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人

冷眼向阳看世界,风物长宜放眼量...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个个性好强的人,喜欢我行我素,走自己的路,做自己的性情之人。。。。我好朋友,但又不会惧怕孤独,因为朋友能够我带来快乐,而孤独可以让我更好的思考........

网易考拉推荐

额济纳----一个神奇而又让人心疼的地方....1  

2014-09-21 21:39:25|  分类: 游山玩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额济纳之居延海

额济纳----一个神奇而又让人心疼的地方 - 三人 - 三人
 

额济纳,一个内蒙西部的城镇,有可能还有一部分中国人不知晓的城镇,在这次的西部游玩中我们就去了这个城镇,是什么原因让我们决定走进它的呢?是在网上查看到了它的黑城风貌和怪树林、胡杨林的奇特而想一睹景观下的决心,奇妙,也许是吸引众多人的诱惑吧,网络上查看到的有关这二处地方的照片就是诱惑好摄人的诱因,不可能阻止一个好摄人到了那边而不去看看的脚步,我们就是从嘉峪关走到了张掖后再折反二百多公里到酒泉,再从酒泉、航天城去的额济纳。

额济纳因境内的额济纳河而得名,额济纳河是中国第二大内陆河,干流全长821公里。流经青海省、甘肃和内蒙古自治区。上游叫羌谷水、鄂博河(古作弱水,蒙古语“先祖之地”),流淌在甘肃张掖地区;流到酒泉地区就改名叫弱水了;进入阿拉善盟后便叫额济纳河。而额济纳的语意为黑水,或黑河,所以又有黑水河之称。

网资显示:额济纳是阿拉善盟所辖下的一个旗,面积为114606平方公里,人口约2万,那里地广人稀,多为无人居住的沙漠区域,除了本有的蒙古人所经营的游牧业之外,最近几年也发展旅游业,而著名景点就是酒泉卫星发射基地,胡杨林,黑城,神树,居延海

从张掖出发到额济纳全程有六百多公里,而六百多公里的路途中有一半几乎是在戈壁大漠中行走,路经的东风卫星发射基地周边全是军事禁区,在公路上就能远远地看到那高高的发射塔耸立在戈壁之中。

从东风基地到额济纳是一百五十公里路程,这一百五十公里路程手机导航出现了问题,让我们走入了叉道,好得不远的黑水桥明显的不想让车通过,设置了路障,问路才知道走错了,要不就不知要多跑多少回头的路。看来手机导航还是不能全信,特别是在一些边远地区,行路还得靠嘴多问问,路在嘴上,看来还是挺管用的,比导航有时更管用。

走进额济纳我们就看到了警察,人们常说有事找警察,我们于是就停车向警察打听,额济纳什么地方能够住宿?警察告知前方第二个红绿灯转右手直走就有,按照警察的告知,转弯后我们看到了一个宽广的广场,广场边是博物馆,再前方的红绿灯前就看到了天赋商务酒店的大招牌,到酒店一看还行,于是就在此住下,当夜无话。

为了到居延海看日出,第二天一早我们六点出发,按照先天路过的印象,去找到居延海的道路,可开出二公里多没有看到,只好又打开手机导航,导航说调头,我们调头,按照导航指引的路线前进,走的是额济纳到居延海的老路,路不好走,许多坑坑洼洼,且窄,让我们还没有赶到居延海太阳就出来了,到居延海太阳已近尺头高。

眼下的居延海,旅游设施好像还不健全,沿湖一线的设施正在修建,我们到时大门前设有门障,应该是禁止通行,大门还有施工人员,因为路障的宽度小车能够通过,我们就径直将车开了过去,到门口见那施工人员也没有阻拦,哈..我们就进去了。

我们绕过一片在建的蒙古包时,一大群的湖鸥沙地飞起,在蒙古包上盘旋,时产高时低的不忍飞去,应该是那建设者们的住地下有残留食物可觅,才叫它们已经习惯了在那逗留,我们的车过后它们又落到了沙地。

沿湖的路面是水泥地,在水泥路的沿线还有几处木制游道通向湖边,有亭阁,长廊,还有一个高大的雕塑在建造中,我们最先去的就是那塑像边,就想看看那骑牛的老者到底是谁?原来是中国古代大哲学家老子,传说这里是当年老子化身入海,得道成仙的处所,有人称这地方叫“流沙仙踪”

阳光透过云层洒向湖面,波光粼粼,芦草荡漾,无数的野鸭、天鹅和湖鸥在湖面上游荡,它们时而飞起,时而又飘浮于水面,大有这湖主人的模样,自由自在,闲情逸致地生活在那,伴着朝起朝落,时光荏苒,光阴递嬗。在大漠,这里是仙池美境,柔美飘逸,戈壁食库,水美鱼肥。

站在湖岸面对着那一汪碧水,满目青天,你能够放心呼吸,因为这里没有阴霾,没有污染,云卷云舒,和浮光掠影,然而,这里曾经也经历过一场灾难,造成了居延海的干涸,几尽消亡,我从网资上看到: 1961年,西居延海干涸,1992年,东居延海消亡。

网资说: 居延海是额济纳河的归宿地,曾经每当春季,暖风吹化祁连山上的冰雪,汇成奔腾的河流,冲进巴丹吉林沙漠;额济纳河水就宛如一条晶莹的飘带、延展向额济纳旗北端,飘带尽头系着两颗洁白的“绣球”—嘎顺诺销尔湖湖、和苏泊淖尔湖,也就是史料记载的弱水流沙“居延泽”--居延海,居延海自远古以来就是一片碧海云天树木葱笼,芦苇浩荡,水美鱼肥,候鸟成群的好地方。

20世纪50年代初,黑河下游仍有大片水草肥美的三角洲,东、西居延海也分别保持了35平方公里和267平方公里的较大水面。新中国成立后,随着人口增长和生产力发展,对居延地区的影响迅速增强。20世纪60年代~70年代,军民开荒屯田、大量砍伐修筑防空工程,对林草植被造成严重破坏。20世纪90年代初,乱采滥挖甘草、苁蓉等中草药材之风和草场超载过牧,加剧了绿洲沙漠化的趋势。人类对自然生态影响的加剧在黑河中游表现得尤为突出。黑河中游地区汉代仅有人口8万~9万人,灌溉土地面积约7万亩;新中国成立初期人口约55万人,灌溉面积103万亩;现在人口达121万人,灌溉面积发展为334万亩,呈几何增长态势。为了支持农业生产,黑河中游地区加快了水利工程建设发展步伐。到1999年,黑河流域建成中、小型水库58座,其中蒸发、渗漏损失严重的平原水库40座,总库容2.55亿立方米。有固定引水渠66个,引水能力268立方米每秒,万亩以上灌区19个。中游引水能力大幅提高,耗水增加,使进入下游的水量逐年减少。根据水文资料统计显示: 狼心山20世纪50年代径流量为8.2亿立方米,进入90年代减少到3.47亿立方米,减少4.73亿立方米,递减57.7%。黑河支流上陆续修建水库拦河蓄水,使一些较大的支流也逐渐与干流失去联系。

黑河奔向居延海的旅程,已经愈发的沉重和艰难,下游断流时间由20世纪50年代的约100天,逐渐延长至20世纪90年代末的近200天。1961年,西居延海干涸,1992年,东居延海消亡。大漠明珠失去了生命中的最后一缕光泽,居延海成为我国西部继之后的第二大干涸湖。

居延海的消亡,绝非只是少了一个可供人们观赏、咏叹的海子那样简单,它是额济纳绿洲加速向荒漠化方向逆转的一个起点,是黑河下游生态系统整体恶化的一个标志。它所带来的,是沉重的生态灾难。据2002年的普查资料显示:额济纳东、西河流域有和红柳176万亩,近40年来减少159万亩,削减了47.5% 。据卫星影像资料判断,20世纪80年代至1994年,下游三角洲地区植被覆盖度大于70%的林地面积减少288万亩。20世纪80年代以来,植被覆盖度大于70%的林灌草甸草地减少约78%。绿洲内草本植物已从20世纪50年代的200多种减少到80余种。绿洲萎缩和植被退化,使区内珍稀动物失去栖息地,原有的26种国家保护动物,9种消失,10余种迁移他乡。昔日“棒打黄羊瓢舀鱼,野鸡落在家院里”的动人景象,已成遥远的追忆。

《额济纳旗志》记载,居延地区原有大小湖泊14个、泉16眼、沼泽4处,由于黑河下泄水量减少,到1992年全部消失。20世纪60年代至今,推算消失水域面积和湿地约有378万亩。20世纪60年代~80年代,额济纳旗植被覆盖率小于10%的戈壁、荒漠以平均每年23.1平方公里的速度增加。如今,下游绿洲的中心达来库布镇的东面、南面和东北面都已被新月型沙丘链所包围,新形成的沙漠和巴丹吉林沙漠连为一体,继续向绿洲进逼。据统计,绿洲面积已由20世纪80年代的6900平方公里,锐减到目前的3000多平方公里。湿地与荒漠此消彼长,导致气候劣变,自从进入20世纪80年代末以来,居延绿洲区的年均降水量,比50年代减少31.3毫米,递减近6成。特别是东居延海干涸以后,每年春季沙尘肆虐,造成绿洲草不发、树不绿,一片萧条景象。这是一组令人扼腕叹息的数据,也是绿洲生态恶化的明证。

居延海的干涸,黑河的不断萎缩,使沙患兵临城下,额济纳绿洲命悬于水。20世纪90年代中期,北京大学陈昌笃、崔海亭二位教授把居延地区划为“生态危机地区”,属于再不抢救就会成为生态上不可恢复的地区。更令人担心的是,居延海干涸带来的生态恶果并不局限于额济纳绿洲。19935月,我国西北地区发生特大沙尘暴,阿拉善地区即为重要沙源之一。在这场灾害中,农作物受灾560万亩,死亡85人,部分公路、铁路运输及供电线路中断,经济损失达5.5亿元。2000年初,我国北方地区连续8次遭受大规模沙尘暴袭击,影响涉及国土面积200万平方公里。当年5月,中央电视台《新闻调查》栏目播出专题片《沙起额济纳》,指出额济纳方向的沙尘暴是影响北京地区天气的主要来源之一,引起各界强烈反响,居延地区已成中国生态恶化的典型。

不难推测:如果居延海长期消失,这一地区会逐渐成为我国第二个罗布泊,“三北”防护林体系被抽去一条重要的“筋骨”,不仅会造成西北地区生态严重恶化,而且河西走廊也将失去北部的屏障和军事支撑点;如果居延海长期消失,居延绿洲就会继续萎缩,以鲜血和生命为代价回归祖国的蒙古族土尔扈特部后裔将不得不再次远走他乡,居延、黑城等绿洲文明也将永远沉睡于漫漫黄沙之下,难以重见天日。

可以说,恢复居延海的生命活力,直接关系到民族团结、国防稳固,关系到西部大开发战略的实施,关系到西北、华北地区生态保护与改善。

进入新世纪,中央提出了科学发展可持续发展战略,遏制西北地区生态恶化成为贯彻科学发展观的一个重要内容。被称为“中国四大沙尘暴主源区”之一的额济纳的生态问题引起了党中央、国务院的高度重视,黑河、居延海迎来了难得的历史机遇。20012月,国务院召开第94次总理办公会议,专题研究了黑河流域生态问题,决定实施流域综合治理,实施黑河水资源统一管理与调度,再现居延海碧波荡漾的景象。

20018月,国务院批复了《黑河流域近期治理规划》,将黑河流域综合治理作为西部大开发重点生态工程,计划自2001年起,投资23.5亿元,在黑河流域建设配套水利设施和生态建设工程,以调配足够水量流入下游,从根本上改变流域内用水无序的状况。黑河综合治理的序幕从此拉开。

200271717时,经过调度的黑河水到达河流尾闾——东居延海,最大水域面积达到23.66平方公里。黑河水和东居延海像一对阔别已久的恋人,时隔10年再次深情相拥。200392416时,黑河水涌入干涸达42年之久的西居延海。20029月~200310月,黑河水又连续3次进入东居延海。由于蒸发旺盛、缺乏后续水源补给,东居延海在每次调水之后不久就会再次干涸。尽管如此,几次连续的补水使下游全线过流,让人们看到了东居延海及周边生态重建的希望。20049月,水利部与各方密切协作、团结治水,大胆采取了灌溉期按计划配水和限制引水、利用大墩门引水枢纽调蓄水量后适时集中下泄、利用已建上游电站适时进行补水等创新措施,减少了水量损失、提高了输水效果,使东居延海入湖水量达到统一调度以来最高水平,达5220万立方米,形成35.7平方公里水域面积,为1958年以来最大。2005717日,黑河人再次创造了内陆河人工调水的新历史,成功调度黑河水在东居延海与上年调入水量汇合,打破了前几年每年夏秋季调入水量、次年春夏季干涸的局面,首次实现东居延海全年不干涸。为连续不断地向下游脆弱的生态系统输送生命之水,避免东居延海重新归于干涸,2006年,黑河流域管理局与甘肃省水行政主管部门、张掖市政府及水务部门通过有计划地协调和组织实施春季“全线闭口、集中下泄”措施,在春灌期尽可能多地增泄水量,有效减轻了关键调度期的调度压力。4166时第10次调水进入东居延海,这是自统一调度以来东居延海首次在春季进水。黑河水量调度模式实现了从“全年分水、半年调度”到“全年分水、全年调度”的转变。200656月份,黑河上游来水持续偏枯,中游地区旱情严重,加之中游地区秋禾作物扩大面积约30万亩,调水形势十分严峻。78日,莺落峡断面出现了大于150立方米每秒洪水,黑河流域管理局、甘肃省及张掖市抓住稍纵即逝的有利时机,及时在中游地区实施了洪水调度,中游地区采取了限制引水措施,7128时,适时采取了“全线闭口、集中下泄”措施,21日水头再抵东居延海。中游地区克服困难延长了4天闭口时间,14天闭口期,共向下游输水1.75亿立方米,向东居延海调入水量2800万立方米。截至820日,延海蓄水量3170万立方米,水面面积33.9平方公里。

连续两年不干涸,东居延海的生命活力不断得到恢复,在全线过流时间逐年增加的黑河下游,生态系统的生命体征也正向着健康的方向发展。水量统一调度6年后与20世纪90年代相比,进入下游的水量年均增加1.03亿立方米,进入额济纳绿洲的水量年均增加0.86亿立方米。黑河下游狼心山断面河道断流天数比统一调度前年均减少了90多天,沿河两岸和东居延海湖滨地区地下水位升幅明显。

黑河下游绿洲植被退化趋势得到遏制,林草覆盖度提高。胡杨林得到抢救性保护,面积增加33.4平方公里。调水后5年与调水前5年相比,胡杨树生长显著加快,最大胸径生长量年增加2.72毫米,柽柳地径生长量年均增加3.98毫米。戈壁和沙地面积比调水前共减少了约36.4平方公里,而草地和灌木林面积共增加了40多平方公里。东居延海湖滨地区生态环境明显改善,野生动物种类增多,生物多样性增加,已经濒临绝迹的大头鱼也再次畅游湖区,罕见的白天鹅、野鸭子等动物也频繁现身东居延海。一个碧波荡漾、生灵欢聚的东居延海开始重新呈现在世人面前。

我们今天能够看到居延海的美丽就是治理的结果,但愿这里能够通过长久的环境治理,让居延文化能够更好的保存,并越来越美丽。

说起居延文化我又不得不再以网资作证:说起居延,现在很多人对它都非常陌生,但居延自汉代以来,直到清朝,都是一个极为有名的地方。它不仅仅是一个地区的代表,而且是一种文化的代表,居延地区承载着中华民族色彩极为艳丽和浓重的文化。我们现在热炒的楼兰与居延相比,尽管他们有许多相似之处,但是楼兰对于居延来说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早在三千年以前,居延地区就是一个水草丰美、牛羊遍地的游牧民族的“天堂”。

居延海早在汉代就开始了这里的农垦历史。居延海还是穿越巴丹吉林沙漠和大戈壁通往漠北的重要通道,是兵家必争必守之地。《史记·匈奴列传》中记载:(汉)使强弩都尉路博德筑城居延泽上。后又在这里设郡立县,南北朝时期柔然占领这里,隋唐时这里属于突厥,宋代时这里在西夏国的统治之下,是当时西 夏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之一,相传,西汉的骠骑将军霍去病、飞将军李广,进攻匈奴时都曾在居延泽饮马。据说,在元朝时,意大利人马可波罗也曾到过居延海。而唐代大诗人王维更是曾于湖畔驻足,并写下了著名的《塞上作》一诗:居延城外猎天骄,白草连天野火烧,暮云空碛时驱马,秋日平原好射雕。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2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