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人

冷眼向阳看世界,风物长宜放眼量...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个个性好强的人,喜欢我行我素,走自己的路,做自己的性情之人。。。。我好朋友,但又不会惧怕孤独,因为朋友能够我带来快乐,而孤独可以让我更好的思考........

网易考拉推荐

再见。会同  

2011-10-09 14:22:22|  分类: 再见....会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再见。会同。------忆第一次重回故地(3)

 

按宜告诉我的地方沿小路往后面山上走去,很快我就看见那山窝的半坡上有一幢新盖的木屋,走近木屋,我看到屋前地坪中有一位老者在劈柴,尽管是二十多年没有看见了,可那单薄矮小的身驱仍然是那么的熟悉。只见他坐在一张矮小的橙子上,双手持斧在认认真真地在劈柴,可听说老队的眼睛瞎了完全看不见了呀,看不见了仍旧能够劈柴?我似信非信地走近老队长,并高声叫了他几声“老队长”,那人毫无反应,只到我到他的身边,对着他的耳朵再高声的叫了他一声后他才停下手中的活儿,转过头来向着我问:你是那个呀?我高声回答他“我是大老陈呀”,他似乎没有听明白我说的什么,面部没有任何的表情反映,就像“大老陈”这个称呼还没有唤起他那尘封的记忆。

这时宜他们也走上来了,宜走近老队长的身边,再对着老队长的耳朵大声地说了好几句,“是过去下放在你咯里的老陈和老杜从长沙过来看你来了”后,他的脸上才有了少许的表情。

老队长的儿媳在里屋听到外面有人说话赶忙出来,见是有客人来了,还是远道来的客人,盛是热情,赶忙生火烧水,然后又打来一盆凉水,拿了一条新毛巾出来叫我们洗脸,并再三告诉我们说,这里有的是水,不要共着一盆水洗。

因为老队长耳朵不好,我们也无法跟他多作交谈,只好向他儿媳问了他们家的一些情况,宜在此也作了一些说明,让我们大致了解了一点队长家,队上以及大队上的情况。

如今的生产队比过去多出了近一半的人和户数,田少人多的困境也就更加的突出,加上山上的林木被大量的砍伐,使过去靠山吃山的老本也没有了,人们的经济只有靠外出打工来赚取,所以也像大多数农村一样,村子里只留下了老小弱病残。

在队长家坐了半个多小时后我们要走,队长和队长儿媳想挽留我们在他家住上一晚,或是吃了中饭再走,我们都只能是回绝,因为中饭已有人在广坪镇上准备了,而且下午还要到光和霞下放的壕鸡坪大队去,一切都计划好了,无法更改,出门时我们给老队长留下了四百元钱,说是不知买什么东西送他好,而实际上是悌告诉我说队长已经不在人世了才没有买。

出了队长家,我们还去了原先的会计家打了一转,因会计已去世多年,也就没有坐。

从这出来,我一个人就快步向停车的小桥走去,因为我要去银家看看他在不在家,虽说没有什么时间扯淡,但想起能见上一面也是好的。银家是八队的,八队从小桥过去就是,可事与愿违,七弯八拐地问了多个人后才找到屋,找到屋了人却不在家。

我返回到小桥边时悌他们人都到了,在等我,我提议要大家一道走小路去公社,他们都不同意,说什么这样大热的天,又是中午了,又热又晒的人受不了。

我说我们大老远的从长沙到会同来就是来找过去的感觉,一点路也不走一下,那又怎么会找到呢?光不服气地对我说:“那是的,不走一下路就找不到感觉呀,那你就一个人走路去找感觉啰。”

我们几人中数光最胖,所以她也就最怕走路,为了说服她,就要策她,策起她自愿走路去。

我对她说:“你要我一个人走去我还蛮怕呀?我还想天黑以后从广坪公社走到你壕鸡坪去呢,去寻找一下那天晚上和山摸黑走起去壕鸡坪的感受,再去做狗一样爬起进你那时住的那一栋屋。”

说到这,悌和霞听了都感觉到有一点莫名其妙,而光见我说起这些往事时也不想让我多讲,只得是同意我的看法,走路去广坪公社吧。

几个人中只有悌夫人是没下过农村的,死活不愿意走这几里路,她就一个人坐车去了,余下了我们四人走路。

汽车去广坪公社又要从原路返回到杨家渡大桥过河有十几里路远,绕了一个大圈。而我们走小路只有三四里路,比汽车不会慢许多。

过去,从龙孔塘流经我们队门前的小溪宛延曲折地在山谷中流淌,一直流到公社后面的小河里,宛如一条银色的丝带维系着整个山村,又给整个山村增添了无尽的秀色。可现在,人们将小溪拉成了一条直线,多了一些田地,有了人行的车道,缩短了去集市的路程,给人们带来了便利,但多少让我这喜欢大自然景色的人感到几分叹惋。

到公社,过去有五六里多路.现在只有三里路左右了,可整个溪边和溪边的马路上只有几棵小树立在那里,这给人却感觉到现在这三里左右的路一眼望不到头,有望山跑死马的感觉。

我、光和霞三个人走先,悌一个人走后,这时正好是正午的太阳,既无伞,又无草帽,烈日当头,晒得人的头皮都发烫,一会工夫就一身黑汗水流.我一个男人无所顾忌,一个光膀子,脱了衣服顶在头上,打着家赤膊走。

光太胖了实在是走不动,霞只好跟着她慢慢地陪着她走,而我是走走停停,停停走走地边走边等她们,还没走得一半远,看那光就是一脸通红,浑身大汗,连双手的手背也肿起了好高,真是好可怜的,我笑话她们,为什么不跟我一样,将衣服脱下来顶在头上呢?她们说我出宝,......笑话归笑话,后来我还是把我的衣服顶在了她的头上。

悌走在最后面,他不是走得慢,而是刚走时又遇到了一个熟人,又扯了好一会儿。

我是二十多分钟走到了小河边,这时的小河上已经架起了一座桥,可这桥只架好了一半,还是座断头桥,靠我们龙孔这边还吊起好高的坡,还只能供行人登高过身。

看小河对面,山坡上面的那凉亭还在,我过了桥就坐在那凉亭里等她们。

凉亭是新修的,只是仍在原来的老位置上,现在坐在凉亭里就能看见河对面笔直的小溪直冲山谷,不像过去一样山峦叠嶂,清溪卧底。

我坐在凉亭等到光与霞她们俩上来后再看悌还在老远老远,悌也不是走得很快的人,他走到凉亭时光与霞她们俩身上的汗也熄了。

悌还没走进凉亭就冲我们问,问我们为什么走起那么快,说“后来银和帮都赶来了,只是见你们走得连人影子也不见了才冇追了。

在悌坐了一会准备走时,忽然听见对河远处有人叫唤我们,远远看去,只见一个人正向我们跑来,并且边跑边扬手,叫唤着我们等一下,仔细一看,那是刚刚同我们一起照了像的宜,这会他追过来会是什么事呢?大家都搞不清。

只好等等,等他来再看有什么事,等他走近后才知道他是给光送糍粑来的。

原来是宜听说我和光都爱吃这里的糍粑,可他家这时已经没有了,说“那样的话,我就等下挨门逐户的去问问,看谁家还有。”听他这么一说,我们也就没作指望。

那知这宜还真把这当回了事,从我们老屋场出来他就挨门逐户的打听糍粑去了。这不,好不容易收到了几个糍粑出来,却发现我们已经走远,只好追。后来我逗光说:如果不是她开口说想要糍粑,那宜是不会这么买力地去收,即使是收到了也不会这么发狠地追着来送。他这样做完全是冲着她光的面子来的,为什么?就因为光过去是他心目中的偶像。如果是我要?那他就不会这样了。

我们走到公社时他们两辆车早已等候在那里了,并且在公社集市上订好了饭菜,等着我们去吃。我们一到马上上车去集市,因为时间已不早,都到了下午一点多了。

到了饭店虽说很快就吃饭,可我仍然是抓紧那不多的时间去集市上转了一圈。这时的集市街还是当年那模样,仍是一个L字形街,L字形的上点是广坪中学,L字形的拐角是出集市往牛皮冲和壕鸡坪去的公路,L字形的尾点是广坪粮站,过去赶集都是在广坪中学至底部拐角的这一段,而拐角到广坪粮站这一段路上几乎没有什么摆摊卖货的人,我们吃饭的饭店就在L字形底部的中间。

集市上的房屋大多还是老样,如饮食店,邮电局,供销社和农机公司就只外墙粉刷了一下,只有L形街的底部一线才有几处像样的新房子。变化大的就是广坪中学,学校变大了,而且还有了一栋新的教学楼和像样的围墙。可惜这天不是赶集,真想再看一下这里赶集时那热闹非凡的闹市场景。

中饭虽说是简单快捷,可还是蛮丰盛的,有鸡,有肉,小菜和豆腐。在县城就听说广坪的豆制品是全县最有名的,在此一尝还真是好吃,比我们在城里吃的好吃多了。听大师傅说,这做豆腐的师傅早几年去长沙开过豆腐店,后又在会同县城里开过豆腐店,但无论在长沙做也好,还是在会同县城做也好,所做出来的豆腐无论如何也比不上在广坪做的豆腐好吃,究其原因?应该是水的原因了,所以他就还是回这里来做了。

像这样好吃的豆腐我过去还是吃过一回,那还是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我在单位劳服公公司当经理时吃过,那是因为我自己爱吃豆腐,所以就专门请了一个做豆腐的师傅为我做过一次豆腐,我要求他豆腐只要做得好吃,别的都不用管,结果真的豆腐好吃,但算起帐来比买来的豆腐可要贵上了一半。

从广坪到壕鸡坪有十几里的简易公路要走,过去在广坪下放三年中我只去过一次,还是天黒以后去的,可那次去壕鸡坪的经历却让我一生难忘。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