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人

冷眼向阳看世界,风物长宜放眼量...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个个性好强的人,喜欢我行我素,走自己的路,做自己的性情之人。。。。我好朋友,但又不会惧怕孤独,因为朋友能够我带来快乐,而孤独可以让我更好的思考........

网易考拉推荐

茶峒---边城  

2012-08-13 19:54:05|  分类: 游山玩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边城---茶峒,茶峒---边城,这个在沈从文先生一九三四年笔下诞生过美丽翠翠姑娘的地方,不知吸引过多少中国人,自从我读过之后也有着一种向往,想亲自去体验一番那边城的风土人情,和当年沈从文先生对边城的意味。

早几天有朋友相邀,说要我同去凤凰一游,我说如果能够再去茶峒一看我就同行,朋友答应了,也就有了我此第一次的边城之行。10号从凤凰出发,经矮寨大桥到边城茶峒还是很方便的,中午时分我们就赶到了。我们先经茶峒大桥到了重庆的地盘,秀山的洪安镇,然后再到了与贵州松桃县接壤,号称“一脚踏三省”的湘黔渝三省交界处,桥是地域最好连接纽带,就是因为有了这茶峒大桥,今日的边城这“一脚踏三省”地方才有了很好的交往和经贸。

 沈从文先生在边城的开篇中描写到:“由四川过湖南去,靠东有一条官路。 这官路将近湘西边境到了一个地方名为“茶峒”的小山城时,有一小溪,溪边有座白色小塔,塔下住了一户单独的人家。这人家只一个老人,一个女孩子,一只黄狗。小溪流下去,绕山岨流,约三里便汇入茶峒的大河。人若过溪越小山走去,则只一里路就到了茶峒城边。溪流如弓背,山路如弓弦,故远近有了小小差异。小溪宽约二十丈,河床为大片石头作成。静静的水即或深到一篙不能落底,却依然清澈透明,河中游鱼来去皆可以计数。”

我站在茶峒大桥上上下眺望,我不知这桥下是河?白河?酉水?碧溪岨?还是溪?清水河?在沈从文先生的笔下,出现过“白河、酉水、碧溪岨”三种叫法,而在今日的边城景区导游图上又称这是清水河。叫河也好,称溪也罢,总之这桥下的秀水悠悠,青山倒映,涟漪在阳光下泛着粼粼波光。上游是青山叠翠,下游是清溪围绕着的三不管岛,和一片青瓦木墙吊脚楼的茶峒小镇。

    因为过桥就是重庆的地域洪安镇,我们就先到洪安镇转悠了一遍,然后返回准备去贵州地域看看,可打听到贵州地域的松桃县在此没有集镇,距 此 最近的都在6.7里地外,无奈,只得返回到茶峒镇。

    在茶峒的一家饭店用过午餐后,我们就到了沿河的乘船处,码头就在三不管岛的对面,在码头上能够看到三不管岛上有一座高大的白色塑像,在深翠的绿树丛中格外的显眼,听说,那三不管岛现在就叫翠翠岛,政府禁止了一切商业开发。

    在翠翠岛的下方有一河坝,河坝不高,可流水哗哗,飞珠溅玉,腾起的阵阵欢声,给中午宁静的山镇增添了生命的气息。我们来到一小船前,跟驾船的中年妇女谈好了价格,20元一人,行程一个小时,乘船浏览,这时一个双手端着饭碗的年轻女人跑过来准备带我们上船,那中年妇女制止了,说让她吃饭,这一趟由她自已去就是,年轻女人还想坚持,可中年妇女已先行上了船,年轻女人无奈,只得任之。

    要是那位年轻妇女划船是否能让我坐在船上感受到沈从文先生当年翠翠驾渡的身影呢?我不知道,我也不知道当年的翠翠长得何模样,脑海中搜寻,得到的也只有先生“翠翠在风日里长养着,把皮肤变得黑黑的,触目为青山绿水,一对眸子清明如水晶 ”这样的语句 。要在历史的尘埃中去寻找逝去的身影,除非是相当熟悉的,除此也就是不可能,可内心的希冀总是充满着梦幻,总是凭着自已的想象去比拟着现实,希望得到合适的印证。许多年前,还在我年纪比较轻时,看沈从文先生的“边城”就曾想象过翠翠的模样,也曾为翠翠的命运所动情,今日我年岁已大,虽说不会再刻意去寻找翠翠的身影,却也会想在这边城感受到当年翠翠的存在。

    在沈从文先生一九三四年的笔下,翠翠是十六七岁,到现在活着应该就是九十好几的人了,就是活着也不可能再在这河边驾船了,就眼前的这位中年妇女顶多也就五十,比翠翠也晚了好几辈,有关翠翠的故事,在她的口中,听来的也都是她从她的父辈们口中听来的传说了。

    我没有留意她跟我朋友有关翠翠的聊话,而是将注意力放在了眼睛上,关注着河边两岸的风光上。浆儿划动,清波 逐 起,晃动的山影和蓝天随波起伏,现在年纪大了,看沈从文先生的边城,应该是为先生所描写的边城景色着迷,先生说:“茶峒地方凭水依山筑城,近山的一面,城墙如一条长蛇,缘山爬去”,“一个对于诗歌图画稍有兴味的旅客,在这小河中,蜷伏于一只小船上,作三十天的旅行,必不至于感到厌烦,正因为处处有奇迹,自然的大胆处与精巧处,无一处不使人神往倾心”,船动景移,让人坐在船上如同置身于画中,山水相依,人景相融,在我也可能将成为了别人照片中的点缀,化作了照片中的永恒。   

我的朋友不跟中年妇女谈翠翠时她就一边划船一边充当着导游,为我们讲解着两岸的风光,景点,及边城的风土人情,到底是江边长大的女人,荡起浆来一点也不亚于男人,边划边聊,很快就到了时间,然后船又顺江而下,流到了那三不管岛翠翠岛,这时的河水应该是沽水季节,水位不高,接近翠翠岛时船的底部都触到了河底,透过清清的河水看到的全都是圆圆的卵石.中年妇女告诉我们说,这翠翠岛上去是要购买门票的,二十元一个人,让我们拿出了钱后她才将船靠岸,并对我们说,你们先上岛游玩,她去对岸帮我们买票,等会就过来接我们.

翠翠岛不大,大约5400平方米,岛上除了翠翠塑像外,还有一醒目的写有“ 翠翠岛”字样的石牌,  环境还是很优雅,鸟语花香的, 给人的感觉还是有点像别有洞天.沈从文先生笔下的那座白塔就在翠翠岛的左手斜对面,只是听说那里早没有了拉拉渡,过河一样的都用上了单浆划船.翠翠岛上的翠翠和黄狗依偎着伫立在那里, 等待,等待,持续的等待,即使是“那个在月下唱歌,使翠翠在睡梦里为歌声把灵魂轻轻浮起的年青人,还不曾回到茶峒来”,“也许‘明天’回来”。 

河水流淌,流向远方,捎去了思念与寄盼,也承载了边城人对离乡亲友返乡的无限期待,多少年过去了,但翠翠的故事却成了一个不老的传说,留给人们的只有淡淡的忧伤,和那不尽的述说。

“尖山似笔倒写蓝天一张纸”,酉水如墨画得边城万般情,如今,翠翠岛的周边常有白鹅作伴,有白鹭传情,我想今日的边城,和边城今日的翠翠应该不会寂寞,也不应该寂寞......

 

  评论这张
 
阅读(140)| 评论(3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