉他,不要对我再作别的什么帮助的指望了。

当晚饭后,我们回宾馆又聊了许久,特别是朝和珊,因为第二天我们就要离开,她们俩还真有点依依不舍的味道,到底是多年不见的真朋友,情深意切。

说好第二天早上一起吃早饭,为我们送行的,可力不想多麻烦他们,说这二天让他们够辛苦的了,还有要上班的,没有必要让别人请假吧,于是在力的提议下,我们第二天一早就起床,上了回长的路,并打电话告诉了他们,不必送行了。

回长的路一路顺畅,平安到家,这样就结束了再见会同的第二次放行,只是再见会同今后肯定还会有,多少次我也不知道,只是一定不会少。。。。。。

再见。会同。(6) - 三人 - 三人

 

再见。会同。(6) - 三人 - 三人

 

 

再见。会同。(6) - 三人 - 三人
  评论这张
 
阅读(103)|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