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人

冷眼向阳看世界,风物长宜放眼量...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个个性好强的人,喜欢我行我素,走自己的路,做自己的性情之人。。。。我好朋友,但又不会惧怕孤独,因为朋友能够我带来快乐,而孤独可以让我更好的思考........

网易考拉推荐

老照片的说叨  

2016-12-09 18:48: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照片的说叨

    这是一张保存了将近半个世纪的老照片,它拍摄于1970年的元月,照片上的十四个人都是当年河西的院校子弟,都才只十五、六岁,正是风华正茂的年岁,可他们的面貌上却少有稚嫩和天真。他们中有2个住矿冶学院的,3个住有色要校的,1个住矿山院的,3个住湖大的,2个住财院的,3个住党校的。他们的名字分别是胡春、覃亚丁、郭和平、季明、郭光钊、石国光、徐彪、杜家悌、我、孙胜文、曹畅、付岳、王宏、黄致。

有十三人是师大附中的,只有曹畅一人是十九中的。拍这张照片的时候正是70年元旦过后的不久,也是我们中多数初中毕业,即将分配之时,照片中有八人同我一样面临着的是初中的毕业分配,只有五人低一届(胡春、郭和平、郭光钊、孙胜文、曹畅),还有一年的中学可读,也就是说,正值分别的前期。

照片中的我、黄致、杜家悌三人是最早高开长沙的,下放农村,去了湖南湘西的会同县,跟着不久,覃亚丁和付岳也下放去了会同。季明去了南山,王宏虽说没有下放农村,却也离开了长沙,去了新化的一家军工厂。徐彪和石国光没有下放农村,留在了长沙,一个进了省绸厂,一个到了岳麓区的街办机械厂。

    多年过去了,照片中的十四人中已去世的有郭和平、徐彪和黄致3人。有曹畅和孙胜文无一点音信,郭光钊有音信却至今没有见过面,早几天让同我一同下放的会同知青,他的同学将照片发给他看,他居然只认识照片中的他和付岳,另一个他说认识的却叫错了名字,那就是不认识了。

半个世纪后的人变化肯定有蛮大,但一般来说,人的基本轮廓不会变,熟悉的人不论多少年后都能找到当年的影像,有可能一时见面说不出名字,但告知之后是多少能够记起他当年的模样,只有特别熟悉以要好的朋友,才会不论多少年后都不会忘怀,永远的记得。

照片中我与徐彪是相识最早的,同住在一个村子里,从幼儿园起就同班,直到小学毕业,文革初一起搞宣传、改名字、成立

自己的红卫兵组织,他做我的副手,直到湖大的治安指挥部值班,一直相处在一起,玩在一起。

第二个认识的是郭和平,与他认识于1966年的文革初期,是在河西的五路公交上同搞毛泽东思想宣传的时候,他是矿冶学院的子弟,与我虽然不是同学,可每天几乎同在一条公交线路上搞宣传,经常能够碰面,也就认识了,当年的年底,我找当时回湖南参加湖南文化大革命的中宣部领导张平化亲批了一点钱后自己成立了一个红卫兵组织后,还找了他跟我搞过联合,也就有了进一步的交往,和一定的交情。

  第三个认识的是孙胜文,认识于67年的下半年,那年47军进入大学支左,他父亲支左到湖大,他是随他父亲一道到湖大的,住在我一个村子,他住2号,我住15号,相距也就十来家,年龄又相近,所以就经常玩到了一起,68年征兵时,他父亲就很想让我同他儿子一同去当兵,要我说服他儿子,那想到是他儿子反过来说服了我,也不愿意去当兵了,他们家过去一直是住在部队的大院里,孙胜文从小就看到了当兵的辛劳,起早床、搞操练、生活不自由、纪律约束多,他告诉我说,读书肯定要比当兵好玩,让我这个从小就想当兵的也就放弃了那年去当兵,而成了后来的遗憾。

第四个认识是季明,小名季老板,那是68年的年底,附中报到的时候,在学生寄宿的宿舍楼里,长织子弟的新生李彪等人(是报到时才认识的),邀我一道去季明住的寝室找季明的麻烦,结果进去一问,他也是院校子弟,也就没有吵起来,反而认识成了朋友,当时同在他一个寝室里的也就一并认识了,他们就是黄致、杜家悌,小名牛师长,覃亚丁,小名鸭婆子。

第八个认识的是石国光,他是新生开学的第一天认识的,认识在一场新生的打斗中。事情是开学那天到校一会,我的小学同学万矮子跑来找我,说他的军帽被人抢了,让我去帮忙要过来,我让他带我去找那人,在我对面的教室找到那人了,那人却不认账,说不是他,而万硬认准了他,我就动手打那人,打时有一个人站了出来,指着我们说,我们是欺压乡里人,结果这人又跟我们吵了起来,这人其实也是我的小学同学,比我们大二岁多,是小学四年级留级留到我们班的,小学时就相处不好,也打闹过,就在他与我争吵时,又冲过一个人来,矮矮的身材,鼓鼓墩墩的,二话没说,舞起手中地皮带冲这个与我争吵的小学同学的头就抽,这有人动手打了,不就全动了手,将教室的桌椅板凳都打烂几张,不是听到上课铃响了,有人叫老师来了,还不会停止。下了第一节课后我去找那用皮带打人的人,才知道那人叫石国光,也是院校子弟,同郭和平是玩得很好的朋友,当时也是为抢军帽之事来找麻烦打架的。

第九个认识的是王宏,同他认识是开学后的一天中午,我同我的一个同学中午后到师范大学的百货公司去买东西吃,回来的路上碰到了王宏,他说他是同季明、黄致一个寝室的,认识我,也就一路聊天的走回了学校,并到了他们寝室。

至于付岳、郭光钊、胡春是如何认识的到不记得了,只是肯定不是直接认识的,到是曹畅这个十九中的,是一次因徐彪的军帽在师范南院的体育场被抢了,找我们去要时认识的,他当时跟那抢军帽人在一起,应该是认识我,看到我去后用眼光暗示了我,被抢的军帽在谁的身上,所以让我认识了他,他又是我在十九中认识的几个人的朋友,郭和平石国光两人都认识他。

照相的当天,我们一群人是在湖大的麓山馆吃完中饭后走路去的左家垅,矿冶的校门口,在那里遇到的郭和平等,就一起走进了当年左家垅唯一的照相馆,红光照相馆,照下了这张像。


老照片的说叨 - 三人 - 三人
  评论这张
 
阅读(9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