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人

冷眼向阳看世界,风物长宜放眼量...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个个性好强的人,喜欢我行我素,走自己的路,做自己的性情之人。。。。我好朋友,但又不会惧怕孤独,因为朋友能够我带来快乐,而孤独可以让我更好的思考........

网易考拉推荐

再见。会同。  

2011-10-24 22:29:06|  分类: 再见....会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再见。会同。(7)

第三次再见----上

由于迷恋会同的糍粑,我与下放地的农民朋友银说好了,要他为我准备本地糯米打二百斤糍粑,他答应了后,我们又开始了第三次再见会同行。

这次我们是五人行,有我,明,光,兰草和阿荣。2008年的1月9日达乘的长沙开洪江镇的长途大巴,先到的洪江古镇。因为这洪江古镇上有光第一次去会同时二次到怀化接她的会同朋友,还有阿荣当年下放队上的洪江知青朋友,她们出发前都告知了他们,多年不见,都有相见的愿望,于是顺路我们就先去了洪江。

到达洪江时已经是下午五点多钟了,此时阿荣的洪江朋友早已为我们在酒家定好的房间,和安排好的饭菜,我们进酒家先进房间洗了一把脸后就坐进了餐厅的包厢,边喝茶,边聊天,边等着饭菜上桌,这之间,光的朋友也来了。

知青老朋友想见总是话多,回忆过去,互相打听当年熟悉的朋友,熟人,和各自分别后的情况,一直到饭后都没能尽兴,聊趣正浓。

饭后,光的朋友想邀请大家去茶座继续,而阿荣的朋友却想就在酒家坐坐,意见不统一时就得权衡,因为各自的朋友都有各自的想法和安排,都有理由,我想分开是最好,于是就分做了两起,明和兰草同阿荣在酒家,我和光一起就同她的会同朋友去了茶座。

茶座里热闹,灯红酒绿的,氛围不好,可当地人应该是认为这场所上档次,是享受的地方,才带我们来到这地方。我可不喜欢这人多嘈杂的地方,可受人礼遇,还是得尊重,不得不克制一下。

在茶座,光的那位朋友又叫来了光认识,并还要好的过去下放在隔壁大队苏溪口的洪江女知青,三个堂客们一场戏,也就更有话说了。在茶座,光的朋友又叫我们喝啤酒,并点了一件,连光从不喝酒的碍于情面也不得不喝了几小杯。我是想尽快消灭那件啤酒后好走路,同光的那位朋友一杯一杯的干,也还喝到了一点多钟才喝完。光的朋友们还想继续,可光喝了几杯喝酒后已经坚持不住了,他们方同意就此收场。

第二天一早,我们没有让那几位洪江朋友送,就乘坐早上第一班车去了黔城。这次到黔城,发现黔城许多的老建筑都被拆除了,特别是那些有着高墙大院大户家居,真叫我感叹,问其原由,说是什么开发公司投资准备重建。我不知道重建意味着什么?也不知道重建后的这些大户家居是否还能够保持原有的风貌?

我们在芙蓉楼浏览了一圈,这里也进行了一番维修,换了新颜。我还是喜欢陈旧的色彩,因为陈旧方显历史的苍桑,和历史的厚重。

在黔城吃过中饭,也就要赶往会同了,可到车站还有一段距离,我说打的去,可兰草看到了那街口上的后三轮摩的,她没有坐过,非要坐,还说这东西在长沙城是不可能坐到的,于是大家就只好跟着她坐上了那辆摩的,去了车站。在车站我们打听到,从黔城往会同只有路过的车,要等,还不知等多久,为了赶时间,我们就找了一辆的士,并谈好了价,一百元跑会同。

这到是便宜,因为从黔城到会同有44公里的路程,而且在修路,路况不好,何况我们还是五个人,司机愿意跑,我们肯定乐意。这的士是一台夏利车,我们五个人中,数明的身坯最大,他肯定就坐前面,余下的四人挤后排。我们四人只有阿荣的身材小点,兰草次之,所以,阿荣和兰草就坐中间,我和光就各靠左右边门,哈。。四人挤在后排那几乎是占满了后排整个的空间。

元月份正是大冷天,可我们四个挤在后排的不一会就热得出了汗,要的士司机开起了冷空调。一百元钱跑这么远,多坐一个人,还要开空调,的士司机怎么会愿意,就说空调坏了,让我们脱棉衣,脱棉衣也行呀,可挤得无法动荡的我们要自已脱下棉衣实在是太困难了,让人帮忙,也弄了许久,光才脱下了一只袖子,我们也就只好不脱算了,叫明将前面的窗户打开一点,进点冷风作罢。

四十多公里路的士跑了一个半小时,车到会同安的学校门前停下时,光是坐在车上好久没有动荡,让安感到奇怪,怎么说好的五个人还有一个不见呢?原来是手脚都挤麻木了,不听使唤。

明在车上接了一个电话,是他夫人打来的,说是家中急事,要他速速赶回南京,可这么远都来了,不到下放的队上看上一眼就回去,又怎么想得通呢?队上要去看看,也得赶回去,于是他就决定不与我们一起玩了,当天到会同就让安联系了他下放地的一位农户,让他用摩托车将他送了去,完成他此行的愿望。明此次真的是来去匆匆,第二天一早我们出发去广坪时他从他下放的岩头大队赶回了县城,聊了几句后就往车站跑了,只在队上睡了一晚。

当晚有会同朋友请我们吃完晚饭后按照他们的安排,我们分别住在了二户人家。我,兰草,阿荣睡安家,光睡在她会同的朋友家。

第二天早饭后,我们按计划先去了广坪的壕鸡坪,这次光不想惊动她们队上的人,所以先给她朋友宋打了招呼,不要告知,只看看她父母就行。她朋友宋用车将我们送到壕鸡坪后因我们要在壕鸡坪的几个去看看,她就先将她父母接到了广坪集市上等我们,然后再返回壕鸡坪去接的我们。我们在壕鸡坪下车后,光就带着我们顺着公路往里走,一直走了几里地,直到壕鸡坪的小学。

光下放时在这里当过老师,印象深刻,她看到这学校后说,仍是地过去的模样,几乎没有变化。学校正在上课,我们走近窗前去看了看,有的教室里那课桌真正是破旧不堪。光的朋友说,这些年来,真正还在这读书上课的也只有贫困户的孩子了,家庭条件好一点的孩子都通过关系,或朋友熟人送到了公社或县城里去读书了,县里经济不富裕,对这基础教育的投资也少,所以这里的村级小学也就少有改观。

在这里,光告诉了我们,她们当年下放在壕鸡坪的知青分别下放的地点,及她们当年的一些往事,虽说平淡,却也能想像到当年的辛酸。

在这里,我们看到了几位在路边做事的妇女,要不是光的朋友介绍,她们怎么也不会认识光,就像那几位妇女对她所说的“你长起这肥,真的是让我们冇认到哒”。

记得我在第一次去会同时所写到的去壕鸡坪的路边有一处风景优美的地方,那里有好几棵苍翠大柏树.郁郁葱葱,而路下是宛延小河,流淌河面上有一座小木桥,木桥的两边都有木屋影现在树景间,由于相机的原因没能够将这秀美的风光留下而感到遗憾。第二次想去却又因公路水毁而没有去拍到,这次没有忘记,可风光不再,贴近河面的小木桥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座高高吊起的水泥桥,那木屋也不见了,听说是早年的水灾所至,灾害改变了风貌,也让人们认识了灾害。

中午在广坪集市上吃的中饭,光朋友的父母及兄妹们都来了,一大桌人,好似热闹。她们唠家常,我当听客,感觉不好,就到集市上去转悠了一番。

中饭后,我们要光的朋友宋回县城去了,我们就走路去了我的会同朋友家,宋的哥哥认识我的朋友,也同去了,他是担心我的朋友家晚上不方便安排我们这几个人住宿,所以同了去,晚上就可以同他打转到广坪集市上来上他家住,因为他家在集市上盖了新房,三层楼,大得很。

我们到银家时银不在家,听说是去广坪集市上接我去了,好得他家没有锁门,我们进去后就在他家的火堂上升起了火,烤起火来。

不久银两口子回来了,说在集市上转了一圈都没看到我们,他就告诉了我们队长的儿子同生,还有宜,说我到了广坪,要他们晚上都上他家吃饭,陪我一道喝喝酒,他们都答应了,一定会来。

其实同生已经知道我来了,因我早告诉了他,说这天晚上要睡在他家,要他早做准备。同生当时在集市上开了一家米粉厂,米粉厂就在公社的粮站里,他一家都没住在队上,我要睡他家,他就要先安排夫人回家打扫,所以我去时就先告诉了他,我什么时候到。

晚饭按照我的要求就像当年在那里时一样,桌子就放在火堂边吃的,做了一桌子的菜,有那些我可不记得了,只记得最好吃的就是那一大锅鸭子炖萝卜,人人都说好,那萝卜是全扫光了。

吃饭时只有一点不习惯的就是火堂上的火有烟,熏得眼睛有点流泪,得是吃别人的,要不真让人笑话了。这晚我喝了多少酒我不知道,反正是银说要喝痛快,就要喝醉。同生可是第一次看到我这么喝酒,因为那时在他家吃饭时我还真不会喝酒,他父亲老队长让我喝酒时我也只能喝上一小杯,意思意思,只有银在修铁路时看到我喝过多少酒,醉过一回。这一次应该是够意思的了,因为满足了银多年的愿望,再陪我喝上一回酒,再醉上一回。

银让我们在他家睡,同生那里也安排好了,可那三位却不愿意,定要同宋回集市上去,说好了的怎么就变卦?我坚持不走,而他们坚持要走,他们出了门后下了坡我却仍在那里没动。其实这样也好,我一个人睡这里,同生和银也省了许多的事。

他们见我好久还没有出门,就在外面叫,我回答他们的是,“好呀,你们就是这样的,说话不兑现是不?”那知不一会,光和兰草又返回来了,硬是在拉着我走,说是不放心,其实我想他们是怕我第二天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够到集市上,让他们老等,耽误时间。因为我们第二天的安排是去连山的高涌,大坪,兰草和阿荣下放的队上,要赶早才行。

银告诉我说,第二天他就打糍粑,让我们过二天来拿,而宜非得叫我们来拿糍粑时上他们去吃一餐饭,盛情难却,只得答应。

好得是同生怕耽误第二天清早的米粉加工,让他儿子早开了一台后三轮摩托地那里等候,那晚那六里多路也不知要走多少时间,因为我确实是喝多了,走路东倒西歪的,就是有人扶着也不可能走得快,只是那后三轮摩托也够呛,世界坪那稀烂的路,颠簸得人难受。

当晚我们就睡在了宋家,宋家确实不错,属于当地先富起来的那一部分,在集市上有自己的经营。第二天一早为我们准备的是当地最客气的泡菜,这可是我下放当年都没有吃过的,第一回吃,挺新鲜的,吃了好大一碗。

广坪没有直接去连山的汽车,我们就包了一台面的去的。原本说好是到高涌,可车到火神坡以后就无法再过去,我们就只好下车步行。这时的清水河正是枯水季节,那裸露的河床上我们看到的是挖砂掏金后的千疮百孔,从会同大桥到火神坡,这一路都看不到往日的绿水青山。高涌现在修起了拦河坝,建了小水电,跟我印象中的高涌已经完全不一样了,兰草过去是下放在这里一队的,她的感受最深。

在高涌兰草只走了二户人家,没作什么停留,就往连山集市去,从这到连山集市大约也有七八里地吧,到连山已经到十二点多钟了。我们在集市上转了一圈,还是看到了一点往日的陈迹,开启了一些我们脑海中尘封的印记。这里不是赶场日,集市上冷冷清清的,几家敞开的门面里坐着的就是几个打牌人。我们找了一家看似比较干净的饭店坐下了,叫老板做饭菜,老板见有客人进门,马上就过来打招呼,只问想吃点什么?

这天我们从高涌出来不久就变天了,冷风飕飕,感觉冷起来,我们坐在饭店就让老板烧起了一盆碳火,点的菜中也有火锅,边吃边烤的才感觉到不冷。

会同开连山的汽车路过阿荣下放的大坪七队,我们吃过饭后就坐了一段汽车到的七队。在这里我们更是没有多作停留,阿荣只在原住户门前打了一转,转了一圈,就到了公路上。

天公不作美,人想得再好,也是无法的。

到了县城时间还早,我们就在粟裕公园门口下了车,可刚进公园一会,志就打电话来,要我们到了会同就直接上他家去,说他在家做饭菜请我们,这样,我们公园也没游了,就去了志家。

志夫人是会同当地人,志说他夫人做的饭菜不合我们的口味,要我做,我说要得,可安不同意,说那有要客人做的道理,定要争起去做,我就让给了他做。

在家做饭菜还是受到场地的限制,所以十几个人的饭菜做起来到底还是不太方便,但做起来还是有味的,各有各的做法,都是理手,讲起都有道理,可都无法掌控大师傅,因为锅在他手提上,只有他想怎么做就怎样才是真理,至于好不好吃,那是上了桌后大家评论的事,可以先不去考虑。

但饭菜好不好在其次,因为有得这份情才是最重要的。

 

再见。会同。 - 三人 - 三人

 

再见。会同。 - 三人 - 三人

 

再见。会同。 - 三人 - 三人

 

再见。会同。 - 三人 - 三人

 

再见。会同。 - 三人 - 三人

 

再见。会同。 - 三人 - 三人

 

再见。会同。 - 三人 - 三人

 

再见。会同。 - 三人 - 三人

 

再见。会同。 - 三人 - 三人

 

再见。会同。 - 三人 - 三人

 

再见。会同。 - 三人 - 三人

 

  评论这张
 
阅读(11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